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能够和这样的成功人士共事,提升是非常快的

激荡年代之盛世农场 碚都浪客 2520 2019.05.14 10:04

  从贵阳回来之后,程兆邻忙着整理这些数据。刘永丽问他没有去四处走一走啊。程兆邻说很忙,没有时间去。这次出差就是一个顾命大臣,很多事情不是由他决定。阿飞交出门店的管理,回上海准备进徐氏集团工作。

  “花溪那个地方很漂亮!你看我空间这张照片就是那年照的。”刘永丽把照片发给程兆邻看。

  “好青涩啊!那时候你脸上还有点肉,去山东瘦成这样了。”曾敏看到相片不禁感叹,那时刘永丽才从学校出来的样子。青春期的女孩都是胖乎乎的,挺可爱。一旦踏入社会,有压力了,面对各种人和事,不再那么单纯可爱。

  “是啊!花溪待了半年做收银员工作,收入不高。过完年我们老家一个老板招人,他在山东开了好几家百货商场需要很多人。我跟着去了,在那边认识我的男朋友。那时候他做采购,我干了3个月的收银员被财务部招进去做数据。我们用系统统计销售,单子我来审核。是我叔叔看到我有悟性,带着我做财务工作。我是先认识我叔叔,后面才认识我男朋友。”

  “这么说你叔叔有意培养你这个儿媳妇了。”曾敏开起玩笑。

  “姐姐笑话我呢!我当时真不知道做采购的是他的儿子,我男朋友和他爸爸话不多。他从小也是留守儿童,有时候妈妈带,有时候爷爷带。他妈妈没得职业,一直是伺候他爸爸的。我男朋友初中时候去浙江读书的,初中没读完流浪社会。我叔叔是财校毕业的,后来自己不断学习充电。现在是中级职称,做过很多家公司的财务总监,算盘打得非常好。去年公司电脑坏了,晚上要扎帐。我们十个人加班,他一个人双手打算盘,硬是晚上把账结算清楚了。”

  “哎!还是男的做会计要能干些,我都是在小公司做。也没有做到这么高的级别的事情。天生是干活的命,你叔叔还是多能干的。”曾敏心里有落差,同样是中级职称而自己总在温水里面煎熬,而比人逆市上扬。

  “还不是熬出来的,他们在我老家县城有套房子,去年准备在碚嘉新区上班,又在在碚嘉新区给我们买了婚房。”刘永丽说的时候心里焦虑,这是因为房贷要他们小两口还。男朋友的父母已经付了百分之八十的房款,装好修,后面还是留给他们一些尾巴。两人都是独生子女,将来养老压力还是很大的。

  “不错啊!我们结婚时候啥都没得,后面自己赚钱买房的。现在房价这么高,80后结婚压力还是很大的。”曾敏说回德林工业园之后才买的房,在小镇上楼层也不高。最近几年是不打算换房的,就在德林工业园上班到老。

  “我们搬双浮去了,你还不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啊!”

  “到那里也可以撒!我可以经常和妹妹见面了。”

  程兆邻住在双浮农贸城不远的福寿场,位于主城区和碚嘉新区交界的小镇上。他和媳妇认识的时候就在这个镇上,那是2011年的秋天,他从外地赶到江州和心仪的女孩相会,此前彼此都是电话联系。他猜不透她的想法,她对他漫不经心。路过风景区,望着庄严的寺庙大门他犹豫不前。未来对他来说有太多的不确定,于是走到一个算命先生那边。虽然他一直不相信这些,女孩说很灵的让他算一下。他要遵从自己的内心,给女孩算了一下婚姻,变相也是为自己找方向吧。

  那个老先生说:“小女,你很有福相。谁娶了你这一辈子都幸福。”女孩露出单纯的笑脸,还说这是戏谑之言。老先生对男孩说,“你们如果不信,七年再来吧!”

  他们并没有把这当真,这次短暂的相会匆匆结束。男孩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遇见一个如此善良,纯洁的女孩,辜负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程兆邻还是如愿娶了她,结婚生子,再次来到这个城市。没有房子的他们租住民房,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娃娃带过来读书生活。

  “你去花溪感觉那个阿飞怎么样啊?我们这边都推行协成供销存,他那边迟迟不上线,做的账都是一片空白。”刘永丽对他们那边的账务很不满意的。

  “难缠,我走的时候只是把数量盘了一下,银行转账流水对了。他们那边很简单,业务量也不大。就是拿别人的或赚点差价。”程兆邻轻描淡写。那个阿飞不好说话,当时差点要打架了。

  “老板的亲戚都是这样的,仗着自己有后台根本不把财务的放在眼里。”

  “不光是财务,别人也是一样啊!李总比他大,他还学老板老板娘喊人家小李。太不尊重人了,当然是要人家走人他当然不客气了。”

  “我看这个公司关系复杂的很,我在山东那家公司还不是的。很多女人看着老板有钱,主动给老板当情人。老板娘知道这些事,她也管不了。谁叫那些女人贱主动勾搭的。我看到有个做行政的跟了老板五年,还给老板生了一个姑娘,一直躲躲藏藏的。老板太忙,没得时间管她,还是给了她不少钱。”

  “我们徐总很正派的,他很顾家啊!”程兆邻也是听李明新这么说。

  “你太单纯了,我晓得有几个女人都在诱惑老板,还不包括其他公司呢。”

  “刘永丽你哪里来的小道消息哟!”曾敏忙完手上的工作转身跟他们闲谈。

  “还不是那些司机说的。他们说于光霞,聂瑜和老板走得很近。那天周总不在,于光霞还说徐总这些鱼刺多我来帮你挑刺;聂瑜就更大胆了,说是主动推销自己,连理发店生意都放下跟着徐总干。”刘永丽绘声绘色的描述她的黑暗史。她去公关,开房的时候都是玩双飞。

  “别说了,说的我要憋不住笑。”程兆邻笑岔气了,聂瑜还真有这么彪悍。从外形上看她确实是大洋马,和当过兵的成玲有的一拼:能喝酒,会来事,放得开,吃得下。袁老师在的时候,她闲得慌还主动找他搭讪。

  “这种事在每个成功的男人身上都会发生,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一群女人。一群不劳而获,希望一步登天的女人。我看到这样的很多,只是在我们财务身上很难出现。”曾敏说。

  “财务的收入低,勉强养家哪有心思去想那些事情啊!再说做财务考不完的试,哪有时间去琢磨人和人的关系哟。”刘永丽继续说道。还拿袁忠全作对比,四十多岁的人没有混出一个职位。老婆还在乡下种地带娃,他的收入勉强维持家庭开支,你说哪有机会去整那些风花雪月啊!

  “做财务的人多半还是比较正直,不会去给自己找麻烦。”程兆邻想法很简单,感情上他不会去沾花惹草,他也没得资本去玩这些。

  “他们黑暗史多得很,今后我慢慢给你们说。幸亏我叔叔没有来这个公司,不然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他现在那家超市也是老板娘管财务,按时把银行流水给他,他想监管也做不到什么。要不是给的待遇高,他早回山东那边上班了。”刘永丽说道、

  “这边超市给多少钱一个月啊!”

  “年薪20万,管20家小超市的账务。看着业务挺繁忙的。现金这块都是下班时候老板娘开车过去收钱。”

  “看来公司都离不开老板娘啊!”程兆邻感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