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再生焚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终篇

再生焚书 焚书 13759 2005.06.28 22:30

    李警官又找出一年前有关的资料翻看,证实了自己的记忆。他陷入了沉思,大约一年前在同一天陈正安和所罗门两人家中被盗,一年后又几乎在一天一人被杀死,一人被枪击,看样子凶手是要致所罗门他们于死地的,他要除掉这两人,为什么呢?而两人均是生命科学研究所里生命科学工程的主要负责人,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呢?忽然又想到一年前所罗门说过的一段奇怪的话,什么人类重大的损失,当时觉得过于夸张,认为是他过于激动才这么说的,现在看来,似乎还有些什么联系,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所罗门研究的工程又是什么呢?

  突然墙上的挂钟响了起来,抬头一看已是深夜了,钟一直响了十二声,不觉让人想起前不久的一部日本恐怖片——‘午夜凶铃’,一股凉意很快的从背后滑了过去,李警官不由的笑了笑,自己怎么会被这种吓人的片子吓到,自己可是从来不信鬼神的,刚仰起身靠向椅子背,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李警官心中微微一惊,莫非真是午夜凶铃?!

  “李队吗?凶手又出现了,我们正在抓捕,快派人支援,凶手持有枪械,十分危险!”是阿强。

  李警官一听立即冲出办公室,把所有值班人员都叫了起来,急忙向医院方向赶去,一路又同阿强联系。

  “疑犯正向护城桥方向跑去,我快追到他了……”

  “嘣、嘣”两声枪声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喂、喂,阿强,阿强……”没有回答,李警官冲着对讲机大叫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李警官有些焦急,直接让车开往了距医院五百米的护城桥上。

  桥上空无一人,桥头处一人倒在地上,边上汪了一滩血,李警官赶忙跑过去扶起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自己共事三年的阿强,他腹部处血还在流出。

  李警官冲着阿强叫到:“阿强,阿强,你怎么了?!”

  这时阿强微微睁开了眼。

  “我……击中……他……他……从……桥上……跌……下……去了……”说完头就垂了下去,一动也不动了。

  李警官见状使劲摇了摇阿强,叫到:“阿强,阿强!”可是阿强却理也不理的只是把头歪在了一边,李警官这时才突然想到叫救护车。

  “快叫救护车,快去叫救护车……”转过头来一看,只见所有同事均脱下了帽子向阿强行礼,眼中无不装满了泪水,王芳终于克制不住了,眼泪流了下来,顺着她的脸夹慢慢的滑了下来。

  李警官看到了心里,不觉一幅幅有着阿强的画面从眼前闪过,是那么的清晰,但渐渐的,也被泪水模糊了,就像在海中慢慢下落的图画,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沉没了片刻之后,李警官让人封锁了现场,又派专人到桥下搜索……一切都安排妥当后自己随阿强的尸体到了医院,李警官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以至于后来发生什么事自己是什么也记不清楚了。

  这样过了一天,李警官正在发呆,小李进来了,手里拿了一份报告,李警官见后才回过点神来。

  “这是什么?”

  “那天现场的勘测报告呀,你不是说一出来第一时间送来给你吗?”小李说。

  李警官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让他送过来的。

  “哦!是呀。”

  “李队,阿强是我们的好兄弟,我们都为他的死流过泪,所以你也别再难过了,大伙们都在等着你的命令,我们一定要找出凶手为他报仇!”

  “对!”

  李警官顿时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找出凶手为阿强报仇!于是他立即翻开报告看了起来,一路下来配上照片,终于看到了最为重要的部分,居然阿强临死之前击中了凶手的右手,并把他的右手食指打断,那根指头掉落在桥栏杆外侧。李警官赶忙找出了那根手指的照片,手指上那一块三角形的胎记首先映入眼帘,格外明显,就像画上去的一样,李警官猛的一阵觉得这根手指很是熟悉,右手食指,三角形的胎记,这一切一切怎么就是那么熟悉呢?觉得好像很快会想起却又怎么也想不起,顿时皱起了眉头,大脑里在极力的搜索着。

  小李似乎在一旁等了很久,这时看到李警官眉头紧皱,只是盯着照片不说话,问到:“李队,有什么不对吗?”

  “哦!我只是觉得这根手指好像在哪里见过,像是谁的。”

  “那让我看看。”

  小李接过来一看,突然脸色一变,“不可能吧?!我想怎么也不可能的,难道是我记错了吗?”一边看着照片一边摇着头。

  “你也觉得熟?在哪儿见过这根指头?”

