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袁忠全讨要薪资还走上劳动仲裁,最后和解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215 2019.04.30 07:00

  袁会计离职的时候被行政部扣了200元,原来是他外出办事违停被罚款。为公司办事出现这种问题,活该自己倒霉。最可气的是吴德惠说财务软件是他弄坏的,又扣了300元。这下他恼火了,还打电话理论。

  “凭什么扣我这么多钱?我是为公司办事的。”袁忠全吼道。

  “袁老师,不要给我狡辩。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当。”吴德惠仗着有老板撑腰,不把离职员工放在眼里。

  “小心我告你们!”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员工愿意和老东家告上。袁忠全已经上班了,这边工资每月到位还拖欠着。

  “你去告啊!有种你去告公司啊!也不想想我们老板是做什么的?是做律师的!知道吗?他打官司从没有输过的!”吴德惠拉虎皮做大旗,总以为徐晨华是无所不能的英雄。

  “那你等着吧!欠我的工资双倍奉还!”袁忠全咬牙切齿的说,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欺软怕硬的离异女人。强势的时候,往往是她最心虚的时候。

  袁忠全做足功课,通过各种渠道拿到工资表,然后到碚嘉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他把那些资料交给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作为一个老会计行走江湖很多年,什么样的老板都见过,没有铮华农业这么做的不要脸的。一个离职员工,扣他这么多钱,还没有给他买社保,他申请的重点就是公司没有购买社保,要求补偿他一万块。

  朋友劝说他不要和这个大公司作对,铮华农业是碚嘉新区龙头企业,享受各种照顾。你这么做是影响地方招商大局。“你给我闭嘴!什么招商大局,找的是些渣滓企业?一个皮包公司,负债累累,靠作假套取各种补贴,我不稀罕!”

  “地方GDP不都是这么来的么?你习惯就好!”

  “他怎么哄别人我不管,我的工资被扣,离职拖延我一个多月,害得我错过好几份工作。我的损失他必须的赔!我还要他给我道歉!”

  刘永丽工资比程兆邻还高300块,做的事情就是审核单据,每天玩的飞起来。而自己老实下力,拿着公司最低的工资——办公室里面是最低的,财务里面最低的。谁叫他入职时候太随意,完全没有野心,就想着脱离流水线让自己过得好一些。有同事笑他傻,怂恿他去找吴德惠加工资,因为前面离职的会计一个月拿4500,你才2500,不是亏得大啊!

  他苦笑,谁叫当时说了2500以上,结果没有上去只给了最低档。难怪袁忠全不满意公司给的待遇离职呢!那次他找到吴德惠说工资的事情,吴德惠说你业务不熟练,后面熟练了自然会加的。他问大概是什么时候,她没有明确答复。

  刘永丽是这么说的当时她也没想到会给这么高,或许是亲人介绍过来的,吴德惠看在面子上给的工资。很多地方管招聘的其实是看人说话,要是你老实巴交肯定往死里压,是在缺人才肯加钱。

  程兆邻没觉得谁欣赏他,他不过是才来,和别人没有利益冲突而已。他跟袁会计讲了这事情,袁会计说吴德惠不是人,当时他来的时候答应的好好的,最后工资待遇没有达到。一团乱账让他头疼,上年是实习生做的很多数据在年报的时候大幅调整。

  “只能找机会了,谁叫我没得心里准备啊!”

  “公司扣我五百块,我要走仲裁流程了。她吴德惠不是很牛吗?这次我要看看她怎么牛?徐晨华不是碚嘉新区无人敢惹吗?我这次惹一下,看能把我怎么样?”袁忠全说道,

  “这不是要搞垮公司啊?”程兆邻无可奈何的说,可以协商的事情被吴德惠弄得下不来台。强硬往往不能取得好效果,做生意都是和气生财。

  “不会牵连你的,你才来。”袁忠全说道。

  日子这么悄无声息的过着,那天徐晨华把吴德惠找到办公室说。“你是怎么用人的?我开公司这么多年,头一次被离职员工搞了!”

  “你说的是袁忠全吧!他有错在先,出去办事开车违停被罚款200块,行政部是按照流程扣他钱;他还把财务软件弄瘫痪了,我请人修复被讹诈1000块,扣他300也很正常嘛!”

  “这个人不好对付!他走了仲裁流程,告我们没给他买社保,要我们赔偿1000块钱。”徐晨华拿着仲裁书给吴德惠看。

  “不赔,我们没有错!”

  “你说没错?社保我们是没给别人买啊!你不懂劳动法吗?这种事情员工一告一个准,你不要给我辩解了。”徐晨华知道吴德惠说话难听,过于强势造成这个局面。让她带团队,她把财务部带到阴沟里翻船了。融资也没得多大进展,还是他那套房子抵押贷款维持农业公司运转。

  “哎!真是不幸,怎么招到这种忘恩负义的人进公司来。没有给公司创造价值,竟给我添乱。”

  “今年确实我们疏忽大意,先是李清华指使出纳把3000万转到个人账上。公司资金紧张,好在还有其他产业输血进来。现在出来这种事情,还得去当赔将给他道歉赔偿。”

  “要不我去解决,你不方便出面。”

  “你不得行,我让于光霞处理这个事情。”徐晨华对吴德惠不放心,这事由行政部出面还是好点。

  于光霞接手这事,一个劲埋怨:“吴德惠这个女人,处理事情没得头绪。离职的人你得罪他干什么,现在是又赔钱又道歉的。今后出现劳资纠纷个人担起。老娘不给你们擦屁股。”

  袁忠全见出面的是于光霞顿时少了很多愤怒,“老同学,又见面了。”

  “我没得你这个老同学,我走的时候你还扣我工资。”

  “哎呀!这是你们吴部长的意思,我也不好多说。她爱在老板面子做好人,从不关心下属的利益。你们部门工资都是

  她定的,害得我连人都不好招聘。来一个被她压榨一次,我能说什么。再说她和老板娘走的近,巴不得借机会整我们。这次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和解吧!”

  “和解?让徐晨华给我道歉,补偿一分不少。不然我是不会答应的。一直搞到你们公司破产为止!”

  “得啦!不要不识抬举了,钱我让公司打给你。其他的就免了,这事僵持下去对你工作也不好。”

  “看在你面子上,不追究了。”

  于光霞体面的解决了问题,公司把补偿打给了袁忠全。公司吃亏,损失面子是难免的。先做人后做事,这是职场的定律。一个部长都不懂得这些,又怎么服众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