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农业对他来说是陌生的领域,做财务他是零起步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452 2019.05.09 08:00

  “程老师,你看看贵阳阿飞和公司的往来,徐总要。”吴德惠吩咐程兆邻查账。根据徐总的意思,贵阳门市开业一年多只进不出没看到赚钱。他要求财务清查那边的往来,顺便做一个了结。虽说是亲戚,但是也不能这样公司亏钱他赚钱啊。

  程兆邻翻了上年的账和今年的账务,往来居然出现负数。他把明细账打印出来给徐总看。徐总看了一眼:“不止这些,你看看是不是挂到其他名目上了。花溪门市或者说贵阳门市,不止和周阿飞一个人的往来。”

  显然徐总对这个不满意,他没有怪罪来公司不过三个月的新人。公司财务更换太频繁,自己公司的状况没有谁比他更熟悉。每月的财务报表他都会看一下,尽管他不会当着财务说什么。

  “徐总这个人好怪,心里有数还让我继续查。”程兆邻泄气了,花了这么多功夫做出来老板还是不满意。他所做的辛苦活,没人会觉得他做的多好。

  “你以为徐总那么好糊弄的啊?他其实懂财务,只是没得精力过问这些。懂财务的老板才做的大啊!”曾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我和他谈过一些财务上的事情,过去的乱账他都知道,有些财务做的乱账他鞭长莫及,一直缺少一个得力的财务经理。千金易买,良将难求,人品好的干不长,人品差的也不是做这行,风险太大。”

  “原来如此,我还是做认真点。他不是吴部长,没那么好糊弄。”

  “只有自己的事情才放在心上,这个公司都是他的,每件事都通过他的同意,你说那些他会不知道啊!除了销售某些细节他没办法监管,要财务去监督和核查。这也是一个公司财务人员存在的价值。”

  “说的好有道理,我给他整详细一些。把关联账务调整了再交过去。”程兆邻自知压力很大,这是要清查一年多的账务。陈会计留着他的账也不是那么好读懂,一个人的往来可以做到其他应收,其他应付,应收账款,应付账款里面。

  又是半天的时间,调整账目,最后得到一个数据,他交给徐总看。徐总:“这都是公司转给他的,我私人还给他转了5万块。你去的时候记得这个事情就行了。”

  “我明白了,徐总。”程兆邻带着数据出来了,看到于光霞正在涂口红。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这么爱美,每天打扮的像个小姑娘。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没有生过娃娃。要是和她是一个时代的人,说不定就是红颜知己了。如今她只是徐晨华的红颜知己,徐晨华很多事情都和她通气。

  红牡丹走过来给大家送吃的:“帅哥美女们,这是我们公司的新品种给大家试吃,欢迎大家提建议。好吃也可以买,我们内部价。”

  程兆邻喜欢吃这些,也买过几次自己吃。铮华农业的小食品就是鸡精味有点浓,或许和厂长的口味有关吧,“豆干好吃,怎么卖啊?”

  “帅哥你喜欢吃,市场价买两斤送一斤。”聂瑜说道,她内部卖的少,因为生产这个的,大家经常吃也就不稀奇了。

  “要的,我买两斤。”程兆邻没有多考虑就买了两斤,准备趁着周末带回去和媳妇一起分享。

  小范为他称好装袋,程兆邻给她转款。“欢迎下次再买哟。”

  刘永丽劝说他少吃这些垃圾食品,鬼知道是怎么生产的。她都是买那些品牌的小食品吃,公司的也就吃几块满足一下味蕾。

  “我们公司的产品还是有保障吧!看到铮华农业都拿到有机认证了。”曾敏说,她是一直喜欢为公司说好话。她也很重视身体健康,看到公司拿回来的质量好的食用菌也会买一些尝尝。

  “要说有保障,还是自己家种的养的最放心。”程兆邻说道,他家在广水农村,每年都种植蔬菜瓜果销售。他的学费都是从这里来的,他没有成为留守儿童是因为他们那里曾经有个西瓜大王,自己种的西瓜很甜也好吃,还带动周边农村的乡亲发家致富。后来西瓜大王去上海做生意了,其他没有走出去的继续种地。到程兆邻读高中时候,很多农民种白黄瓜,黄金瓜,在广水的销量非常好。他们那个镇是全市出了名的,外出做生意的都是大老板,过年回来车辆排成队;种瓜的,收获的时节,小货车排成队。他们村是种植先锋,很多村的种植都是跟着他们学的。所以程兆邻到农业公司来没有走错,对于那些种植周期,投入劳力不去基地心里都有数。

  “是啊!你们回家有口味啊!让你妈妈把土鸡呀!土鸭煮着你们吃。”

  “没你说的那么好吃。”程兆邻谦虚的说,“我老婆生娃,我妈妈准备了12只鸡,她还说我妈抠门。当时生娃在医院,有些人还去乡下买。”

  “还是可以撒!只我划不来,生娃就吃了一次炖排骨。土鸡都没看到一只,我再也不去受那个苦了。就是现在提倡生二胎我也不生了。年纪也大了,受罪。你们还有机会,条件好可以再带一个。”

  “一个娃娃留在老家,不敢带过来,别说带两个了。”程兆邻叹息,带娃是很辛苦的。每次打电话回去妈妈都在埋怨小孩很调皮,不好带。老婆呢,心里惦记娃娃,有时心情不好就会拿娃娃说事。她希望他能在江州立足,他呢心里惦记着那个生他养他的地方。流浪他乡,如果不能融入这个城市真的是很苦恼的。

  “只愁不生,不愁不长。小孩成长很快的,你现在不会觉得。我自己带孩子从五岁开始自己带,不觉中回江州六年了。再过几年读中学了,他也不会缠着我了。做父母还是要珍惜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光。”

  “我也想和他在一起,眼前是没办法解决的。看今后有没有机会带过来读书,我们户口不在这边,也没有买房。”程兆邻自知条件所限,他们结婚是裸婚。眼前的刘永丽还没结婚,男方已经把房子都准备好了。婚后没得什么压力,直接生娃带娃。不用想程兆邻这种家庭,生娃之后老婆还要进厂打工。

  “迟早会解决的。当初我们在樟木头想到生娃之后的生计。一岁多把娃娃丢给婆婆带,过年回来他也不亲近。娃娃三岁的时候,东莞经济不好很多小厂倒闭了。刚好德林工业园这边有工厂需要技术员,熟人推荐他进去了。我在那边苦熬了半年,最后还是决定回来了。这几年江州发展很快,很多沿海老板过来投资。江州人也不排外,你扎根江州是不错的选择。”

  “你这是帮助政府招商留人哟!我就是觉得这里的冬天太冷,湿冷。过了国庆就看不到几天太阳,没有我们老家那种四季分明。夏天热死人的。”这是程兆邻的深刻感受。

  “所以冬天大家都喜欢吃火锅啊!一起聚餐打牌呀!这也是很快乐的事情啊。”曾敏说起这些很期待。

  “我知道碚嘉的黑豆花鱼火锅和老鸭粉丝汤味道不错,有机会我们一起吃。”刘永丽说道。

  江州是吃货的天堂,很多人来了就不想走了。程兆邻没有这个口福,只能看着别人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