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转让林地,准备做林业产品深加工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076 2019.04.17 11:10

  徐晨华建立先锋花椒市场,很快成为当地的商会会长。各种资源向他聚集。此时他的律所接手一场官司,当事人因经营不善,企业破产,需要偿还律所委托人的货款,当事人已经有财产可以执行,手中有一万亩的林地还在西南某地县级市。委托人急于行使债权,欲低价处理。

  “老徐,你旗下有农业公司,要不把林地买下来。”王小平说道,他希望早点了结这个官司收服务费,大家实现多赢。

  “这产权是外省的,在江州行不通吧。我拿过来不知道能干啥?”徐晨华在农业里面做伤了,操心不赚钱。人前很风光,人后倍凄凉。

  “农林不分家,你拿着也可以做贷款抵押啊!”

  “那当事人怎么没抵押呢?老王,这个风险挺大的我的找我团队谈了再定。”

  “这个官司拖了一年多了,在不收钱就麻烦了。”

  徐晨华有些心动,这万亩林地起拍底价才400万元。市场估值在2.1亿元,属于有价无市,况且很多银行并不接受林权抵押。但是这个案子标的大,可以为事务所创收40多万。他有些心动了。

  “李明新,我手里有个案子林权拍卖,一万亩才400万元。你觉得合算吗?”

  “合算啊!很多企业向承包林地还没得关系拿到呢。我老家江西一亩林地40年产权要1000一亩了。你要是没拿定主意,我们可以去当地看一下。”李明新没有急于要老板做决定。

  “行,让老沈跟我一起去。他在老家做过木匠,对这些木材有了解。”

  徐晨华打听到林地的位置,三人驱车前往。开出江州外环车程一个小时就到了柑子镇。林地分布在不同的村,这个老板当年是从这边建筑起家在江州发财了。家乡招商把他拖回去投资的,当年他拿林地没有长远打算。就是想变成自己的庄园,为后代子孙留点田产。谁知道还没富过他这代就垮了,欠了一屁股债。

  “这么好的林地,丢在这个老赖手里可惜了。他一家都吃了全镇三分之一的森林资源,能量确实很大。”徐晨华对此很可惜。

  “民营企业都有自己的成功套路,能和徐总这样凭眼光发达的老板真不多。”一位陪同的村干部说道。“这个老赖,还拖欠我们三年的护林费不给。我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告官官不应。”

  “每年多少钱啊?”

  “三个村,每个村每年5000元。”村干部说道。

  “这是什么狗屁老板,完全为富不仁啊!”

  “这个老板不走正路,发财了外面找了好几个姘头。没人记得他为家乡修路,修水利,只晓得他钱多老婆多。”

  “这么多林地,他是怎么拿到手的啊?”

  “那些年我们这些村集体都负债很重嘛!镇上要化解村级债务,只好把林地都卖了。这样也好,省的大家都惦记。人均也没几亩,有本事的人都搬到邻近的江州居住了。”

  “难怪了,这么好的楠竹资源。办了砍伐证就可以办厂。徐总,我觉得你买下来核算。就算不搞林业深加工,就算发展庄园经济也不差。”

  “你们都觉得我应该买下来啊!”

  “400万买下来不贵,再说你在律师事务所那边的收益也可以赚到。两全其美啊!”李明新顺势利导。想想白云村的耕地2000亩,一年土地费都是100万。四年就可以买下这个林地了。

  “我回去和当事人商量一下,这事不忙下结论。”徐晨华不急着定。、

  再次见到当事人,他很想马上脱手。但是债务人不愿意执行这笔资产。“这事我的基业,不允许你们执行拍卖。”

  “那你还钱啊!一年过去了,你是怎么做的?现在不执行,你永远在老赖黑名单里面挂着。”

  “我们企业马上要盈利了,给我一点时间。我有能力还上你们的债务。”他痛苦,房产早已被银行执行拍卖了。林权是他仅剩下的资产,还指望把这财产将来分给三个孩子呢。从前那种不可一世的势头,败在现实面前。

  “玩女人的企业家还能长久,我看你趁早破产养老算了。”王小平主任厉声说道,他代理过4000多件企业经济案件。见过太多的悲剧,这个刘原平还死不悔改,要硬扛下去。

  “额”刘原平低头沉默。

  最后的庭审,双方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达成妥协。铮华农业拿到林权,支付债权人400万元。刘原平心里十分不情愿,暗暗发誓迟早要拿回林权。

  铮华拿到林权去换林权证,当地林业局居然一再拖延变更登记。还说这中间的情节太曲折,第三方拿走当事人的林权,没有依据。没办法,徐晨华又托人找到法院,复印判决书。带着齐全的资料去办理,这样一再周折几个月过去了。徐晨华咽不下这口气,一气之下把当地的林业局告上法庭。

  “民不告官,你这是何苦呢?”王小平劝说他,这个时候撤诉还是来得及。

  “我于情于理于法都没得错,他一个县级林业局都这么霸道,不让我林权登记。”徐晨华在上海都没遭遇这种芝麻官欺负人的事情。

  “这是西部小城市,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当地的官场作风不好,关系起决定性作用,不排除偶然,这也是很多年轻人记不住的原因之一。当地的公务人员缺乏闯进,闲暇时主要活动从重要性排序:麻将~喝酒~吃饭。现在娱乐更隐蔽!你告他们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啊!”

  “都做老好人,谁来监督他们啊!他们要是自身清白,也不怕我拿走刘原平的林权吧!”徐晨华很后悔拿这个林权,身边的人都贪图林地的价值,谁知道背后还有这么深的水啊!

  “你就是告到省高院,他们也不会出庭应诉。搞不好这林地就黄了。”王小平分析利弊。当务之急是撤诉,和解,林权变更。

  尽管撤诉了,林权变更也做了。后面办理砍伐证,意外遭到乡镇的抵制。万亩林地迟迟不能开发。徐晨华的肠子都悔青了“王八蛋,我拿四百万给你卖坟地啊!我是耳根子软,给自己上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