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去旅行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章:寻找心中的那片森林

去旅行吧 流浪耶 2016 2019.11.11 16:56

  太阳从山嵴缓缓升起,把白白的雾儿,蒸散在天空中。

  旭日的光彩千变万化多彩多姿,照射在雾上,现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颜色,最接近朝阳处最亮丽的金黄,愈向西边,颜色就愈暗,最后和雾连成一片了。

  方舟揉了揉眼睛,看着来来往往摩拳擦掌准备飞天的人们转身向一片开阔地走去。

  沧桑的背影,步履蹒跚,刘敏鼻子感觉酸楚,这就是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山顶的雾慢慢散去,纯净的天空飘荡着蓝色云朵,山下的旷野一览无余,已经放飞的滑翔伞在空中游戈。

  方舟坐在草地上静静的看着,沧桑的脸庞略带丝丝微笑,因为他仿佛看到萌萌正踩着七彩祥云向他飞来。

  他拿出手机带上耳机,吹着山风静静的听着那首《阿果吉曲》。

  “阿果吉曲”是歌手海来阿木女儿的名字,此歌是为他不幸65天夭折的女儿所创作,歌词字字泣血,表达对爱女的痛切怀恋:

  有个美丽的女孩;

  她的名字叫做阿果吉曲莫;

  她清澈的眼神;

  美过泸沽湖的水;

  让我流连忘返;

  她转过身;

  她甜美的笑容似;

  阳光轻轻地暖着心房;

  她的善良温暖着整个村庄;

  我想过爸爸妈妈必喜欢。

  音乐在手机里播放着,方舟沉醉在歌中世界,女儿方萌萌从出生到去世的画面就像电影一样在眼前划过,他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梦境。

  曾经,他一度颓废,直到成婚后萌萌的降生,让他的人生有了奋斗目标,对未来有了盼头,再苦再累再委屈都感觉无所谓。

  冬天终究还是来了;

  村庄传来忧伤的歌谣;

  她即将开始她的新的人生;

  她美丽的嫁衣;

  天就快亮了;

  我的心却哭了;

  酒却始终喝不醉;

  我不敢再看你;

  多一眼都是痛;

  啊吧吧吧啊古则;

  哇吧吧吧啊古则。

  萌萌去世后,方舟与歌的主人公一样,希望用酒来麻醉自己,整洁的屋子一夜之间变得凌乱,屋中也堆满了空的啤酒瓶,整个人已经变得邋遢不堪。

  眼泪和着酒精整夜整夜麻醉着他,悲伤和思念紧紧缠绕,痛到叫人无法呼吸。

  是的我错过了你;

  可思念又何曾放过我;

  或许有天都来不及道别;

  而你注定是我的牵挂;

  而你注定是我的牵挂;

  而你注定成为我牵挂;

  方舟再一次泪流满面,方萌萌在他的心中就是整个世界,父母走得早,妻子也离开,亲戚朋友嫌他没本事也排挤他,唯有方萌萌成了他的牵挂……。

  天就快亮了;

  我的心却哭了;

  酒却始终喝不醉;

  我不敢再看你;

  多一眼都是痛;

  啊吧吧吧啊古昨;

  哇吧吧吧啊黑莫;

  天就快亮了,我的心却哭了,因为天亮了方萌萌却不能像往常一样奔跑着再叫一声爸爸,天亮了方萌萌就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天亮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方舟内疚,悔恨,为什么要去多挣那几块钱呢?如果少炒几份炒饭萌萌就不会离开自己的视线,如果那天不去挣钱,萌萌还像往常一样由自己送去幼儿园。

  越想越没希望的方舟最终战胜内心走向崖边,看着高高的悬崖,他一跃而下。

  坠落的方舟听着耳边的风呼呼吹过,四肢无力地展开,脑子里一片空白,给萌萌做饭、换尿不湿、哄睡觉、送幼儿园、惹他生气等一切美好都骤然间闪过。

  而俯瞰大地,方萌萌的笑脸已经印在大地,父母去世时的眼神、老婆离开的瞬间、哥哥嫂子的强势驱赶、亲戚朋友的嘲笑都成了过去,只剩他在无力的往下坠。

  越来越近,

  方舟闭上了双眼,脸上终于露出蜜一样的微笑……。

  ~~~~~~~~~~~~~~~~~~~~~~~~~~~~~~~~~~~~~~~

  古老神秘的峡谷丛林,溪瀑纵横的奇山俊岭。

  树林中,透着寂静,阳光正透过树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晶莹美丽,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碰……。

  方舟就如一颗定向炸弹穿破云雾,直接砸进了这片原始森林,声音之大吓跑了方圆几里正在觅食的动物,一只飞禽闻声心脏不好当场暴毙,掉下来。

  方舟感觉头很痛,起身甩了甩嗡嗡响的脑袋,当眼睛缓缓睁开,他被吓着了……。

  尼玛,居然没死?简直不可思议。

  方舟惊讶的看了看自己所砸出的这个大坑,再抬头看向天空,整个人都懵了。

  难道自己穿越了?很多小说都是这样写的!

  “不用懵了,是我救了你。”

  正当方舟感到莫名其妙时,一只田园犬从旁边的草堆里窜了出来,它绕着方舟转了一圈就坐在了石头上:“现在知道伤心了?为什么不照顾好她?”

  方舟委屈的眼神再一次露出:“你懂个屁,破狗,为什么要救我?”

  田园犬坐在石头上,任凭林中的风吹乱狗毛,它意味深长的说道:“不为什么,为了还一个人的人情。”

  人情?

  方舟不知道这狗什么来历,更不知道他为何救自己,但他现在想要的还是萌萌:“你能救我是不是也能救萌萌?啊?就是,就是我女儿,方萌萌。”

  田园犬傻傻的看着方舟,满眼忧伤,半响没吭声,眼角似乎也出现了几滴泪水。

  “我何尝不想救她,可是救不了。”田园犬用爪子刨了抛眼角,转身望着森林的最深处:“还记得去年你要杀的那条狗吗?多谢你口下留肉。”

  方舟注视着田园犬,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这种品种的狗笑起来,有一种要笑死人的感觉,眼睛可以眯成一条缝,他记起来了……。

  由于家庭原因,方舟为了解决萌萌没有玩伴的问题,买了一只小田园犬,取名大黄。

  去年,管理方舟出摊这条街的物业主管来到出租屋商讨清场的事,由于之前喝了酒,主管进门就说要吃狗肉,为了生计,方舟不得不将这条萌萌的最爱抓进厨房。

  大黄的惨叫惊动了在一旁屋子玩芭比娃娃的方萌萌,最终大黄得救了,但方舟的摊位也只能从正大街挪到了一旁又窄又清静的小巷子里,每天收入减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