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我真是混娱乐圈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丢死人了

我真是混娱乐圈的 任鸟飞 2150 2020.07.15 00:05

  …

  摆平江鸿飞之后,娄菲洋洋得意的对台下众人说:“重新介绍一下我们自己,我叫娄菲,05音乐剧的,他叫江鸿飞,05导演班的,我们是双菲组合……”

  起初,江鸿飞老老实实的听着娄菲报幕,并开始准备唱歌。

  可江鸿飞万万没想到,娄菲会自作主张的给他们两个起了“双飝组合”这么一个破名。

  江鸿飞赶紧一把捂住娄菲的嘴,随即连忙对台下的人澄清道:“那个……她刚才说的组合名不算,我们还没有组合名。”

  只可惜,现在已然晚了,台下已经哄笑起来,有人甚至笑得前仰后合、泪水横飞。

  娄菲不明所以的问江鸿飞:“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在笑什么?”

  江鸿飞不想影响娄菲的状态,也想赶紧化解眼前的尴尬,所以他对娄菲说:“没什么,我刚才做了一个鬼脸。”

  娄菲将信将疑道:“这些人笑点这么低?”

  江鸿飞赶紧给学生会的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快点放娄菲给他们的曲子。

  不一会的功夫,音乐响起。

  爱怎么做怎么错,怎么看怎么难,怎么教人死生相随。

  爱是一种不能说,只能尝的滋味,试过以后不醉不归。

  等到红颜憔悴,它却依然如此完美。

  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体会。

  原本在哄笑的人们,一听见江鸿飞和娄菲的合唱,顿时就全都止住了笑容——江鸿飞和娄菲一开口,众人就被他们带入浓重的感情氛围。

  爱是一朵六月天,飘下来的雪花,还没结果已经枯萎。

  爱是一滴擦不干,不完的眼泪,还没凝固已经成灰。

  等到情丝吐尽,它才出现那一回。

  等到红尘残碎,它才让人双宿双飞。

  啊哈~啊啊啊~

  有谁懂得个中滋味。

  ……

  随着歌词和曲调的层叠深入,以自身经验为基础将爱情这一主题剥茧抽丝到最核心的地步,如烈火岩浆,也如暴雨洪涛,有致命的诱惑和美好。

  关键,江鸿飞大多时候都在唱和声,辗转配合着娄菲的歌声,突显着娄菲声音的清透有力,而娄菲也没仗着她高亢的嗓子压着江鸿飞,两人并不追求高音炫技,只想好好的诠释这首歌曲。

  加上娄菲好不掩饰的情意,江鸿飞若即若离的回应。

  这首歌曲给了所有听到它的人以灵魂深处的震撼。

  ……

  江鸿飞:爱是迷迷糊糊,天地初开的时候,那已经盛放的玫瑰。

  娄菲:爱是踏破红尘,望穿秋水只因为,爱过的人不说后悔。

  江鸿飞:爱是一生一世,一次一次的轮回,不管在东南和西北。

  娄菲:爱是一段一段,一丝一丝的是非。

  合:教有情人再不能够说再会。

  这首歌算是对爱情诠释的典范,也是罕见的词与曲共收灵肉相融之效的典范,再加上江鸿飞和娄菲高超的诠释,感情细腻,哀婉缠绵,使人闻之如痴若醉,震撼悲切,不觉泪下。

  简单一点说就是,江鸿飞和娄菲一开口,别人就跪了,两种声音完美地合在一起,两人唱得痛快淋漓,唱得痛彻心扉,唱得荡气回肠,给人一种两人是真心爱的感觉,像把有情人捧在手心里。

  曲终歌毕,台下掌声如雷,叫好声此起彼伏。

  负责摄像的学生会的人,冲江鸿飞和娄菲比划了两个大拇指,大声道:“你们太棒了!”

  在台下静静的看着江鸿飞的沈婧,心道:“这小子没说谎,他是挺招女生喜欢的,台上的这个女生应该就是他女朋友吧,这么说来,他应该真是想跟我学硬气功,没有别的意思,那……我要不要教他呢?”

  伴随着好评如潮,江鸿飞和娄菲走下了台。

  下台以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的分开,各自回到了各自的班中。

  娄菲一回到她们班中,就被众人围上了。

  米様道:“菲菲,你的歌唱得也太好了,江鸿飞唱得也不错,你俩配合得太默契了!”

  娄菲掩饰不住她自己的开心,道:“我跟江鸿飞是高中同学,以前就在一起唱过这首歌。”

  彩蝶道:“菲菲,老实交代,你跟江鸿飞是什么关系,看你俩在台上眉目传情的,你俩好上很长时间了吧?”

  娄菲羞道:“哪有,我跟他只是同学,什么眉目传情,净瞎说。”

  娄菲班上一个叫“钱储”男生,则问:“娄菲,你和江鸿飞唱得这首歌曲,我怎么没听说过,是你们原创的歌曲吗?”

  娄菲道:“是江鸿飞写的。”

  “……”

  “……”

  江鸿飞那边也一样。

  张飞飞上来就轻给了江鸿飞一拳,笑道:“好小子,真深藏不露,歌唱得真好。”

  江鸿飞笑说:“唱着玩的。”

  王川问:“这歌是谁写的?你吗?”

  江鸿飞笑说:“见笑了。”

  姜丽丽则问:“江鸿飞,那个娄菲是你女朋友吗?”

  江鸿飞避重就轻说:“我们是高中同学。”

  “……”

  “……”

  就在江鸿飞跟班上的同学有说有笑的时候,娄菲突然又跑来找江鸿飞。

  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江鸿飞跟娄菲去了远处。

  江鸿飞笑道:“怎么,刚分开,就想我了?”

  娄菲嗔道:“臭美。”,然后又说:“我有事问你。”

  江鸿飞问:“什么事啊?”

  娄菲左右看了看,然后问道:“双飝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同学提起双飝的时候,一个个都笑得贱兮兮的?”

  “这个……”

  江鸿飞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说道:“要不你还是问别人吧。”

  想了想,江鸿飞又嘱咐娄菲道:“别问男生,问女生,实在不行,你就去网上查查。”

  娄菲生气道:“问你一个词而已,至于推三阻四的嘛?”

  娄菲也隐隐感觉到了“双飝”可能不是什么好词,所以她又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又能怎么了?”

  江鸿飞一想也是,一个词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江鸿飞就趴在娄菲耳边小声说道:“双飝就是……”

  听着听着,娄菲的脸越来越红!

  很快,娄菲终于知道她干了一件多么蠢的蠢事了。

  “丢死人了!”

  最后,娄菲一把推开江鸿飞,然后捂着脸转身就跑!

  跑了好一会,娄菲才头也没回的对身后的江鸿飞喊道:“一个星期不许来找我!”

  看着娄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娇羞可爱的样子,江鸿飞也是啼笑皆非……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