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最后一个修仙世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29 生科院的研究成果

最后一个修仙世家 南山寻鹤 2381 2021.06.02 22:31

  室内很安静。

  只有邰半山无法压低的喘息声,像一个破风箱般,呜呜的响个不停。

  长桌两侧的各位大人物,看了邰半山手机里那段视频,又目睹了刚才燕云出手逼走鬼车鸟的一幕,心里震惊自不必说。而现下国主摊在椅上昏迷不醒,这才是最为紧要的事情。

  “燕云,你刚才说国主的魂魄被那怪鸟拘走了?”

  在座的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所以称呼燕云都是以姓名直呼。

  燕云倒也不在乎这些,点头答道:“嗯。那鬼车妖鸟附身国主,发布了一系列荒唐的命令,现在我想务必得将命令收回。还有,一小时内,我要见到我的大弟子李秋蝉。”他没有和这些大佬客套,相信有了这一次的事,这间屋子里的人都已经看明了形势,如果这种时候这群人还不能满足自己这合理的要求的话,他想他也不必再和这群人共商后事了。

  好在能进这间屋子的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一听到燕云表态后,他们很快就唤来下属,下达了收回此前命令、释放李秋蝉的最新指令。

  “鬼车妖鸟附身时间应该不长,现在虽然拘走了国主的三魂七魄,但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在高层们传达出了足够的善意后,燕云才坐了下来,将目前局势一一道明,“那只鬼车鸟,刚才被我种下了灵力印记,我可以感知到它的去向。”

  说到这里,燕云停了下来,等待着长桌两侧的这些大人物开口。

  而邰半山,这时大概已经累了,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只是听着。他抬眼略微看了一眼燕云,就知道燕云心中已有打算。

  是的,正如邰半山心中所想,燕云短时间内先后遭遇了噬金兽、虚无吞灵兽和九头鬼车鸟,这让他迫切地想要加快自己的山人计划的。以前他想的是只要得到骅夏层面的默认,他就可以缓缓图之。但现在,他觉得继续慢慢发展山人计划,显然已经跟不上那暗处敌人的步伐了。所以,他决定就在今天,将山人计划摊在桌面上来讲,将山人计划真正变成骅夏层面的战略方针!

  举全国之力,才能最快地将山人计划贯彻到底。

  不得不说,山河令背后的组织虽然给他造成了一些麻烦,但同时也将真正的危机摆在了骅夏大佬们的面前,间接帮助了他将山人计划提升一个层面。

  “既然你能感知到那妖鸟的踪迹,还不速速去收服妖鸟,救回国主魂魄!”

  长桌旁,有人催促着。

  但多数人还是沉默不语,低眉沉思。

  这间屋内的人,基本上都看过邰局上交的关于山人计划的详细资料,也都看过燕云用来说服邰局的全部材料。

  他们此时,已经完全相信了所谓的“修仙”一事。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魄力站出来完全支持燕云……在他们眼里,能够降服鬼车鸟的燕云,又何尝不是另一只“鬼车鸟”?这也是他们并不反对红池轰炸命令的一个重要原因。

  “你们这群老头子只会打哑谜,真够累的。”

  良久的沉默之后,邰半山首先耐不住性子了,他用手中沾着鲜血的手枪敲了敲桌面,开门见山道,“干脆点,举手表决,我代表安全局支持山人计划上升到骅夏战略层面。”

  “国主他老人家昏迷不醒,我们无权做出这类重大决定。”有人小声的抗议道。

  邰半山顿时就劈头盖脸地骂道:“我淦你大爷!别他妈什么都往国主身上推,骅夏是国主的,也是我们这些老骨头的,更是千千万万普通民众的。现在燕云苦心筹谋,就为了增强我骅夏人民的自卫能力,保卫我们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你小子却在这婆婆妈妈,信不信老子我一枪崩了你。”

  “邰半山,注意你的身份!”有人沉着脸喝斥。

  邰半山不屑哼道:“鬼门关老子今天都走了几趟了,还注意什么身份。”

  大佬们也对邰半山的泼皮行径无可奈何,但这么一闹,他们也确实正式洽谈了起来:“燕云,你的山人计划可以上升到国家意识层面,我们可以全力支持。但是,你能保证你培养出来的,不会是你的私人武装,而是绝对忠于骅夏的力量吗?”

