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执缘剑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东云酒馆

执缘剑说 张三晋 2490 2017.08.13 22:48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这说的不是苏知远,而是许管事,许管事几乎想好了一切可能性。

  想到他血气方刚便打算找个美女相邀,想到他可能略有羞涩找来的美人便常有媚态,还专门摆了酒菜,自己亲自上场作陪。

  他唯一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苏知远误会了,误会莲菲姑娘是他的夫人,如果苏知远没有那么迟钝,感觉到了莲菲姑娘的故意勾引,那么这件事在他的认知里就成了:许管事用自己的夫人来勾引他。

  许管事想到此处笑的很不自然,干巴巴的说道:“苏公子误会了,莲菲不过十六,怎么会是我的夫人。”

  莲菲反应也快,登时一阵媚笑:“就是,公子真是说笑,奴家还未出阁呢。。”

  这世上有很多久经酒宴之人,这时若是他们只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再自罚三杯也就揭过去了。

  可苏知远偏偏不是其中一个,他很诚恳的说:“不是么?我倒觉得你们很是般配。”

  许管事面色发白,倒有几分像他家老爷,嘴唇紧抿,强才挤出个笑容来:“苏公子玩笑了,我已是老朽,莲菲还年轻貌美,哪有般配,实不相瞒,莲菲对公子可是倾慕许久了。”

  他怕苏知远再说些什么话,反倒成了撮合他与莲菲姑娘,赶忙把这事直接捅破了。

  苏知远不是不解风情,他也看过有关风月的传记,只是他为人很重要的品质就是认真,所以他认真的问道:“先生您才是说笑,我才来了府上六日,哪有什么许久。”

  许管事有些不自在,莲菲在一旁多有些不自在,赶忙解释道:“奴家与公子一见如故,仿佛神交已久。”

  苏知远苦笑了一声:“莲菲姑娘便饶了在下吧,姑娘厚爱在下实在无福消受,在下这两日在屋里呆的久了,想去屋外走走,二位慢用,在下无礼失陪了。”

  说罢起身行了个礼,便逃一般的跑向了屋外,留下莲菲和许管事面面相觑。

  “他这是怎么了?”莲菲姑娘有些愕然。

  许管事摇摇头,又仰头灌了一口酒:“还能怎么,不过就是不满意我这做法罢了,走吧,也别占了人家的屋子惹人厌烦了。”

  莲菲心想自己这般引诱于他,让他占了便宜还一口回绝了自己,也亏没别人看见,否则必定丢尽了颜面,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也不敢跟许管事发诉苦,只能面有不甘的走出房门。

  第二日一早,苏知远随意让许管事安排了个引路的小厮,便从府中走出。

  一路上走走停停,看了不少新鲜事物,还买了宣纸画笔,好不快活。

  这小厮也懂事,除了偶尔出言讲解一下某些景致,就只是跟在苏知远身后拿着东西一言不发。

  苏知远心里默想,若是那莲菲姑娘陪着自己出来决计没有如此轻松。

  却不知许管事就跟在他身后,心里也暗暗嘀咕着,这小子昨日怕是在他二人解释完之后心里便透亮了,只是揣着明白当糊涂,还多说了几句调侃他们,最后被挑明了直接拂袖而去以示不满。

  许管事心中倒未有什么不满,反而对苏知远极为欣赏,只觉得他除了这书生面相,道士风格,只怕还有一颗佛陀之心,美色在前不动如山,凡事只从本心不随人而走,若是真正入了修行的门,必然是个好材料。

  苏知远若是知道许管事对他评价如此之高,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他昨日说那两句虽说是有些装傻充愣,但也是真的觉得他们般配,后面夺门而出则是因为觉得有些尴尬,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哪里挡得住莲菲姑娘那热情私火,怕她再说什么露骨的话,这才跑了出去。

  至于那颗佛陀心是真是假,可就当真说不准了。

  “天福啊,你这姓名当真直白,也不知谁与你取得。”苏知远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向那小厮说道。

  这小厮年岁比苏知远大不了多少,一身仆服,恭敬道:“回公子,都是许管事给取的。”

  “许管事跟你说过为何取这名字么?”他名字也有些别的含义,因此对有趣的名字极有兴趣。

  天福回道:“说过一次,公子你也知道我们府上下人大多是穷苦家的孩子,许管事说我们缺的就是天赐的福禄寿喜,我们小厮又不用如丫鬟一般得取个雅致的名字,有个好寓意才是,多半都是天福,天禄之类,也是添福添寿的意思。”

  “这么说府里不止你一个天福了。”苏知远好奇道。

  天福笑笑:“不瞒少爷,府里一共十九个叫天福的小厮,我排末尾,管事的一般都唤我做小十九。”

  “这倒是有趣,我就祝你早日得了天赐的福气,不做十九去做了第一。”苏知远很喜欢这个小厮。

  天福摇摇头,恳切的说道:“可不敢,少爷你人好,能给您引路已经是我的福气了,况且我们是按年岁排的,得了天大的福气我也是小十九。”

  可能这就是本分吧,苏知远心想着,守着自己的本分,知足常乐,如同主人家说的白粥,平平淡淡却安安稳稳。相比起来,自己要做小菜可难了许多。

  想到着肚子便有些饿,看了看日头已经临近午时,便向天福问道:“附近可有什么好去的饭馆酒楼,今日我请你用饭,我这名字可也有寓意,吃过饭我再讲给你听。”

  天福慌忙摆手:“我可当不起,哪有公子请小厮吃饭的。前面有家东云酒馆,整个东云上都有分店,听说是个许久之前的厉害人物创的,公子不如去那尝尝,我在边上侍候便是。”

  苏知远也不反驳,只是让他引路,不过几步就到了那酒馆。

  这酒馆看来有些年头,略有陈旧,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在其中用饭。

  掌柜的迎出来,天福上去不知和他说了些什么,掌柜的目露难色,天福又给他看了块儿令牌之类的东西才让他们进去。

  苏知远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只让伙计上些招牌的菜式,便对天福笑道:“要不是我还有些银子倒是连菜都不敢叫了,这酒楼规矩看来不小,还得借你的面子才能进来,怪不得没人来。”

  “公子说笑了,我哪有什么面子,都是府上的面子。”天福可不敢居功。

  苏知远招招手:“好了,快来坐下吧,莫要拒绝,有人在边上站着看我,我可吃不下。”

  天福犹豫再三,苏知远又劝他几句才肯落座。

  这时苏知远身后的店门处传来一阵喝骂:

  “方才不是才说了我家公子包下这酒馆一日么,怎么我才出去一会儿就有旁人进来,掌柜的你这酒楼莫不是不想开了!?”

  掌柜急忙躬身解释:“这位大爷,不是小的不懂规矩,实在是这客人我不敢不接,这可是四季苑里的大人。”

  那人一听四季苑似乎知道厉害,没有再喊叫,往苏知远这边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白衣背影和一个小厮模样的人。

  几阵脚步过后,一只大手突然拍在苏知远他们桌上,继而那大手一转指向天福,同时传来个阴测测的声音:

  “朋友,这下贱的东西也配上桌?”

   ps:平淡的剧情结束了,我也不想写平淡,但又觉得有必要写,终于不用纠结了,一个个高潮就要真正开始,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东云酒馆,这个章节名我以后也会用到,每次用必有大事发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