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旅行客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人心叵测

旅行客记 辻壹 2012 2019.12.02 09:09

  那是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我正式宣布创业失败,生意破产,我带着仅剩的五千多块钱,可以说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回到了内蒙。

  此事对我打击巨大,倒不是我经营不善,而是社会之大,人心险恶,各各居心叵测,我没有输给对手却败给了队友。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王怀远,他是我大学时期的校友,也是我刚毕业赚取第一桶金的合伙人。

  我和他认识说来也是一种巧合,在大学我两虽是一个系,但是不同专业不同班,在我们那个百分之九十都是男生的院系里,是很少再主动认识其他班的男生了,按理说大学四年并无交集才对,但大二那年的一门选修课却做了我和他的媒婆。

  那是一门选修单片机的课程,自愿报名,我两都报了,第一节课,有一人没带电脑,就坐在了我旁边,这人就是王怀远,他看我编写单片机的程序,然后就以此为题,交流起来,之后也就在学术上有一些共同话题。平时没事也一起约着出去吃个饭,也算是大学时期的一个朋友。

  说实话我觉得和他还算合的来,所以毕业后我主动找他,说出了我创业的想法,他听后也没犹豫,很果断地问家里要了一笔钱,就与我一起下海,共同创办了一家计算机公司,我主要负责网络上的计算机软件开发,他负责跑业务,销售维修电脑。

  第一年是有些难,做生意起家都得经历些挫折和磨难,但是凭借着我们坚强的意志力,日子也算过的开,生意一单一单的接,奋斗的激情也越来越燃,就这样我和王怀远从只有一个十几平米的小门店,发展了两年,就搬进了一处还算不错写字楼,租了几个房间,有十几个员工,虽然没有挣大钱,但日子比以前好的多,工资发的开,我两五五分成股份,也从未有过争执。

  但直到那天,一切都变了。

  那次是他出差上海谈一项软件外包工程开发的大单子,他整整走了半个月,我很期待这单生意的谈成,甚至说这是我们今后发展中必不可少的一次转折。

  我期间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未能得到准确答案,直到他回来那天,我满心欢喜,去机场接他,见到他时,却没有看到如当年最开始时一样每谈成一单生意他都笑没了眼睛的面孔,冰冰冷冷,一言不发,我只觉的一切都失败了。

  但我没问,随他回到公司,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了一份合同,我一看,是这次去谈的生意,我翻看许久,甲方公司签名赫然于纸上,但是乙方公司却不是我们现在的公司,我懵了,究竟什么意思?

  他缓缓地说:“我要离开了,今后你珍重吧。”

  他说完这些话,收起合同,走了,留下我一人坐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甚至觉得这都是梦境,但事实残酷,他的确背叛了我,他带着这份巨额合同,单飞了,而那个陌生的乙方公司,是他密谋已久,用他自己名义注册的一家新公司,因为他一直是担任谈业务的职责,几乎所有的渠道也都被他一并垄断,就连公司的几个技术人才,也被他收入新公司,我好像失去了一切。

  我知道这两年他也攒了足够的钱,独自支撑一家小公司完全没问题,我也知道这单巨额合同将直接让他公司的发展省去了五年的艰苦,他利用我们老公司的名声与成果,窃取了这次生意,独揽于囊中,我终于明白,人性在利益面前多么不堪一击。

  之后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投入了所有存款,重新发展,但是缺掉一只臂膀的我,无从下手,因为之前我一直都是带领团队搞软件开发,对外业务都是他做,他重启公司只要有技术人才就可以,但我却没有了业务,每日的人员物业房租开销,压垮了我。

  三个月后,我向现实妥协,遣散了员工,变卖了一些旧的电脑设备,拿着仅剩的五千多块钱,回到了内蒙。

  之后我痛定思痛,总结了一些道理。

  不要跟朋友尤其好朋友一起创业,如果已经这么干了,就要有随时牺牲友情的觉悟。

  他之所以能全身而退,也因为我的足够信任,一切都凭交情,没有一纸合约,以至于他中途退出,窃取了商业成果,我也没办法走法律途径。

  所以务必要合同先行,挤破脑壳想+参考成熟的范本,结合你们的行业特点和个人因素,责权利谈好,妥协和退出机制约定好,落到纸上,尽量事无巨细,能写多厚就多厚。

  朋友间的相处是什么,忠诚、无条件的理解和支持、自我牺牲、馈赠与成全。

  而合伙人之间呢,合作、制约、监督、争斗、妥协。彼此对话语权、项目主导权、成果和利益的争夺都是天经地义的,靠什么来约束和规范?合同。合伙制的情分是建立在系统运转良好、稳定的收益及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之上的。

  不过人在创业的时候往往没有太多选择,只能从身边的朋友中寻求奥援。于是,我们将自己和朋友拉进一个商业语境中成为合伙人,却摆脱不了过去的定位,依然习惯以对朋友的预期去要求对方,问题都是这么来的。

  此次事件后,我回到内蒙,整日在家颓废不堪,白日里常常想到当初赚到第一桶金时的意气风发,而夜里做梦就会梦到那天他离我而去的场景,醒来后回到现实,那种心中的苦闷现在想来也是难以忍受。

  我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了,需要做出些改变,而旅行是排解心中苦闷最好的办法,我希望能出去走走,可以让我从这次失利中解脱。

  但我觉得一般的旅行已经没有效果,我必须做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

  徒步旅行成为了我的首选,百度了中国的徒步圣地后,我选择了西藏的墨脱,作为我洗涤心灵的目的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