  燕云答道:“我不能保证,也不会保证。如果你们连自己的人民是否会忠于自己的国家都不确定,那我想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可你这样的力量,是能断人生死的。人民想要活着,继而违逆自己的信仰,这是完全可能的。”

  燕云忽然正色,一股莫名的威势压在了房间里每一个人身上:“是的,我能断人生死。在座诸位,也同样是人,我一念之间便可将你们从这个世上抹除。但我没有,这就是我的诚意。”

  此话一出,大佬们顿时勃然大怒,但愤怒之后,他们却发现燕云的话虽然狂妄忤逆,但句句在理。

  燕云这样的力量,堪称神明,他完全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可以凭自己的喜好建立新的国度,建立完全忠于他的国度。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这确实是很大的诚意。

  尽管大佬们觉得这样说真他娘的扯淡,但绝对的实力之下,再怎么扯淡那也是实情。

  愤怒过后,是绝对的理智。

  他们回想起了燕云从加入特安局的那一天起,直到现在坐在这张谈判桌上的全部过往。

  “我支持。”

  “我也支持。”

  “……”

  大佬们陆续举起了手,这场载入史册的临时谈判,最终以全票通过的结果收尾。

  ……

  ……

  第二天上午,燕云没有回崇山。

  李秋蝉已经安全释放,回到了红池,将会组织红池仙道进修班第一届开班仪式。

  各大官方电视台和主流媒体,都派了记者赶赴巍巍大山中的红池。民众们守着电视和网络直播,没人知道昨天夜里发生的事,他们还在期待着山人计划接下来会有何进展。同时,铁路公司和建筑公司纷纷进驻崇山红池,要在一年之内将红池变成一处正规的“仙道学府”,崇山高铁站也将红池站作为今年的规划……

  有了骅夏高层的支持,一切都加速走上了正轨。

  而燕云没有去理会这些,他相信李秋蝉能够处理得很好。

  他接下来所要面对的首要任务,则是营救国主!

  尽管九头鬼车鸟拘走国主的魂魄不久,但三魂七魄多离体一天,就多一分凶险。他虽然能等,那群大佬们却不敢再等下去!

  所以,他承诺了两日之后就启程去追踪鬼车,救回国主的魂魄。

  在这之前,他先要组建一支队伍,这次的任务,他想带着这支队伍一同前去。

  修炼固然重要,但实战也不能少!秉着这样的教学理念,他已经从第一批红池山人中挑选出了一个名单,这份名单现在已经到了李秋蝉手里。

  出发前的这两天时间,他就是为了等待这支队伍赶来京都的。

  而等待的过程总是缓慢而无聊的,恰好,生科院关于那只噬金兽的研究好像有了些进展,他决定去看看。

  上面的人知道后,特意和京都电视台打了招呼,派来了冯冰冰和她的搭档,与燕云一起前往生科院。

  燕云不知道上面这是什么意思,但他也懒得理会,虽然冯冰冰这女人有时候很烦,但不招惹她就是了。

  “这女人昨天才在红池亲身经历了一个大场面,今天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了京都,别的不说,精力旺盛是真的。”

  燕云瞟了一眼冯冰冰,心里暗自念叨了两句后,就上了专程安排的车。

  冯冰冰和她的摄像师搭档也坐在了后排,并没和燕云交流,大概是最近两次的碰面都不怎么友好,所以一时间氛围有些尴尬。但她还是在暗自打量着闭目养神的燕云,骅夏对于燕云的态度从昨晚到如今那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让她对燕云与上面的人之间发生的事很好奇。

  一路无话。

  这辆有着特殊牌照的车,通过重重哨卡,最终停在了一栋稍显老旧但却守卫森严的大楼前。

  对着门口的岗哨出示了相关证件,岗哨相继核过燕云和冯冰冰的身份后,将这二人放行进去。

  轮到摄像师大哥时,岗哨也确认了摄像师的身份,但却不允许携带摄像机进入。任何能够录制影像或者拍摄照片的设备,都被要求放在了外面的储物柜。

  做完这些后,摄像师大哥才被允许进入。

  而至于司机,似乎并没打算进去,他的职责只是开车接送而已。

  三人和司机约定了返程的时间和上车地点后,就在专人的带领下,走进了生科院大楼。

  进到一楼,他们先被引到了一间更衣室,接下来他们要下到全封闭的地底空间,必须身穿隔离服。冯冰冰对这套流程很熟悉,想来没少往这里跑过,毕竟身为京都电视台的记者,在很多场合下还是拥有着不同常人的特权的。

  燕云穿上隔离服后,除了觉得有些厚重外,并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诸事准备就绪,他们经过一条特殊的通道,直接进入到了宽阔的电梯里面。

  燕云看了一眼电梯按钮,发现这座大楼地上仅仅只有九层,而地下却足足有着三十层。

  此时带领他们的工作人员,则是直接按了“-30”的电梯。

  燕云来这就一个目的,就是去看那只已经被他活活打死的噬金兽。

  这幢大楼里汇聚着整个骅夏国最为顶尖的生物科学专家,就连燕云此时也不禁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些专家们能从那只外星生物身上研究出些什么。

