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老同事要离职,讲了他和税务打交道的故事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119 2019.03.31 18:36

  袁忠全向吴德惠提出离职,一直没有找到合适人选。自打出了承兑汇票贴现腐败案,铮华农业财务部在公司抬不起头。袁忠全的待遇问题没有解决,他心灰意冷去意已决。

  “袁老师,你再帮我顶一段时间,新人到位我马上安排上岗。”吴德惠不知道这是多少次忽悠袁忠全。

  她知道袁忠全有好去处,但是这个岗位特殊,事关公司纳税申报的问题。要是换了没经验的新手,问题更多。一般纳税人要求严格,要是出现纰漏专管员会来找他们麻烦。

  鸡蛋不叮无缝的蛋,上年由于纳税会计神操作,把免税农产品开成增值税专票。一张发票的错误引发连锁反应,税务要求其补交税款。徐晨华知道相关政策拒绝交税,因为公司有免税备案。免税产品缴纳税款,不符合政策。这件事一直僵持着,税务所的专管员经常找他们公司申报会计去喝茶,这样出现死循环,每个在职的报税会计都干不到几个月就辞职了。

  “税务的问题我解决了,现在我走不影响公司发展的。吴部长你都招聘一个多月了,来了这么多新人,难道就找不到一个报税的会计?”袁忠全很冒火,再耽误下去他的新工作都黄了。上半年是求职的黄金时期,要是错失了后面恐怕没得机会。那个公司工资高待遇好,上半月休半月。这样他可以关心小孩的学习。

  “我知道,公司去年的申报问题拖累很多新人。这个岗位成了烫手山芋,你好人做到底,新人很快来了。他在那家干的不开心,也想来。”

  袁忠全带着情绪工作,一点激情都没得。前面他去税务所办事,借用公司的车停在马路上被贴了罚款单,还扣分。回来之后报销罚款被老板否决,理由是办事人使用公司的车出的问题自己负责。扣分他不怕,交罚款就很愿望。

  那天,他去找专管员求教处理方案。专管员指着铮华农业的申报表,“你看这些没有逻辑的财务报表都做出来了,可见公司的账务多么混乱。现金销售比有票销售每月多上百万,你们能有那么多现金销售吗?”

  “有,我们在南溪市场批发农产品基本上没开发票。”袁忠全说道。“我们老板就是税务出来的,他懂得比我多。”

  “这种不合规,要搞到进项才行。无票收入过多我们在征收所得税时候会认定实际销售。我看大部分农业公司都在走钢丝,一旦政策变化,问题很多。你是老会计,还是要悠着点。”

  “我明白你说的,小公司做大都要有一个过程。再说农产品是非标产品,各个环节的流转损耗很大。那张发票能不能帮我处理了?”

  “你说的这个事,公司有管理的责任问题。农产品开普票为啥要开专票,后面也不红字冲销。弄到系统里显示水平高啊,我们的报税系统每隔一段时间会发异常数据。你们老板不想交税,罚款也该认吧。”

  “老板都是税务局下海经商的,他门道多,罚款我们认了。”

  “鉴于你们是初犯,罚款2000.”专管员开了行政处罚通知书。“去大厅交罚款再来找我处理异常,也可以让大厅的人处理。”

  “谢谢洪老师!”

  “我看你们会计换的很勤,你还是去找规范点的企业做吧。”洪老师劝说袁忠全另谋高就,毕竟这个年纪的男人担负着家庭的重任,一旦因为纳税问题栽进去了一家都毁掉了。

  会计不好当,这是公认的事实:拿着白菜价的工资,操着卖白粉的心。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得比驴多,吃得比猪差。尤其是不懂法的老板总喜欢按照自己来,无视税收征管法规的存在。对面税务,巴不得少缴税;面对银行融资巴不得多注水,把报表做的漂漂亮亮的。袁忠全知道铮华公司有钱,有大量的房产做抵押,粉饰报表的事情没得必要。这次交罚款是前面会计不尽心造成的,他作为老会计必须把这个问题处理了才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道德。

  税务大厅,人山人海。在中国你可以看到那些地方人多:医院,学校,再就是房产交易中心和税务大厅。尽管实现了网上申报,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需要去大厅处理。比如交罚款,你不到场,人家不会帮你处理的。

  当时他忙着办事,忘记车停在了主干道上,被交警贴了罚单还扣三分。他是有苦说不出。公司不报销,更让他寒心。铮华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公司车辆多,要是每个都这样吃罚单的话,公司是承受不了的。说到底员工要有安全意识,责任意识。不能因为是公司的就乱来。

  “袁老师,下一站找好了?”

  “是的,这里待遇没达到我的要求,税务上的问题较多我只能辞职。”袁忠全说道,新来的会计就要到来,他的黑暗日子就要出头了。每一个会计人的职场都是在走钢丝,就看你是不是那个倒霉者。

  “你这说的我不敢干下去了。”程兆邻说道,他原先只是听说财务有油水,实际上没有谁愿意贿赂财务人。老板也不待见财务的,赚钱的时候那是领导有方忽视财务的存在;亏损的时候拿财务出气,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小程,你放心。你只是做成本会计,一切是按照实际发生的账务来处理。税务不会找到你这来的。”袁忠全安慰他。“我在会计这路上走了不少弯路,刚毕业家里没关系,别人分到供销社,国企,我被分到粮站;干了三年,粮站撤销了。买断工龄出来打工。给私人老板做会计,还去外地讨过债;风里来雨里去的,九死一生。你们现在条件好得多,不用东奔西跑的。铮华公司还是很有实力,老板也是想在这行有所作为。不然干嘛借钱来发展农业公司啊!”

  吴德惠带着新会计来公司,“袁老师,这是龚老师。你和龚老师交流一下。”吴德惠说完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好的,谢谢吴部长。”袁忠全心中的石头落下了,所有的委屈都过去了。工业园的三个月地狱般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再也不用看这个大洋马女人的那张丑恶的嘴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