  “也许真是我记错了。”

  “那你先说说看。”李警官盯着小李就像一个在沙漠中断了三天水的人突然看见海市蜃楼一样。

  “我看这根指头象一个人的。”

  “谁?”

  “陈正安。”

  “胡说!陈正安不是已经死了吗?他的尸体还在冰柜里躺着呢况且尸检时他可是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别说少了一根手指了……”讲到这里李警官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好像也想起了,陈正安似乎是有一只手指上有块三角形的胎记,自己摇了摇头,定了定神,似乎还是真的,于是说:“小李,是不是弄错了?”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我真的记得是陈正安的!”

  “你不说还不怎么,一说我确实想起来陈正安是好像有那么一根手指。”

  “咦,李队,我们不是有陈正安尸检的照片吗?拿出来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李警官赶忙拿出了陈正安的验尸报告,急忙翻到了一幅近照,两人一看背后均凉了一阵,像打翻了一整瓶酒精在背上一样,那种凉意迅速的传了开去,让人不觉打了一个冷战,相片上虽不是十分清楚但还是可以看出陈正安右手食指上是有一块三角形的胎记,那凉意又传了上来,两人对望了一分钟。

  “走,再去检查一遍尸体。”李警官先开口了。

  两人经过一番手续,来到了停尸房,当工作人员将陈正安的尸体拉出冰柜时,两人不由得毛骨悚然。这一回清清楚楚的看见陈正安右手食指上有一块三角形的胎记,这胎记还丝毫不差,和照片上的纹理一模一样。

  “这可是罕有的事,一丝区别都看不出,说不定指纹都是一样的呢!”这前半句到是真话,而后半句则只是小李随口说的,李警官一听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叫上小李回到了局里,一到办公室李警官立即找出了两份报告,快速翻了几页一路看下去,这凉意顺着脊柱从背一直就爬到了发梢,然后由中间扩散开来,传遍全身。

  这根手指完全可以说是陈正安的,不仅是这根手指上有着和陈正安一样的三角形胎记,而且血型也同陈正安的一样,更令人吃惊的是居然连指纹也丝毫不差。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那怎么还会存在两根相同指纹的手指呢?要不是亲眼看到陈正安尸体上这根手指依然好好的长着,就凭这份技术鉴定,完全可以确定凶手便是陈正安,但,陈正安已经死了,而且还在所罗门被枪击的头一天早上便死了,同样也是被杀,最让人不解的是陈正安的手指并没有少了一根,这是怎么回事?这可是技术含量极高的检测,是绝对不可能出错的,这时李警官又想到,不是在陈正安指甲里留有自己的血迹吗?而身体却并无一丝伤痕,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世界上存在两个人的指纹一模一样吗?这也太悬了吧!是巧合?也没那么神!血型,胎记,指纹全都一模一样?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就在这时小李一拍脑袋说到:“李队,咱们先不管这些,你不是已在各个关口设岗了吗?如果凶手要出城,我们就可以检查少了一根手指的人,然后我们再向所罗门了解一些具体情况,还有医院方面,我就不信他会隐身术;只要他还在城里,就是一个个找也要把他抓出来,除非他又长出一个手指。”

  李警官一拍桌子说到:“对,我这就去医院,我们分头行动。”

  一路上李警官还在思考这个问题,难道真有两个指纹一模一样的人吗?到医院时已是中午,所罗门正在睡觉,先同值班干警聊了一会儿,了解了一些情况,没多久,所罗门醒了,李警官同所罗门交谈了起来,都是一些已经了解的情况,只是他听到陈正安死的消息后显得有些惊慌,自言自语到:“陈正安被杀死了,一定是因为那项工程,很快会轮到我的”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后来不论再怎么问他都不回答。看样子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了,李警官只好先回去了。天差不多黑了,到了局里自己又在思考这起奇怪的案件,一直让他困惑的,就是那一根有着和陈正安相同指纹的断指。李警官彻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他又来到了医院,想继续了解情况,这次他把查询工作做到了整个医院,一连问了十几个那夜在院中的人都没有看到多凶手,直至中午。

  也许是那天实在是太过于晚了,虽然医院中住的人也不少,但谁会在连钟都敲了十二下的黑夜中出来转呢?更何况这是医院,住的都是需要休息的病人,就更不可能会见到凶手了。

  李警官刚去买了饭回来,准备吃完之后再继续询问,自己虽然不饿,但同自己工作的两名同事可是不能不吃饭。餐厅里实在是闷,于是便端了饭出来坐在一棵树下的石凳子上吃。

  就在隔壁不远处有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坐在轮椅上,那个看起来象是他母亲的人正要喂他吃东西,小男孩立刻把头偏向一边表示要自己吃,妈妈在耐心的劝说。

  “你不是要作科学家吗?饭都不吃怎么能长大作科学家呢?”

