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旅行客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米阳光

旅行客记 辻壹 2143 2019.11.08 14:58

  回到现实,我打车把他送回去,又独自回到宾馆,因为明天要赶飞机飞丽江了,实在不能陪他,回宾馆后,借着酒意,昏然入睡。

  第二天醒后我也没有联系他,自己打车去了机场,之后短暂的飞行,我来到了此行的第二个地点,丽江。

  我当时订的一家客栈名字挺有特色,叫骚客客栈,迁客骚人,多会于此,我办了入住,房间还不错,挺大的,装修就是偏古风一点,不过基础设施还是很完备的,毕竟来丽江古城就是体验这种感觉的。

  在房间稍作休整之后,就开始此次丽江之行。

  关于丽江古城,我还是给大家普及一点知识,丽江古城,始建于南宋,距今已有800年。历代均为滇西的政治军事重镇和纳西汉藏等族经济文化交往的枢纽。元初,忽必烈南征进入丽江,曾在大研一带驻军整训,至今仍留下许多遗迹。元初大研居民已有千余户。明初大研建设和集市贸易初具规模,至明末已呈繁荣景象。大旅行家徐霞客记述大研“居庐骈集,荣坡带谷”,“民房群落,瓦屋栉比”。可见当时大研已是一座规模较大的高原集镇。由于大研处于滇川康藏交通要冲,是历史上茶马古道的重镇。自清初以来,商旅云集,各路马帮往来不断,大研古镇成为重要的贸易中转站。周边客商汇集于此,交换各种土特产品及日用品,曾一度成为内地通达印度的重要集镇。因丽江世袭土司为木姓,木字若加框则成“困”字,木府便因忌讳而在大研镇不设城墙。

  如今的大研古朴、典雅、幽静。纳西风格的民居鳞次栉比,清清的溪流穿城过巷,座座小桥如彩虹横跨清溪,排排垂柳在微风中摇曳。数不清的小巷纵横交错,弯弯曲曲,晃若迷宫。大街小巷中店铺林立,各式商品引着众多的游客。

  虽然丽江古城已经太过于商业化,但我还是可以在青石板的小道上溜达闲逛,或逗一逗客栈老板家的狗狗;也可以在客栈外面的藤椅上闭眼小憩,任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甚至是躲在某个咖啡馆里喝一杯咖啡、看一本书、写一段文字,静静的发呆一整天。就这样任时光静静溜走,只觉岁月静好,一切安然沉静。

  丽江古城是宁静的,也是喧嚣的,因为这里的酒吧街是比较出名的,很多特色酒吧,有静吧也有闹吧,诸如“千里走单骑”,“一米阳光”,关于一米阳光,还有个传说,云南丽江玉龙雪山山顶终年云雾缭绕,即使是在最晴朗的天气,阳光也很难穿透云层,传说每年秋分是日月交合同辉同映的日子,只有在特别偶然的时刻,才能看到有一米长的阳光照在山顶,那场面非常宁静,非常壮美。而神灵会在那天赐予人间最完美的爱情阳光。如果有情侣可以沐浴到这短暂而可贵的阳光,就可以得到永久的爱情......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真正灿烂、终生难忘的爱情一闪即逝,正如这“一米阳光”般短暂!一辈子无法成就的永恒,或许在某一点便凝成;一辈子无法拥有的灿烂,或许只在那一米之内。

  很快夜色来临,期间宁远也有电话来过,说他今天头疼的厉害,口干舌燥的,我心想昨天给我讲了那么多血泪爱情史,能不口干么,我说我在丽江,他表示也很想来陪我,我婉言拒绝了,毕竟是一个人的旅行,还是觉着自己自由一些,再者说他还得工作,就算了吧。

  吃过饭后,就在酒吧街附近闲逛,看到了一家比较安静的酒吧,走了进去。

  看了看酒单,价格还是比较贵的,一瓶啤酒五十,但是也理解,我就先拿了五瓶啤酒,坐在角落里,这酒叫风花雪月,从来没见过,像是假酒,不管了,入乡随俗,开了一瓶倒入酒杯,阔饮一口,味道还行吧,喝着啤酒,欣赏着歌手的歌声,到也算惬意。

  主唱是个中年男子,一头长发披散,很有个性,声音也很有特色,比较沙哑,他也同时担任了吉他手,自弹自唱,唱着朴树的歌曲,在歌声中,从门口悄然走进一个女生,坐到了我旁边的位置。

  我大致观察了一下,看似衣着成熟,妆容妩媚,但难以掩盖她稚嫩的脸庞,估计也就二十左右的年纪,她夺人心的就是那双大眼睛,神韵十足,再加一张樱桃小嘴,配合着娇小的脸庞,像极了洋娃娃,可爱多于美丽,而且身材也是绝佳。

  见她要了杯鸡尾酒,翻看着手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丽江艳遇之都的想法也涌上我心头,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不正是我的机会吗?几瓶啤酒下肚也已微醺,便借着酒意,上前搭讪了。

  搭讪很老套,毕竟当时没有经验,我拿着酒杯,走上前,问到可以一起喝一杯吗,她也没拒绝。我就直接坐她旁边了,干杯之后,聊了起来。

  据她说也是一人来这里旅游,已经上大学了,课时较少就出来散心了。

  对了,她叫何以沫。

  相谈还算投机,从她的大学生活聊到这次一人旅行再到个人情感问题,过程没有太尴尬,过了一会,她说她想听我唱歌,问我会吗,说实话我平时并不怎么唱歌,不过她既然提出要求了,那我也不好拒绝,我看了一眼,点歌唱歌五十,嗯……五十就五十吧,我上去说了一下,就唱“去大理”吧,也算应景,我坐在主唱的位置上,面对着何以沫,心想就算唱的不好,架势也得装好,前奏过后我面向她倾情演唱,不算好但气氛应该不错,下台后被她称赞一番,也不知是真话还是敷衍。

  夜色已深,该回客栈了,我两虽相谈甚欢,但她也表示要回去了,她的客栈离我并不远,看着她有些微醺,神色飘忽,没等我开口,她说话了,让我送送她吧,我欣然答应。

  路上人已稀疏,门店也大多关闭,只剩些酒吧在点缀这古城的夜色,我帮她拿着包,她索性直接挽着我的胳膊了,我知道她是单身,不过初次相识就如此主动,不过她好像并不在意,但我却紧张起来,单身已久的我,刹那间不知如何回应了,我一路无话,伴着月光,径直走向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