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朱元璋和碽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1章 回忆14:被关地牢

朱元璋和碽妃 弋尘读史 2137 2021.07.22 14:15

  为了及时得到赵均用动向的第一手信息,朱元璋派人花重金收买了他身边的谋士,不久,彭大在与赵均用的火并中败北,去世,他的儿子彭早住继承了王位,但是他的队伍大部分都被赵均用抢走,郭子兴的处境日益危急。

  朱元璋急忙派人巧言劝说赵均用,让在念在当初开门延纳的情分上,善待郭子兴,否则唇亡齿寒,自剪羽翼对他没什么好处。

  赵均用听说朱元璋在滁州的兵力不容小觑,于是对郭子兴的态度有所好转,朱元璋又趁机贿赂赵均用身边的亲信之人,请他们帮忙说好话,郭子兴终于得以脱身,带领一万余部众来到滁州。

  朱元璋立即交出兵权,看到这三万余人的队伍,号令严明、军容整肃,郭子兴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朱元璋是真能干啊,不止郭子兴这么想,他的儿子郭天叙也这么想,不过,郭天叙高兴不起来。

  听见父亲对朱元璋赞不绝口,他就来气,一个干女婿比亲儿子还得宠,难道父亲以后想把位子传给他,一想到这儿,郭天叙的心里慌了神,他以前只是看朱元璋不顺眼,觉得他多管闲事,但是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倒好,养虎为患,保不齐还要跟自己争抢继承人的位子。

  这如何是好?得找个人商量商量,这事儿肯定不能找父亲商量,除了挨一顿臭骂没别的,那只能找舅舅了,想到这儿,郭天叙立即去找张天佑。

  张天佑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喝茶,一边听外甥诉苦,“听说朱元璋这小子娶了个小妾,这才刚成亲多长时间?就纳妾了,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不把大帅放眼里了。”

  听见舅舅这番话,郭天叙犹如醍醐灌顶,猛然醒悟过来,一个干女婿,他能对父亲一心一意、忠心耿耿,关键时刻还得靠儿子。

  郭天叙连忙跑到他父亲面前:“爹,你听说朱元璋院里那个恬儿了没?”

  “什么恬儿?”,看见这个不务正业的儿子,郭子兴就没好气。

  “刚成亲几天呀,就纳妾了,我看他朱元璋根本没把父亲你放在眼里,要不然他能这样对义妹?”郭天叙看着父亲脸上的神情变化,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郭子兴的嗓门突然提得很高,“他敢?”,他无法容忍有人欺负他的义女。

  “他怎么不敢哪?都住在一块儿了,人家有三万兵力,还有李善长这样的谋士,他胆子大了去了”,郭天叙恨恨地说,终于出了这口恶气,舒坦!

  郭子兴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拔剑就往外走,朱元璋你敢欺负咱闺女,看咱怎么收拾你,刚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去把朱元璋给我绑来”。

  朱元璋正在听李善长讲课,郭天叙突然带人闯入,冷声到:“郭大帅有令,把朱元璋绑了”。

  “义兄,这是怎么了?义父为啥要绑咱?”朱元璋一时摸不清状况。

  郭天叙懒得理他,心里咬牙切齿地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你敢娶秀英。

  朱元璋被五花大绑,在郭子兴亲兵的一路推搡下,往前面的厅堂走去,看见文英在路边玩耍,朱元璋快速向他使了个眼色,文英飞快地跑去内宅。

  “朱元璋,你可知罪?”郭子兴坐在大堂上,厉声问道。

  朱元璋应声跪倒在地,“义父,元璋做错了何事?”

  郭子兴气得直发抖,坐在一旁的张天佑不紧不慢地吐出几个字:“私通赵均用”。

  “对,你认不认?”郭子兴本想直接问他纳妾的事,但是显然张天佑这个说法更上得了台面,他挥舞着手中的剑,怒气冲冲地望向朱元璋。

  “义父,咱派人跟赵均用联系,是为了救义父脱险”,朱元璋一边解释,一边快速地思考,郭子兴不会因为赵均用的事气成这样,莫非是纳妾的事?

  郭子兴心里憋闷得很,他知道在赵均用这件事上,朱元璋没做错,可是他对秀英不好,便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话怎么说呢?

  “巧言令色,信口雌黄”,郭天叙把能想到的成语全都说了出来。

  怎么向义父解释呢?朱元璋心急如焚,正在此时,秀英急匆匆地跑过来,“义父,重八做错了什么?你要绑他?”

  郭子兴看见自己的傻女儿一时说不上话来,到这个时候了还为他说话,更加气恼:“你问他自己”。

  “义父,咱真的是为了救义父,才跟赵均用联系的”,朱元璋再次解释,好让秀英清楚状况。

  秀英看见义父生气的样子,心下顿时明白了几分,“义父,恬儿是我做主娶进来的,我和重八都识字不多,重八有李先生教,我想让恬儿教我识字”。

  识字和纳妾有什么关系?郭子兴又不是小孩子,能被这样的谎话骗过去?只听他下令道:“来人,把朱元璋关起来”。

  “义父”,看着丈夫被押了下去,秀英急得大声喊,连忙跪下来磕头:“重八是一心一意对义父的,他对义父忠心耿耿”。

  郭子兴扶起养女,叹了口气道:“丫头,你知道朱元璋收养了多少义子?二十多个,他早就不是从前的朱重八了,他野心不小啊,心里哪里还有义父?”

  “义父,那都是些苦命的孩子,没有父母,重八是看他们可怜”,秀英哭着说,“他是听义父的话,在做善事”。

  “丫头,别为他说话了,你来滁州之前,他就纳了那个小妾,你还帮着他骗为父”,郭子兴苦笑道,女生外向。

  “义父,恬儿的爷爷去世的时候,把恬儿托付给重八,重八只是想救人,没想纳妾,他没碰人家”,秀英边哭边解释。

  郭子兴心乱如麻,就算没有真的纳妾,那他收养那么多义子,是想干吗?还专门请了李善长当谋士,文臣武将他都配齐了,还能心甘情愿听咱的?

  “丫头,让为父再想想”,郭子兴疲倦地挥了挥手。

  秀英知道此时多说无益,她得赶紧去看看丈夫被关到了哪里。

  路过厨房时,她匆忙偷拿一张刚出锅的炊饼放在衣服里,小跑着给丈夫送去。

  “妹子”,朱元璋被关在地牢里,看见秀英进来,立刻大喊。

  “重八”,秀英把炊饼拿出来,递进去。

  “妹子”,这么烫的炊饼放进衣服里,朱元璋哽咽着说不话来,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