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父母的添盐加醋让她离异,从此感情失意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041 2019.04.26 08:57

  父母的唠叨,让聂瑜很伤心。默笙也抬不起头,他自甘堕落。很那么多女的产生关系。聂瑜疑神疑鬼还花钱请私家侦探去调查。默笙没有回避这些,哪天他喝醉了发脾气。

  “你看看,娃娃都半岁了,他还这么吊儿郎当的。”妈妈很生气的说。

  聂瑜望着嘴巴发紫的孩子,这个娃娃生下来就没安分过。晚上被噩梦惊醒很多次,一激动就嘴巴发紫。她也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妈妈也没经验还说大一点就好点。

  “格老子,每天掺和你姑娘的家务事,巴不得你姑娘成孤老啊!”酒后的默笙也不客气。他肚子里憋了好多火气没地方发,这晚上他胆大包天和丈母娘杠上了。婚前有过不齿的事情,婚后她居然跟到家里来。

  “你混账东西,我姑娘跟着你图你什么啊?我来给伺候我的姑娘,碍你什么事撒!成天在外面鬼混,寒心!瑜儿,我们走!”妈妈拉着女儿回娘家。

  聂瑜只好跟着妈妈走了,连娃娃都没抱。她对这个家庭绝望了,恨不得一死了之。每个进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女人,看着这个举步维艰的家庭确实寒心。重要的是默笙没有责任感,她只能一走了之。

  娃娃在床上哭,默笙心惊胆战去化奶粉喂孩子。他没有认真看过自己的孩子,孩子大哭不止,不时咳嗽。“你不该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对你太残忍了。”

  他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来照看一段时间。毕竟一个男人还要上班挣钱,媳妇这么走了他一时半会也接不回来。

  次日,母亲从区县感到碚嘉城。“你个杀千刀的,做的什么孽!聂瑜这么好的姑娘你把她气走了。还不赶紧把她接回来。”

  “不去!她母女俩合谋整我,我宁愿自己带孩子也不去。”

  “你不去我去。”妈妈去找聂瑜妈妈道歉,希望挽回这段婚姻。聂瑜这个姑娘不错,只是儿子太不成器。

  默笙妈妈去聂瑜娘家,提着营养品敲门。聂瑜爸爸开门:“亲家,来了。”

  “哎!我儿子不成器,酒后失言,对不住了。”

  “当初我看走眼,瞧着他老实。和瑜儿过日子没得问题,谁晓得他还是公子哥一个,求钱没得,还到处嘚瑟。我女儿跟着他,这辈子恐怕抬不起头。”聂瑜妈妈说道,她瞧不起这个亲家。

  “娃娃还在喂奶,默笙一个男人哪里做得好呢。养娃娃还得一个女主人。”

  “你可以帮助带啊!外婆带外孙—搞空灯。谁家孩子谁养!”

  “您这样说就见外了,我一个乡下种地的,在城里带不好娃娃,要不我带回乡下。”默笙妈妈受不了这家人的热嘲冷讽,当初聂瑜去了她家一趟再也不来了。觉得那种环境是她待不了。

  “随便,我的姑娘是不去那个屋里的。”

  默笙妈妈没法,带着眼泪离开了聂家。她重要体会到儿子的不容易了,婚姻的错配,让他们吃到苦头。

  “我说没得希望吧!这种婚姻不要也罢!”默笙抽烟叹息,想着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他的身边从不缺少女人,就聂家的刻薄他早受够了。

  “哎!小孩发烧,我们带他去看看医生!嘴巴乌成这样,怕是有啥病啊!听声音哭的也不正常。”

  小孩不吃奶,抽搐,发紫。他们过于大意没管理,等到送医院,儿科医生要他们去做彩超检查。默笙陪着妈妈一路挂号等待,小孩喝了镇定的药睡着了。检查的医生问:“小孩有先天性心脏病,你们怀孕的时候没有检查吗?”

  默笙一脸尴尬,当初匆匆结婚,后面一直磕磕碰碰的。在老家,聂瑜待不习惯,常常以泪洗面。回到碚嘉,妈妈照顾,三天两头说闲话。母女也不断争吵,可以说怀孕之后聂瑜没有过几天安心的日子。

  主治医师看了病情,严肃的告诉他们:“小孩心房、心室的缺损较大,恐怕治不好了。你们还是回去准备吧!”

  听到这个消息,默笙妈妈昏过去了。她一直盼着抱孙子,这种情况她无法接受。默笙这下麻烦了,小孩没人管,老的也病了。

  “聂瑜,我们谈谈!”默笙说道,

  “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和你没有以后了。”

  “是的,没有以后了。我们的宝宝得了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治不好了。是该结束了。”默笙自责,没有好好陪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没有给予小孩足够的关爱。他的到来非常不幸,也许命中注定。

  聂瑜吃惊:“不好呀!我走的时候他好好的,我不信。”

  “不信,你来儿童医院看看吧!日子不多了,我也不想说啥。对他的亏欠太多,我这个父亲不合格。”

  聂瑜坐车去江州儿童医院看孩子,“呜呜!孩子,你怎么这么命苦?跟着妈妈没过几天消停的日子,现在又得病了。”

  “默笙,我早给你说过。聂瑜怀孕,你不要惹她生气,这样对孩子不好。”

  “我没和她吵,每天都是她母女俩斗嘴怄气。”

  “你个狗日的,自己的娃子得病还怪到我妈的头上。”聂瑜抓住他的衣服扯起来。她恨死他了,巴不得和他同归于尽。

  默笙顶住她,一把将她推到墙角:“我们玩完了!离婚!”

  “离婚就离婚,就你这个穷样,老娘跟着你也是受罪!明天就去!”聂瑜一不做二不休。“不去谁是王八蛋!”

  “这个可是你说的!谁不去谁是王八蛋!”默笙彻底死心了。

  “我这是做的什么孽!老天要我们受这个罪!”默笙妈妈哭泣。

  次日,默笙和聂瑜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因为是裸婚,也没得什么财产分割。小孩没得救,只能等着他离开人世。

  “对不起孩子!妈妈没有尽到责任,希望我们下辈子还是做母子!”聂瑜抱了抱这个孩子。

  半个月后小孩死了,家里彻底没有了。默笙妈妈回到乡下,和默笙爸爸种地养家。默笙慢慢忘却这些痛苦,这段婚姻不该来。害了两家人,谁对谁错,自己也不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