  “我要作生物学家,将来要让人像鱼儿一样,也能在水中呼吸……”

  李警官听后笑了笑,小孩子总是那么天真,想想自己小时候何尝不是幻想过很多千奇百怪的事。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小男孩口中说出了一句话,自己顿时一惊,马上就联想到很多事来。

  “两天前我还看见那个生物学家陈正安呢。”

  两天前?不就是所罗门被枪击的那天吗?可那天之前一天陈正安就已经被杀死了,怎么会在他被杀死后一天看到陈正安呢?不觉吸了口气才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时在李警官眼前闪过了好几幅画面,陈正安在家中被杀死的画面,那根被阿强打断却同陈正安一模一样有着三角形胎记的手指,李警官立刻感到,这小男孩一定看到什么了,于是凑了过去同小男孩一家两人聊了起来,这回连李警官本人也怀疑起陈正安是不是真的死了,但一想,陈正安的尸体都还在冰柜里躺着呢,怎么会有假呢!又怎么可能会在医院附近看到陈正安呢?

  小男孩说得十分肯定,因为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爸爸送了他一部望远镜做礼物,他也正是用望远镜看到陈正安的,而小男孩也有一本付有陈正安照片的杂志,那会不会是正好有人长的像陈正安呢?那也太巧了吧,在同一天里,医院附近有人看见陈正安,夜里就有人要杀死所罗门,而这个凶手的血型、手指上的胎记甚至是指纹都是和陈正安的一模一样,连最先进仪器的检测也不能区分!这是完全不可思意的。

  小男孩被他母亲带回房去后,李警官又思考了片刻,两名同事这时也来找到了他,李警官把刚了解到的情况同两人说了一遍,两人均说不可能,除非陈正安还魂了。这样又过了一阵子,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其中一名干警提议,不如再去向所罗门了解一些情况,于是三人又来到所罗门的病房内。

  经过两天的休养,他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但一见到李警官等人的到来立刻显出一副厌烦的表情来,依旧是那些已重复的让八十岁老太太都能熟背的话,这时李警官想到如果再这样下去一定又是无功而返,于是他改变了话题,果然很是有效,所罗门脸上的烦躁渐渐的消失了,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李警官也了解了一些有关生物方面的知识,此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当李警官问及有关当年被偷走的资料是关于什么内容时,所罗门几乎是叫了起来,“那是你不该问的!”在场的所有人均被吓了一跳,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大街上走着走着不经意的回头却看见一只狮子紧跟着你一样。

  李警官先回过神来,见所罗门十分激动,于是说到:“那就先这样,您好好休息。”说完就带了那两名同事回了局里,又是一天过去了。

  夜里,李警官先同几位负责此案的同事一同讨论了一会儿这件案子的前前后后,最后决定明天一早到那个生命科学研究所了解一些情况,自己很晚才睡。

  第二天一早,电话十分急切的响了起来,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这件事带来的震撼犹如是亲身体验了一回唐山大地震。有人夜里潜入生命科学研究所,而且进入的人经过掌纹扫描居然是陈正安!谁不知道陈正安已经死了有几天了,难道这人真是还魂了吗?这一联系起来,昨天在医院里那个小男孩说在所罗门被枪击那天见过陈正安,那截断了的手指,还有死者指甲上留有的血迹,这不都说明陈正安的存在吗?还有什么可能呢?但陈正安的尸体还在冰柜里躺着呢,除非尸体从冰柜里爬出来,做完案后有爬回里面去,这可能吗?又不是神话传说中的妖怪。这件事立刻在局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李警官立刻同几名同事赶往生命科学研究所,进一步了解情况。这是一所科技含量十分高的场所,可以说是每一道门都得经过身份检验,而身份检验的方式就是视网膜及掌纹扫描。大家都知道,一个人可能会同另一个人长的十分相似,但他们的视网膜及指纹是绝对不可能相同的。这里可以说是高机密场所,除非你的个人资料在电脑中有记录,否则任你是谁也不可能通过这些门的。

  经过一番了解,潜入者是在凌晨四点进入的,然后在凌晨四点十分离开,停留时间十分短暂,根据监控器的记录,他一直就来到了陈正安的实验室,从培育柜中取出了两瓶东西立刻就走了,只是他戴了一顶有些夸张的帽子,压的十分低,加上一副几乎可以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又一直低沉着头,监控器上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具体相貌却不能分辨,但看体形及脸部轮廓确实和陈正安十分相似。李警官此刻找到了科学所里的尤婷。

  “他拿走了什么东西?”

