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青云直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猿儿洞

青云直耸 水岸残星 2472 2018.08.03 17:32

  黄玉郎和左不凡来到后堂,只见屋里光线不是很明亮,左热禅一个人坐在那里,两人同时道:

  “华山晚辈黄玉郎拜见左伯伯!”

  “不凡拜见爹爹!”

  左热禅“唔”了一声,道,“凡儿,你先出去吧,我想和黄玉郎单独问几句话。”

  左不凡稍微有些纳闷,爹爹第一次见到黄玉郎,会有什么值得单独说的呢?但是爹爹有令,左不凡虽然疑问,也不多想,就出去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左热禅和黄玉郎,其实岳丕群是躲在屋子里的屏风后面,这是和左热禅商量好了的。

  光线不是很亮,空气就像屋子里的光线一样令黄玉郎心里微微有些发毛。

  左热禅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黄玉郎。

  黄玉郎决定先打破这种压抑,道:“不知左伯伯找晚辈什么事?同时请问我师傅在哪里?”

  “啪!”

  左热禅重重地把桌子一拍,喝道:“你还有脸提你师傅?九幽真经何其重要,你不帮你师傅,还把这消息泄露了出去!”

  黄玉郎道,“原来左掌门是怪这个。晚辈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我师傅常常教导我,取之有道,如果九幽真经是在魔道人手里,我们可以去取。但是现在在我们同门人手里,晚辈觉得就不能抢了。”

  “狡辩!迂腐!”左热禅怒气冲冲地道。

  “我问你,马无夜草不肥,你师傅没教过你吗?无毒不丈夫,你师傅没教过你吗?”

  “没有!”黄玉郎昂首道,“我师傅号称君子,华山派从来没有这些话!”

  “好,好!”左热禅狞笑道,“你师傅没教你,我来教!来人啊!”

  屋外“咚咚”进来两个蜀山派弟子,将黄玉郎一人架住一个胳膊。

  岳丕群本来是躲在后面,看黄玉郎将九幽真经的事泄露给了谁,哪曾想三言两语左热禅就要拴人,岳丕群虽然恼恨黄玉郎私自泄密,弄得再想从吴立身上夺九幽真经平添了许多麻烦,可是毕竟爱徒心切,此时见左热禅动怒,就不得不顾不上颜面,出来说话。

  黄玉郎咋一见岳丕群,喊了一声,“师傅!”

  随只想到师傅竟然躲在后面和左热禅串通好了,心里气愤,道:

  “师傅,原来你也再恼恨我!”

  扭头高声嘶喊道,“你们想杀吴师哥,吞并九幽真经,我早已经给吴师哥说了,要提防你们!我在路上,还遇到了恒山派的几个师姊,也给她们说了,你们想得到九幽真经,五岳剑派的面子,你们一点也不顾了吗?”

  说完,想到师傅在心中的完美形象一下子破碎,不禁竭斯底里地大笑起来。

  左热禅和岳丕群对望一眼,两人心里同时道,“他果然向五岳剑派泄露了九幽真经的事,唉……”

  左热禅怒极,道,“把他关起来!”

  岳丕群连忙道,“左掌门息怒!他虽然不懂事,但毕竟是老夫的徒弟,就让我把他带回华山,罚他到思过崖面壁吧!”

  “不行!”左热禅道,“五岳剑派早晚就要成立,你既然口口声声认我是五岳盟主,华山派弟子犯错,我就得管!而且要狠管,不然以后怎么管五岳剑派?”

  岳丕群怒极反笑,道,“等你真当上五岳盟主再来管我华山派的事吧!左热禅,你当着我的面抓我徒儿,我岳丕群也只好领教领教你的寒冰禅掌了!”

  岳丕群说完,“哗”地从背上将剑拔在手中,左脚在脚下划了个半圈,剑锋指着左热禅。黄玉郎见师傅为了自己和左热禅翻脸,错怪了师傅,拼命地挣扎道,“师傅,师傅!”

