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沈小兰跟着聂瑜做销售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491 2019.05.03 09:00

  “老爸,我的单子开错了怎么办?”沈小兰茫然无几。这是涉及到金钱的事情,财务审核很严格的。她是生手,需要改进的的地方还是很多。

  “重新开,不能随便改。财务看了通不过的,你还是跟着小食品部做销售算了。”沈荣光对粗心的女儿很不放心,做销售就没这么复杂。。

  “你个李明新说下呗!”沈小兰撅起嘴巴,不高兴被老爸批评。她来江州之前一直在虹桥那个小镇上生活,江州的夏天很热让她很不适应。每天空调开着不敢出门,徐妮娜来了之后白天她还有个玩伴。晚上就很无趣,除了在电脑前打游戏没有其他乐趣。沈荣光做采购有时候晚上还在外面忙,她只有自己耍了。

  程兆邻住宿舍,晚上基本上就是在办公室度过,到了睡觉时间才去宿舍。他不大和这个女孩来往,或许年龄有代沟。他正在写《我们终将不知所踪》这个工业题材的中篇小说,故事主角就是他和爱人。他们来到江州,在工厂干了大半年才找到财务工作,所以他倍感珍惜。

  那天不知是那句话把媳妇得罪了,媳妇闹着要到公司来。他只好出来,女人跟着他去宿舍看了看。环境很差,没得地方落脚。看着男人苦笑:“你都看到了,这里晚上很热的。”

  “就你这样,还怎么养家!”媳妇恨铁不成钢,看着男人年复一年没有长进很失望。她觉得自己和这么一个要技能没技能,要口才没口才,要背景没背景的男人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我也没乱来,努力挣工资。”程兆邻显得很无奈,这是一个成功励志的年代,他没有跟别人那样脱颖而出。他是父母不待见的困难户,从读书时候的天之骄子沦落到今天的田地。

  “你还好意思乱来,就你这样还有谁敢跟你交往。要不是我傻,跟着你没日没夜的上班,我不就是希望你能早点把家顶起来嘛!”

  “不说了不说了,我送你回去。”程兆邻带着媳妇往厂区外面走。

  天已经暗下来,公交车已经收班只能做出租车回去。德林工业园区跟福寿场相隔二十公里,打车回去要一百块。一路上媳妇没有吭声,他也没多说。言多必失,减少不必要麻烦,让她安逸了自然都好办了。

  “看嘛!今天又被出租车转走了100块。一天的工作白干了。”

  “谁要你惹我啊!”媳妇笑着说,她知道男人挣钱很辛苦,每天三餐饭都吃不好,早上稀饭,中午饱饭,晚上剩饭,外面也没开小灶的。

  “你就是想我跟你一起睡!”程兆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女人就是多哄哄就好了,你和她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是谈感情的地方。她不图你的荣华富贵,包容你在江州从不起眼的岗位干出自己的成绩。长期这样不愠不火的,她看着着急。三十而立,还没立起门户,确实很悲哀。

  “我不稀罕,程兆邻你给我听好了,三年之内你没得起色我不跟你过了,娃娃你自己带着。”媳妇给他下通牒,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跟你妈说,看看他的宝贝儿子在江州在干啥子。”

  “好啦!我错了,我一定不让你失望。争取把娃娃带过来读书,生活。”

  程兆邻安顿好媳妇,次日匆匆赶去上班。福寿场到工业园有直达的公交车,它是主城最西偏远的乡镇,紧挨着双浮园区。双浮园区是工业区的主战场,招商引资很得力,吸引很多大企业入驻。紧邻江州二环线,是碚嘉新区展示经济活力的桥头堡。程兆邻刚到福寿场,找财务工作很难,不得已在锐腾公司做流水线装配工。寻找机会去办公室上班,很遗憾半年没有得到机会。

  偶然的机会铮华农业招人,他得以脱离苦海。虽然待遇不尽人意,但是他找到职业定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不像过去那样跌跌撞撞的找不到方向。

  上班路上遇到聂瑜,聂瑜喊他:“程帅哥,又回去跟你媳妇爽了。哈哈哈!”

  “你是没话找话说。”程兆邻顶她的话,这哪里像做销售的女经理啊!完全没有一点风雅的谈吐,也不知道更是怎么会找她来。

  或许是徐总喜欢这种口味的下属,她能虏获各种男人,是她打开通往央企大超市的大门,让铮华农业的产品打进超市,走向全国的。还开拓出其他电商渠道,所以功劳还是有的。一个部门就靠她一个销售员,既是一种悲哀也是公司的荣幸。

  上班,刘永丽在讨论红牡丹的故事:“我跟你说,红牡丹和那个做花椒的技术员好上了。他们销售部的说他们在会议室还耍上了。公司到处在传这种绯闻,徐总对此很生气,要李明新好好管教下属,不要坏了公司的名声。”

  “你就喜欢传播小道消息。”程兆邻不屑。本身他不感兴趣,而她说的精彩绝伦。话说除了说这些,同事们也没得什么好讨论的。

  “你不相信算了,是他们销售部说的。我也是坐车听到他们在讨论,那个技术员收入高,红牡丹和他耍上了。说不定过几天又分了。这个技术员年纪有点大,还是一个光棍。红牡丹这么年轻,肯定不会是真心的。”

  “她早已作践自己,不会付出任何真感情了。”程兆邻说。

  “这你也知道?”刘永丽惊讶,她以为程兆邻不问他人事一心抓工作的。没想到他和聂瑜聊得这么投缘,还知道人家的婚姻变故的事情。

  “是她自己说的,以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她喜欢的父母看不上,父母看上的她也不喜欢。最后她妥协找到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婚前父母说人家这好那好,婚后又是一种说法。老公不愿意生活在岳父母的口水里,选择离婚,离婚之后她很伤心,再也不相信人世间还有真感情。”

  “你喜剧哟!这不是在编故事啊!她有你说的这么好吗?我看她对男人是一种病态的折磨,榨干男人的钱财选择分手。你还是太天真了,迟早会栽在她手里”

  “怎么可能啊!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有家庭,对她这种女人不感冒!再说我没得钱她也没得兴趣。”程兆邻说的无比的好。

  “主要是你没得钱,不会找你谈感情。”刘永丽说。

  沈小兰过来交单子,“这是金针菇的单子,程会计帮忙签字。”她和刘永丽还有共同的话题,见到她有说不完的话。还说周末去老城找她玩。

  她说自己有事情要回老家,可能不在老城。“真遗憾,周末我没得去处;呆在这边上班一点意思都没得。”

  “你们销售部业绩好,看在钱的份上你也要努力啊!”

  “那都是我们领导的业绩,我和小范就是打杂的。每天换包装,发货,一点也没得意思。我要回家,我要回我虹桥的家。”

  “多大了还要回家!你老爸在这边多滋润的,早忘记你老家了。”程兆邻笑谈。他是听说沈荣光的各种有趣的笑料。

  “才不会的,每个月的工资他除了抽烟钱其他都打给我妈了。”小兰说。“我来这边花了他不少钱,现在他要我做销售自己养活自己。”

  小孩子有口无心的说,也体现了沈荣光爱护自己的家庭,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风流成性不顾家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