  “只是一种实验室里常用的催化剂。”

  “哦?真的吗?”

  “是呀!是陈博士告诉我的。”

  这时李警官开始思考起来,不过很多事显得那么诡异,既然身份验证记录下潜入者是陈正安,他为什么还要故意遮住自己的相貌?他自己应该知道掌纹、视网膜比相貌判断一个人更为准确;他潜入这里却只拿走了两瓶催化剂又是为什么?尤婷看起来不像是撒谎。

  李警官再次去查看了身份验证系统上所记录的掌纹,这一下却让自己打了一个冷战,经过掌纹扫描后所记录下来的是一只完整的右手掌纹,如果说这个潜入者是陈正安的话,那么他也应该是少了一根食指的陈正安,怎么可能有一只完整的右手呢?陈正安那根有块三角形胎记的手指不是已经被阿强打断了吗?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因为参加办案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陈正安的尸体还躺在零下几度的冰柜中呢,况且尸体上连个伤疤都没有别说缺了一根手指了,可是大家也都清楚,那天夜里阿强确实击断了凶手一根手指,那根手指经过鉴定结果却是陈正安的,想到这里不由得一股凉意窜到了头顶。陈正安已经死了,但这些以及那天医院中的小男孩,今天这套代表最新技术的身份验证系统都证明了一个事实——陈正安没死!这简直就是说美国总统布什被刺,而抓住凶手时却发现凶手是当年刺杀秦始皇的刺客荆轲一样,连自己都觉得荒谬。

  忙了一整天,李警官回到家中,一个脑袋乱乱的,于是决定先去洗个澡,当水冲到头顶时,突然,一个大胆的猜测在脑海中出现了,此时就像拉住了一件毛衣露在外面的线头一扯就把整件毛衣解散了一样,只是这个猜测十分大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还违反了国家法律规定,就不仅仅是一般性质的案件了;但反过来说,要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都可以很合理的解释了。那句话说的十分正确,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但在上个世纪末期不是曾有一个词轰动了全世界吗?全世界都为它疯狂了许久,那个词就是“克隆”。一只叫多利的绵羊也就是在那时诞生了,既然羊可以克隆,人也同样可以,可以克隆出一个小李、阿强,也可以克隆出一个拿破仑,希特勒,为什么就不能克隆出一个陈正安呢?况且他自己就是生命科学研究所里生命科学工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这一联系起来就好解释了。为什么陈正安指甲上留有自己的血迹身体上却一点伤痕都没有,为什么被阿强击断的那根手指有着同陈正安同样的胎记,同样的血型甚至同样的指纹,为什么医院中的小男孩会在所罗门被枪击的当天看见陈正安,为什么身份验证系统会在陈正安死后几天却突然记录了陈正安的掌纹,这其实都是陈正安所为,只要克隆出一个陈正安那么这后面的事他也就很容易去做,而且还摆脱了嫌疑,这也很好解释为什么一问及所罗门有关他们研究的工程时所罗门就大发脾气,因为早在当年克隆羊问世时国际间就已经约定禁止克隆人,国家也制定了相关法律,任何参加克隆人的单位或个人都会受到法律制裁。显然所罗门早就知道这么一回事了,他是故意隐瞒。

  这时李警官十分兴奋,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虽说大胆,但也合乎逻辑,于是立刻冲出了浴室,衣服都忙不及穿便抓起了电话开始拨号,刚拨了三个数字,突然一个问题出现在了脑海中,立刻让他的手停了下来,留在了半中。