  两个蜀山派弟子把黄玉郎的胳膊死死扭住,不让他挣脱。

  左热禅见岳丕群为了徒弟和不惜和自己动手,他本就有要惩罚黄玉郎的心,此时心里一动,干脆将黄玉郎押在蜀山似西湖底,扣为人质。

  左热禅道,“把他关在湖底!”

  两个蜀山派弟子推着黄玉郎就往外走,岳丕群一直一动不动保持的身体,骤然跃起,手中紫霞宝剑就向两个蜀山弟子砍去。

  左热禅早料到岳丕群会去截人,跟着跃起,将岳丕群截住,“蓬蓬”,寒冰禅掌击向岳丕群。两人在空中交了一手,同时退落到地面。

  在这当儿,黄玉郎早就被两个蜀山弟子架了出去,黄玉郎拼命地喊“师傅,师傅!”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

  吴立和丁瑞晴来到蜀山为他们准备的休息的地方,那是一处两面临着山的知客舍,平常蜀山来了客人都安排在这里,又幽灵又清新。

  吴立的房间和丁瑞晴的房间相距不是很远,丁瑞晴刚刚进入房间,轻轻地伸展了下充满青春活力的腰肢,这时门“笃笃”响了。

  “谁啊?来了……”

  门打开,是师弟。丁瑞晴一愣,夜幕虽然已经降临,但是这儿是蜀山派的知客的地方,少不了要派些随时为客人服务的人,暗夜里这些人和灯笼在外面时不时晃着。

  丁瑞晴想起自己和师弟俩说的话,“你个伪君子……下次不当伪君子了,和你一起睡……”

  难道他真要?丁瑞晴脸红了。

  “师弟,你……?这儿是蜀山啊,你要死了!”丁瑞晴一手把着门,不让吴立进,嘴向窗户方向努了努。

  吴立还是挤了进来。

  一进屋,吴立就把门插住,然后到窗户边看了看,似乎是看外边这会有没有人。

  丁瑞晴的心里就像有了一只小兔子一样,又有一点怕又隐隐有些对什么的渴望。

  吴立转过身,手插到他衣服里好像要脱衣服一样,丁瑞晴向吴立走近了一步,鼓鼓的胸膛几乎要挨着吴立了,吴立从师姐长长的睫毛缝隙看下去,师姐的脸色就像粉红色的桃花的花瓣一样好看。

  吴立道,“师姐”。手里多出了一张牛皮纸。

  吴立道,“师姐,你记得黄玉郎的话吗?我觉得九幽真经放在我身上不安全,我想……”

  粉红色的花瓣渐渐又褪成了原来的那种洁白如玉的颜色,丁瑞晴清醒了过来,道:

  “你是说,由我保管吗?”

  吴立点点头,“对,一般人他们想不到会在你身上。”

  “嗯。”丁瑞晴道,“可是我该怎么放,他们才不会发现呢?”

  “你出去……”丁瑞晴忽然脸一红,因为她想到了一个绝妙藏九幽真经的办法。

  第二天,听到外面左不凡的声音:

  “吴师哥,丁师姐!”

  吴立答应了一声,另一个房间里丁瑞晴的声从窗户里传出来,“左师哥,带我们去看猿猴洞唠!”

  吴立和丁瑞晴都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在拐角处,吴立低声问:“藏好了?”

  丁瑞晴点点头。

  吴立又低声问,“在哪?”

  丁瑞晴道,“在身上。”

  吴立把师姐上下左右都瞄了一遍,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丁瑞晴浅笑着,然后把蓬松的胸膛挺了挺,显得更鼓了,低声道“傻子,在这。”

  然后走出来就看到左不凡,吴立道,“咦,黄玉郎呢?”

  左不凡道,“早上我去找他了,我爹说黄师弟和岳伯伯有事,大清早就走了。”

  “哦……”

  丁瑞晴道,“左师哥,今天怎么玩?”

  左不凡道,“猿儿洞。”

  “好!”丁瑞晴显得兴高采烈。

  “好啊!这么高兴的事,为什么不叫我?”

  吴立扭头,只见一个半点尘气不染的女孩盈盈向他们走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