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旅行客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医院里的精神小伙

旅行客记 辻壹 2014 2019.11.23 23:40

  我再一次的看向这个女孩,20岁左右的年纪,怎么会有老公?这应该是对男朋友的爱称。

  我接通了打来的电话,一个低沉的男生声音传来:“璐璐,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发脾气就发脾气,有事情咱们好好说,别二话不说就跑啊,还一直不接我电话,你说句话,璐璐,是我错了,我不该误会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现在在哪呢?我去找你,别让我担心了。”

  “咳咳”,我打断了他的说话:“这手机主人是你女朋友吧?”

  “嗯,你是谁?怎么是男人的声音,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她那个高中同学,张嘉辰吧,来,你把电话给璐璐,你把她怎么了,张嘉辰,我忍尼很久了,你TM的真不是个好东西!赶快!让璐璐说话!”

  电话那头的男生已经开始咆哮了,但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回应到:“什么张嘉辰,我不认识,再说别张口就骂人,文明点好吗?现在你女朋友在我们手上,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你赶快过来找她。”

  我挂断了电话,气不打一处来,这人不知道自言自语什么,还骂人,不过应该不是骂我。话说回来这人也真是无脑,自己女朋友都照看不好,让我们这些陌生人受累,真得亏我们还算是好人,就这样烂醉如泥的女生,遇到不法分子,身上器官一晚上就都被摘走了。

  我又想了想刚才和那个男生的措辞,不会让人家以为我是绑架的,然后去报警吧,不过可能不大,我很快否定乐自己,毕竟我都说了地址了,哪有自报家门的绑匪。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吧,我看到一个男生破门而入,飞奔进来,想必这就是刚才电话里那个男生。

  他个子不高,穿着一黑色紧身短袖,上面印着某奢侈品的LOGO,一条黑色休闲裤,一双棕色小皮鞋,梳着板寸头,看起来不像是学生,不过长的到还行,眉清目秀的,精神小伙。

  紧接着从门口又跟进来四个人,有一胖子,梳着学生时期的典型盖盖头,在那扶着墙气喘吁吁的,可能跑步对他来说有些吃力,还有两个身材中等体型相仿的,造型与先前进来那个男生大致一样,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女生,看起来悠哉悠哉,不是很着急,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穿着一双黑色长筒靴,不知道大夏天的捂不捂脚,一袭包臀黑色短裙,肩上还跨着一亮闪闪的包,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但为何打扮如此成熟甚至可以说老气,不太理解。

  我把那领头的跑的最快的拦了下来,问道:“你就是那个女生的男朋友吧?“随即我指向躺在病床上的她。

  “璐璐!”他望向病床然后向病床飞奔而去,我没有进去,就在外面看着,不过这叫璐璐的女孩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来,他进去也说不了话。

  过了一会觉着时间差不多,我去里面叫那个男生,他半蹲在床边,头靠在床上,看着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诶,兄弟,你出来一下,有点事情和你说一下。“

  至于我有什么事情?当然有啊,这女孩的医药费都我垫付的,我与她无亲无故,凭什么?肯定得要回来。

  “干嘛啊?”他走出来,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在这里我们就暂且叫他小黑,因为我从始至终给也不知道这号人物的名字。

  我叫他出来后,他那几个兄弟也围了上来,看着来势汹汹。我回头看向陈继龙,他躺在那个长椅上,好像已经睡着了。。。指望不上,不过还是尽量别惹事。

  我态度很好的说到:“你女朋友是我们在酒吧发现的,当时他撞我身上,晕晕乎乎的就吐了我一身,可能是喝太多,然后就晕倒了,我们不忍看着这女孩躺在地上没人管,就先把她送到医院,你别误会,我也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什么张嘉辰,和你无冤无仇,你女朋友我们也丝毫没敢冒犯。”

  我觉着我措辞很好了,想着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然后继续说到:“我们把她送在医院,做了检查,没什么大碍,做了血常规,然后拿了药,打吊瓶。”随即我把我开药的单据给他看了。

  小黑拿在手中翻看一会,然后給身边的几个人也都传阅的看了一下,笑着对我说到:“谢谢,那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就早点回去吧。”

  ??????

  这是什么意思,谢谢就完事了?哥们,现实社会,靠谢谢就能代替金钱的损失么?

  这小黑在装傻吧,看不懂我给他的暗示?算了,暗示不行,那就直接明说:”兄弟,谢谢肯定是要谢谢我们的,毕竟一路扛着你女朋友来医院,还吐了我一身,不容易,但我们遇见了,就认了。可我们也没啥义务帮你女朋友出这医药费呀,不是吗?既然你承认是她男朋友,就得履行一下做男朋友的义务吧,这一共加起来五百多,我们肯定也不能算辛苦费,来医院的打车费和零头都不问你要了,直接五百块,微信现金支付宝,都行。“

  我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但场面好像陷入了尴尬,这小黑像没听到一样,低着头翻着手机,过了几十秒,转头就向门外走去。

  这是想跑吗?那哪成啊,我直接伸手上去拦他,但忽然间,一股巨大的阻力从我身后袭来,紧接着,我被这无法抗拒的力量甩向了一旁的铁门,嗵的一声,响彻在这空荡寂静的医院走廊,我有些晕,所幸没撞到什么尖锐的东西,只是头撞的有些疼,并无大碍。

  我缓了一下定睛看去,是刚才那个胖子,他站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应该就是他从我身后重重的拉了一把,我没有防备,被这货偷袭到了。

  此时我心里已经很清楚,面前这些人,绝非善茬,我这五百块医药费是无论如何也要不回来了。

  既然讲理无用,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今晚就都别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