  照着自己的推测,凶手应该就是陈正安,陈正安克隆了一个自己然后把他杀死在家里,自然那个被杀死的克隆人指甲上会留有陈正安的血迹而身体上却没有一丝伤痕,陈正安再去杀所罗门,被阿强击断的手指鉴定出来当然是陈正安的了,这可以很好的解释,而在身份验证系统上留下的是一只完整的右手掌,并没有少了一根指头,既然是已经没有了一根手指的陈正安又怎么会留下一只完整的右手呢?这是怎么回事?是猜测错误吗?还是另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难道有两个克隆人吗?一个被陈正安杀死在他家里,一个就潜入研究所盗取催化剂,在监控器上的潜入者可是很熟悉研究所里的布局,很快就取得了他想得到的东西,那克隆人怎么又能很熟练的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呢?还是刺杀所罗门的那个陈正安是克隆的呢?可是克隆人会杀人吗?有关克隆的报道不是说过虽然克隆可以做到100%的物理复制,但大脑中所记录的东西却是无法复制的。这样看来猜测似乎牵强附会了些,而且比较零乱。

  李警官放下了电话,决定先理清思路,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虽然自己的猜测可以回答很多疑问,但余下的部分却不能解释,更何况这个猜测可谓有些科幻在里面了,自己说出这个猜测后会有人信吗?

  大约一小时后,李警官决定还是先不将自己的猜测说出去,要想知道具体情况现在只有去找所罗门,因为他既是受害者也同时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决定明天便去找所罗门。

  第二天一早李警官来到了医院,所罗门此时正在看报纸,一见到李警官他便放下了报纸。

  “我要回国一段时间。”

  李警官顿时一惊,这刚想到他可能知道事情真相,他却要走了,而且一去就是美国,一旦他离开,也许这件案子就不为人知了。

  所罗门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表情。

  “你们警方应该为受害人的生命安全考虑,我回国无疑比在这里安全多了,凶手不可能追到美国来。”

  李警官当即感觉到所罗门认为在自己的保护下不够安全,这让他突然想起了死去的阿强,想到阿强为了保护所罗门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居然所罗门还认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够,又想到这整个事件可以说都是由所罗门和陈正安两人研究的工程所导致的,所罗门仅仅为了逃避法律故意隐瞒了很多关系到案件的事实,还认为我们不能保证他的安全。阿强的面容又出现在自己的头脑里。

  此刻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回敬了一句:“所罗门博士,如果我们连两个克隆人都对付不了,那我们也不会在这里保护您了。”李警官一说完立刻就后悔了,再怎么说也不能这样对受害人说话,看来是太过于思念阿强了。

  但这句话却立即带来了巨大的回应,所罗门听到后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好像是公布500万头奖的号码时却发现那居然是昨天邻居小孩胡乱猜的一样。

  “你怎么会知道?”隔了一阵,所罗门才说到。

  李警官这时的感觉就好像是向着天空扔了一只标枪,等到标枪落下来的时候上面却穿了一个超人那样,没想到自己的猜测竟是真的,那么不用说克隆人一定是所罗门和陈正安共同制造的了,也就是说他必定隐瞒了很重要的事,要想让他说出那些被他隐瞒的事实就得让他相信自己的推测。

  “你以为我们还不知道吗?陈正安指甲上有抓破自己皮肤留下的血迹而尸体上却一丝伤痕都没有;被我们击断了的凶手的手指有着和陈正安一样的指纹,而陈正安的尸体却在此之前丝毫无损的躺在冰柜里;还有你所在生命科学研究所里的身份验证系统在陈正安死了几天后的昨天记录下了陈正安的掌纹,这些都只可能有一个解释——克隆人。”

  所罗门听到这里脸色变成了白色,身体也微微抖了起来。李警官看到后停了下来,以为已经达到所需效果了,下一步可以让所罗门说出被他隐瞒的部分,因为自己已然猜中他们克隆人的事实了,但所罗门的一句话却让自己感到自己的想法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他……他到过……所里?有……没有……遗……失什么?”所罗门几乎是抖着把话挤出来。

  这时自己突然想起,那个潜入者是从实验室里拿走了两瓶东西,但据尤婷说那是一种很常用的催化剂,也不是太重要,由于当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个潜入者身上,所以没太注意,现在听起来似乎很重要。李警官下意识的这么认为。

  “是,他拿走了两瓶催化剂。”

  “我要求马上回国,马上回国!”所罗门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叫到。

  李警官想到一旦他坚持回国那自己也是没办法,只要他与美国方面取得联系那么美国方面就会要求让所罗门回去,这些个迷团也就永远的被带走了。

  “所罗门博士,首先我用我自己的性命向你保证,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象叶强那样,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让任何人伤害到您的。”