  电梯一路下行,很快就到达了这栋生科大楼的最深处。

  梯门打开,燕云、冯冰冰、摄像师大哥走了出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正是那只噬金兽。

  整个生科楼地下的构造,有点类似于骅夏国东南部的围楼,建筑以环形围绕,中间是一个半封闭的巨大天井。而那只死去的噬金兽,就安置在天井底部,它庞大的身躯能够使得它死后也不会瘫倒在地。

  不过生科院的人还是用一条条碗口粗的锁链,分别穿过它的背脊和四肢。

  锁链的另一端深深地嵌入到整座大楼的结构之中,借此来维持着噬金兽立而不倒。

  “真不知道,生科院这帮人当初是怎么把这头怪兽完好无损地运到这地底之下的。”

  冯冰冰仰视着那巨大的噬金兽尸体,只觉得一阵眩晕,从天井透进来的光线完全被这头怪兽遮挡住了。只有四周楼体上打下的灯光束,能勉强提供一些照明。但即便有着几十盏灯光照射着,依然无法将噬金兽的全貌全部呈现出来。

  整个-30层再没有别的房间,是一片极为开阔的地底广场。

  数以百计的工作人员,身穿隔离服在噬金兽的下方不断穿梭,如同一群群蚂蚁从大象脚下路过。

  燕云还注意到,连同那些碗口粗细的铁链一起插在噬金兽身体中的,还有密密麻麻的管线。他并没有接触过现代生物科学,所以压根不知道那些管线起着什么作用。

  “燕云局办,你好。我是生科院的焦东明,目前噬金兽的研究主要由我在负责。”

  正当燕云和冯冰冰四下张望时,一个看上去大概在四五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指着后面的噬金兽,自我介绍道。

  冯冰冰连忙打招呼道:“焦院长,你好,我是京都电视台的冯冰冰,我们见过面的。”

  “大记者,我记着呢。”焦东明并不如传统的研究人员般不善言辞,反而言谈举止随和而有度,“老周可跟我提过不少次你的名字。”

  冯冰冰笑着道:“不敢不敢,都是台里领导栽培。”

  焦东明口中的老周,便是执掌着京都电视台的大人物,江湖人称“天都台长”。

  一番寒暄后,燕云反倒被晾在了一边。

  冯冰冰眼力不错,连忙给燕云引见:“这是焦院长,不单单噬金兽的研究项目,这整个生科院大大小小的事务,可以说都是由焦院长负责。”

  听冯冰冰这样介绍,燕云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年纪并不老迈的男人,竟有着和他年龄并不相符的显赫身份。

  “这位是燕云,特安局的局办,也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山人计划幕后领军人。”

  介绍了焦东明后,冯冰冰介绍了一下燕云,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山人计划。

  焦东明顺着冯冰冰的话,说道:“山人计划,那可是个了不起的计划!”

  这下轮到冯冰冰傻眼了,她本以为像焦东明这一类人,可以说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现代科学。越是这样的人,应该越反感前灵源时代的修仙之说。可没想到,焦东明一开口就盛赞山人计划,这是冯冰冰没想到的。而且她能看出,焦东明的称赞并非随口说说。

  燕云也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科学家,对待仙道会是嗤之以鼻的呢。”

  焦东明摇着头,道:“何谓科学,我们追求的是真理。存在,不一定是真理,但其中一定含着真理。就好比从万江火车站拉回来的这头怪兽,经过我们院里彻夜不休地研究,就能从其身体中提取出完全不属于蓝星的元素,这对我们研究外星生物的进化和异域星球的生存环境,提供了很直接的证据。再者,我们还发现,它生前的吞噬金属的特殊能力,极有可能刻在它的基因上,如果能够破解它的基因秘密,我想很有可能复制它的能力……”

  一说起专业方面的事情来,焦东明就从一个八面玲珑的院长,重新变回成了一个狂热的生物科学研究者。

  他带着燕云、冯冰冰和摄像师大哥,不断地走近那头噬金兽,一边走着,他还一边滔滔不绝地介绍着目前生科院研究出来的成果。

  冯冰冰在旁仔细听着,心中已然惊骇莫名。

  她能听出,现在焦东明介绍的这些成果,绝大多数都还不能公布出去。

  她心里也清楚,若是今天她单纯以京都电视台的记者身份过来,恐怕顶多是一两个刚进生科院的实习研究员带她草草逛一逛。

  “燕云这人究竟干了什么?怎么一夜之间竟能从缉查司的嫌疑犯摇身一变,成了焦院长的座上宾?”

  冯冰冰的心里直犯嘀咕。

  燕云与骅夏高层的谈判,短时间还不会这么快就传到普通人耳中。

  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冯冰冰就能从高层针对山人计划的一系列举措中,看出一些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