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旅行客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阿天的故事

旅行客记 辻壹 2223 2019.11.19 14:43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这是李白描述武汉的一句古诗,故武汉又称江城

  袁梦琪报考的学校就在这“九省通衢“之地-武汉。

  恰巧的是,我也报考了武汉的一所工业大学。

  这就所谓是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当她得知我两报考的是同一个城市时,也是被这不可思议的缘分震惊到了。

  关于报考武汉,实际是我的迫不得已,早在高中时我就已经有了想去的城市–杭州。

  刚上高中,我们一家人就曾去过杭州旅游,那时我就深深喜欢上当地的民俗民情以及城市的建设,但是无奈,高考分数太低,期待想去的那所杭州学校去不了,也一时间找不到杭州更加合适的学校。

  而武汉也算与我有些渊源。

  我姥爷的老家就是在武汉,他的几个兄弟现在也在武汉成家立业了,我的几个舅舅在武汉发展的也还不错,有认识人总比太过陌生的环境好,所以父母就决定让我来武汉,顺便联络一下已经疏于交往的远方表亲。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报考到了武汉,但我一直相信命运的安排总是有原因的,也许这就是为了让我遇见袁梦琪。

  至于为什么我的姥爷会从武汉去了内蒙?

  大家应该都知道当年新中国成立后,地主阶级被打倒吧,而我姥爷的父亲就是当时武汉的一个地主,被批斗之后,家中子女众多难以抚养,我姥爷作为长子,就主动离家,虽为长子,当年也只有16岁,他独自一人北上,来到内蒙,因为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文化程度还算可以,所以来内蒙之后成为了一名教师,然后靠着自己的努力有了家室,有了我妈,有了我们这一分支。

  再说雷妙彤,她是报考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在天寒地冻的东北。

  诸葛天呢?他报考了哪里?

  他哪里也没报,脱档了,这是个比较悲伤的故事。

  他打乒乓球,走的是单招,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报考成功,他得复读一年。

  复读一年还和我们出来玩?

  是啊,心态良好,不急不躁,这也是他的性格。

  但是如果他不脱档,应该就去了大西北,但也正因为复读一年,才改变了人生轨迹,有了今后的故事。

  这卷之后,应该就不会再写他两的事情,所以在这里就当番外篇给大家讲述一下吧。

  事情从毕业之行后的一个月开始,一切都已步入正轨,我们都已到了报考的城市,准备开始新的生活,只有诸葛天再一次回到了呼和浩特,开始新的训练,准备备战新一轮的高考。

  当然他也不需要多努力,毕竟能力就在那摆着,只是时运不佳导致脱档,所以他不像是读文化课的学生,那么枯燥,失去自由。

  我两都是网瘾少年,开学的第一个周末,我就和他相约在网络上一块打游戏,游戏期间,他和我说了一件事情。

  他和雷妙彤在一起了。

  我听后大为震惊,不敢相信。

  虽然那晚在重庆酒吧相谈甚欢,之后我们几人也都是在一起玩的,还一块去了成都,但玩的过程都只是以朋友相待,也就我对袁梦琪要好一点。

  他是和我说过,对雷妙彤有好感,但是旅行之中并没发现有什么爱情火花呀。

  旅游之中没发生什么,旅游之后就分开了,我没想到他两还会在一起。而且以诸葛天的性格,会找一个远在北京的女朋友,忍受异地恋的痛苦?想不明白,所以很震惊。

  之后他说他为了雷妙彤要去哈尔滨,考哈体。我就感觉事情不简单,也许是真的喜欢上了?可能吧,但是我始终不太相信,他两的事情也就没有再多的过问。他也不是经常提起,以至于我都以为他快要分手了,毕竟异地恋还是很难的。

  但直到第二年,单招结束后,成绩出来,他给我们看了哈尔滨体育学院的录取结果之后,我真正相信了,他不是开玩笑,他是打算和雷妙彤好好在一起。

  坚持了大半年的异地恋终于修成正果,大一新生诸葛天光荣入学,进驻哈尔滨,之后就经常看到他发朋友圈秀恩爱,两人很甜蜜,很幸福。

  假期的时候,他还带着雷妙彤一起回到了内蒙。

  当时我依旧单身,还没有追到袁梦琪,看着他两,我很羡慕,而且看着他两恩爱的样子,我一度以为他两可能要一直走到最后了。

  直到诸葛天大二那年,事情有了变数。

  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接到了他的电话,电话中他说他分手了,当时的语气很平淡,异常的平静,以至于冷静的有些不合乎常理,我来不及问为什么,他就挂断了电话,我也没有了睡意,点开诸葛天的微信,发现朋友圈已设置为三天可见,头像和背景都换了,再点开雷妙彤的微信,给她发消息,却发现了红色感叹号,她把我删掉了。

  我睡意全无,有无数疑问涌上心头,他两坚持将近三年的爱情说散就散,而且感觉是很严重的样子。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晚是他两在一起的999天,诸葛天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提前约她出去吃饭,也没怎么和她聊天。

  但诸葛天实际已经早早的开始策划,他租了辆车,在车里放了999朵玫瑰,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开车去了哈师大,想给雷妙彤一个惊喜,车就停在雷妙彤宿舍楼下。

  夜色之中,他正要给雷妙彤打电话,让她下楼,但他透过窗户玻璃在昏暗的路灯映射下看到了一个像极了雷妙彤的女孩从远处走来,走近发现,身边还有一男子,个子有点高,微瘦,他正搂着雷妙彤,二人卿卿我我的走向雷妙彤所在的宿舍楼,诸葛天确认了很久,看了很久,熟悉的衣服熟悉的鞋子,都确认无误后,他下了车,不过没有去叫她,因为她两还在搞着分别时的暧昧。

  他没有理由去打那个男生,也许,那个男生也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有对雷妙彤的无尽的心寒。

  诸葛天把花一捧一捧的,从车上拿了下来,狠狠地砸向路边。

  很快雷妙彤发现了旁边的不对劲,当她看到了那是诸葛天之后,向他跑来,不过为时已晚,诸葛天已经扔掉了所有的玫瑰,关上车门,疾驰而去,全程没有和雷妙彤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一次眼神的交流,因为事已至此,都已明白,无可逆转,与其受辱,不如果断的离开。

  夜色也许可以掩盖他的泪水,但那种痛彻心扉,旁人无法体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