  所罗门听后直盯着李警官,李警官此时却突然想起了阿强,不觉心中充满了悲伤,在眼神中流露了出来,所罗门此刻安静了下来,走了过来。

  “叶强警官牺牲了吗?我只是听说他中了枪被送进了医院……”所罗门没再接着说下去,停了一会儿喃喃的说了一句,几乎听不见“其实这也怪我……”

  “那就请你留下来协助我们,我们会尽快找出凶手的。”

  “今天实在太累了,明天再说吧。” 所罗门说到。

  李警官此刻看到所罗门的眼中充满了自责,他一定会留下来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李警官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同所罗门道了别后便回来了,回来后又增派了几名干警去医院值夜,一想到明天便可以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心情就好了许多。谁知一到晚上一切都变了。

  晚上八点左右,警局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种不好了感觉袭进了李警官心里,李警官接了起来,听完之后差点儿就把电话给摔了,电话是厅里打来的,说的是美国方面来电话了,要求接回所罗门博士,希望明天将博士送至机场。一定是所罗门搞的鬼,回想起来是自己太过于相信他那双充满自责的眼睛,原来他早就想逃回美国去,只是到今天才说而已,自己被所罗门骗了。一想到所罗门回美国后就等于把所有秘密带走,自己再不可能了解这些真相就十分沮丧,这时阿强的面容也慢慢出现在脑海里,紧紧盯着自己,那种眼神热切而焦急,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这可是国际关系,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只能按照他们说的明天将所罗门送到机场让他回美国去。

  李警官通知了有关人员做好准备,小李、王芳他们一开始也觉得不该让他回国去,但知道这是国际关系后也只好各自准备去了。李警官很晚才睡,一夜里都是阿强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李警官他们就来到了医院,只见所罗门已经办好了各种手续,一见到李警官来了,便说:“我很想留下来帮助你们,可是我国政府希望我回国做一项试验,就不能在此久留了,希望你们能早日破案。”说完伸出了右手。

  李警官也将右手伸了出去。

  “很感谢这几天来你们对我的保护,同时也对你们失去的战友致予最崇高的敬意!”

  “我代叶强谢谢您对他的肯定,请上车吧。”

  所罗门这才步入车内,李警官随后也上了车,车子向机场方向驶去。

  大约半小时后护送所罗门去机场的另一辆车坏了,停在了半路,由于怕错过飞机,李警官没再等那辆车修理,而是让所罗门乘坐的这辆车继续驶向机场。

  刚驶出不远,一辆小轿车紧跟了上来,李警官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于是加快了速度,谁知小车紧追不舍,当小车快追上时忽然听到一声枪声,正打在车窗玻璃上,凶手又出现了。

  所罗门慌忙伏下身体,声音抖着说:“他又来了……他又来了。”

  “你趴着千万别抬头!”李警官叫到。

  由于这一枪凶手已经追了上来,同自己的车并排了起来,从车窗处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头上罩块黑纱的人,虽然看不清脸无法确定是什么人但至少可以看出是一个男子。

  小车才一追上男子又开了一枪,这一枪打在了车顶上。车中所有人都已经伏下了身体,自己同两名干警拨出了手枪准备反击,当车又靠近时三人立即起身举起手枪向小车瞄准,谁知凶手却并不坐以待毙,在他们举枪的同时小车撞了他们的车一下,所有人一个不稳,三把枪都脱了手,两把掉出了车外,一把落在车内,李警官让两名干警趴下,自己捡起了枪,准备再寻找机会反攻。

  又是一枪打到了座椅背上,李警官这时想到,凶手只有一人,他要一边驾车一边寻找机会开枪杀死所罗门,现在是一条直路,他自然可以做到,一旦遇到弯道他就没那本事了,心里想只要等车到了弯道上就可以击中凶手迫使他停车。

  正在这时车已行驶到了弯道上,李警官立刻起身向着凶手肩部开了一枪,这一枪似乎十分有效,凶手的车一下子歪到了一边,撞到了栏杆,但并未停下,紧接着又追了过来,才一追上接连三枪打在了车后窗上,想不到凶手挺顽强的,中了一枪还能再追上开枪,是不是刚才没击中呢?可是想想自己连在百米射击中也能三枪打中十环,怎么可能距离那么近还打不中凶手肩膀呢?

  车子又遇到弯道了,李警官决定再给凶手同一部位一枪,他必定忍受不住而停下车来,于是他迅速起身又向凶手肩部开了一枪。“嘣”,这一枪似乎威力很大,连衣服也被撕开了来,可是产生的效果却还不如上次明显,小车只是偏了一下立刻又恢复正常了。

  李警官感到十分奇怪,按理说我已经打中他了呀,而且正中肩部,即使不停下车来也会撞到边上去的,怎么好像两枪打上去像拍了他肩膀两下似的。李警官拿过车上的镜子一看,只见凶手一手开车一手把衣服撕开,并用手指从伤口处掏出子弹来,李警官见此场面心中一惊,没想到凶手竟然如此顽强。

  突然李警官意识到现在是可以让凶手停下来的绝好机会,于是叫到:“快用车撞他。”

  当车撞向小车时自己立刻起身举起手枪,只听见“砰”的一声,两辆车撞到了一起,小车一下子被撞的滑了过去,凶手此时见到李警官正举枪指向他立刻也抓起了手枪。

  “砰”,一枪击中了凶手,凶手的车因不及转回来一下子从护栏撞了出去,一头插进了护栏下的一堆海沙里,把一辆小车埋了2/3,只露出一个车尾。

  李警官他们停下了车,立刻就与其余同事取得了联系,不久,几十名同事赶来了,并把那辆只露了车尾的小车围了起来,当打开车门将凶手拖出来时,凶手还戴着黑纱,李警官已然猜到他是谁了。不过这时却有一点让人大惑不解,凶手曾经被枪击中过三次,而且他自己还用手指从伤口处取出子弹,可为什么才过了十几分钟凶手肩上的伤口便已愈合的差不多了,而最后一枪记得是击中了凶手的身体,现在看来,凶手不像是中过枪的。

  把凶手押到局里之后,李警官面向凶手而坐,经过一路的思考,李警官已理清了思路。

  “陈正安,你还不想摘掉你的黑纱巾吗?”

  凶手抖了一下,但依然坐着不动,显得很镇定,但他那一哆嗦还是被李警官看到了。

  “我不是陈正安。”他冷冷的回答了一句。

  李警官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放到了桌子上,说:“那你要不要看看这是什么?”

  凶手看了一眼,“一个信封而已。”

  “你先自己看看,这可是所罗门博士留下来的。”说完就把信封递给了他,他接过信封看了一眼立刻迫不及待的打开看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缓缓的抬起头,摘掉了黑纱巾,露出了脸,这时除李警官外在场的所有人均吃了一惊,仿佛那个躺在冰柜中的尸体爬出来坐到这里一样。

  “原来他告诉你们那项工程了!”

  这时一位干警走了进来,对李警官说:“所罗门博士想和凶手说句话,是否让他进来?”

  李警官点了点头,那名干警见后就出去了,不会儿所罗门进了来,一进来便盯着凶手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凶手也十分惊讶的看着所罗门问道:“你不是回美国了吗?”

  “这只是我们设计好的一个计策,假说所罗门博士要回国了,你必定会赶在他上飞机之前下手杀死他,这样我们就有机会抓住你呀,因为你实在太狡猾了。”李警官说。

  “原来我中计了,那么你们怎么会知道一定是我,不是克隆人呢?”

  “开始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你的指甲上留有自己的血迹而尸体却一丝伤痕也没有;那根断指有着和你一样的指纹以及身份验证系统上留有你的掌纹?这些问题一直让我想不通,一个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又去杀人呢?谁都知道人的指纹是唯一的,所以就根本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指纹,这还得归功于你右手食指上那个三角形的胎记,要不是它我就根本不会想到是你,不过这一点我想是你故意留下来把我们引入你设计的圈套里的,试想谁也不会怀疑到一个已经死了几天的人是凶手。后来你又去实验室里拿走了那两瓶东西,因为你希望加快你细胞的复制速度,然而你这样又给我们留了一个迷,身份验证系统上留下了你一只完整的右手掌纹,这时我想到了一个最有可能的原因,但十分大胆,那便是克隆人,克隆人既然是母体100%的复制品,那有相同的指纹就不足为奇了,可是这又有了说不通的地方,如果只有那两次谋杀我就可以推测出凶手就是你,偏偏又有最后一次,让身份验证系统记录下你一只右手完整的掌纹,这让我大惑不解,因为若是你制造了克隆人的话,那不用说躺在冰柜里的尸体自然是克隆人,他当然什么都不缺,而你到医院寻找机会刺杀所罗门被击断了一根手指也很合乎逻辑,可身份验证系统上完整的掌纹呢?监视器上可是只有一个人像,再加上还有视网膜验证,所以根本不可能造假。当时我就想,凶手既然被击断了一根手指怎么又可能留下一个完整的掌纹呢?那一定杀所罗门的凶手和潜入研究所里的人不是同一个,我又想到是克隆人,如果克隆人能够做这些事前面的假设就可能被推翻,有可能你的确被杀了,后面的事都是克隆人干的。可克隆人怎么能很熟练的进入研究所取走想要的东西呢?克隆人又怎么会去杀人呢?克隆人虽然在物理上是母体100%的复制品,但大脑所记录的信息却不可能相同。又是哪里有问题呢?如果是你杀死了克隆人再做的案,你怎么又会那么快长出一根手指呢?直到昨天晚上所罗门博士给了我这个信封我才完全理清了思路,一开始我以为你和所罗门博士研究的工程就是克隆人,但当我打开信封一看,不由心中一惊,首先我不得不佩服你们丰富的想象力及非凡的创造力,不可否认这也许是本世纪里最伟大的创造。联想到一年前你家里及所罗门家里几乎同时被盗我立刻就明白了整个案件的始终,既然你能让自己有如此强大的再生能力,那一切都就好解释了,你可以杀死克隆人,他指甲上也可能留有你的血迹,你也可以去刺杀所罗门被我们打断你的手指,这并不要紧,因为你的手指不出几天就可以长出来,但你觉得还是恢复的太慢,你又到研究所里偷走了研究成果留了最后一道迷给我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你已经在一年前就计划好了,所罗门的笔记本电脑就是你偷的。这就是我对你整个过程的分析,陈正安博士,不知道对不对?”

  陈正安的脸从李警官开始分析到现在大约变了108种颜色,此刻停留在了死灰上,过了好一阵他才缓缓说出几个字,“没想到,我的精心设计还是被你们识破了,我无话可说。”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李警官这时也换了一个表情说道。

  “还有必要问吗?”

  “我们在一起工作那么长时间了,你怎么会想要杀我,你就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吗?” 所罗门此时也急切的问。

  陈正安却突然一脸怒火的冲着所罗门叫了起来,“你有感情吗?哪次你的工程我不是帮你完成最后环节?可是每次的荣誉却让我成为一个小角色?这就是你所谓的感情吗?”

  这下子整个屋子里静了下来,所罗门瞪大眼盯着陈正安,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陈正安才又缓缓的说道:“我大约一年半前发现自己脑里长了一个瘤,随时都可能死,但我不敢说出来,因为我儿子刚取得博士学位进入了英国生命科学研究所,我不想为了我影响到他,我就要死了,还能留给他什么呢?这时所罗门刚好解开了人体细胞复制的迷,谁都知道每一个正常人都有一定的再生能力,手指划破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愈合,但若是手指被砍掉了就不能再长出一个来,人没有的东西其他生物却有,例如像海星这种低等生物,就算你将它撕成几半后扔回大海,一段时间后它被撕开的每一部分都会长成一个完整的海星,所罗门破解了这个迷后便可以让人这类高等生物也拥有这么强大的再生能力,理论上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不伤及大脑和脊椎,其余无论是哪一部分受到破坏都可以恢复成原样,我知道这一定会是本世纪初最伟大的创造,但当时所罗门怎么也没能在老鼠身上试验成功,于是我也加入了研究,直到前不久我终于成功了,在此之前我已培育了一个克隆人,所罗门发现后我告诉他我是为了做试验才做的克隆人,当时他也认为用克隆人来做这个试验的确十分有利于观察,我经过几次试验便想把研究结果公布于世,可一想到自己随时都可能死,便放弃了,但我又不想让这么巨大的成果被隐藏,你们可以看看它给人类带来的好处,你看看我身上的枪伤就知道了。”

  说着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果然,不论是肩上还是身体上的枪伤此刻已全然不见了,在场的所有人均射出惊讶的目光。

  “我也不想让我费了那么多心血的成果被所罗门一人独占,虽然这个工程是他的构思,也是他完成了最核心的步骤,没有他前面的工作谁也不可能完成的,我只是帮他完成了一些不算太重要的地方而已,可我就是不愿他得到那么巨大的成功,于是我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决定把这个送给他,也作为我最后送他的礼物吧,我才设计了这一整个事件。一年前所罗门家和我家同时被盗,就是我计划的开始。”

  事后曾有一封从英国寄给陈正安的信,上面写到——“爸爸:我很快就可以回来了,您最近还好吗?……”。

  ——全文完——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