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内讧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3028 2019.11.02 16:06

  “圣上究竟是什么意思?”少年委屈地抿着嘴,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天。

  “是啊,让我们这么多人分散又聚拢,这是在闹着玩吗?”肤色黝黑的青年立在少年身边,面上脏得看不出轮廓。

  沈知秋理了理刚刚被苏炳抓散的头发,面色平淡地看向刚刚同花清逸一同而来的萧祁。

  他们俩竟然在一起?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萧祁转过头,冷不零丁地和沈知秋的眼神撞到了一起。

  “!”沈知秋下意识地将目光转移到了一边对着萧若寒喋喋不休的谢子舒身上。

  “小世子殿下,刚刚若不是在下听到声音,怕是我们定要偏移方向了。”谢子舒说这话是面上虽是带着自谦的笑,但语气中的自满却是一览无余。

  萧若寒扯了扯似乎已经僵硬了的嘴角,清亮的眸子泛起一抹无奈之色。

  “谢公子果然耳聪目明。”

  沈知秋闻言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会儿。

  几缕凉风从众人面上吹过,如无情刮骨刀,几人不由得裹紧了身上宽大的衣袍。

  “眼下我们还是应该找个地方落脚才是。”萧祁从支撑着身体的树干上直起身子,眼中微微噙着笑。

  不远处传来一声冷哼,顿时冰冻三尺。

  苏炳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不变,浅褐色的眸子充满了锐气。

  “皇长孙殿下怕是不知,我们几人一来走不出这树林,二来身上没有盘缠,哪儿都去不了,”他瞥了沈知秋一眼,“是吧姓沈的!”

  沈知秋猝不及防地被叫到,脸色瞬间一黑。

  “不走出去,难不成在这儿等死?”陆丰易不知从哪儿冲了出来,他与花池一样,满面的脏黑,也不知是去做了什么。

  “把你的脸擦干净再说话!”苏炳见他靠近,立刻嫌弃地向后退了退,“你刚从泥坑里钻出来吗!”

  陆丰易闻言眉头一皱,正准备反唇相讥,就被萧若寒打断,

  “好了各位,皇长孙殿下说得对,不论如何,都得从这儿出去,内讧是没有用的。”

  “你可知怎么出去?”苏炳仰面看向他。面上带着一起讥讽。

  “不试试,你怎知走不出去?”萧若寒温润的面孔似乎被打破,“苏公子这般为难,可是存心要找茬?”

  “哎呀,你们别吵了!”花清逸一下子跳起来,“这林子这样大,一时半会儿自然难找到出路,清逸知道,苏炳哥哥只是说话难听,其实他没有恶意的!”

  “用不着你给我说好话!”苏炳冷冷地瞪了花清逸一眼。

  “知秋哥哥,这些天你一直跟苏炳哥哥在一块,你也说两句啊。”花清逸再次猝不及防地叫住了沈知秋。

  下一秒,苏炳那双杏仁形状的眼睛盯住了沈知秋,一眨不眨。

  萧祁也从另一边看过来,黑亮的眸子似乎夹杂着莫名的情感。

  沈知秋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被四辆四轮大马车来来回回地碾过来碾过去。

  花清逸这厮,就不能不说话?

  花清逸迎视着沈知秋冷漠的眼神,无辜的眨了眨眼。

  “这林子的确大,不过…”沈知秋及时避开了苏炳的眼神,“但是要从这里走出去,倒也不是那么难。”

  “沈公子知道怎么走出去?”萧若寒眼睛一亮。

  沈知秋往苏炳的方向扫了一眼,不知为何两个简单的字到了嘴边却说不出。

  “知道。”

  沈知秋转过身不再看苏炳,“在这林子里晃悠的这么些天,我大抵是知道的。”

  苏炳的一道嗤笑声清晰地传入她耳中,“沈公子如此聪颖,倒真叫我自愧不如了。”

  不知为何,没听到那声她一直不喜的“姓沈的”,沈知秋心里竟是有些不安。

  “苏公子还是不必自谦了,”萧祁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沈知秋身边,笑唇微扬,“想来苏公子既然是榜上第二,一定也有无人能及的过人之处。”

  苏炳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榜上第二…

  “阿炳,你得知道自己天生资质有限,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皇长孙殿下的。”

  “哎,那个苏炳嘴巴那么毒,你们干吗还总是跟着他?”

  “要不是因为他是苏家大少爷,小爷我早就打断他的腿了!”

  “少爷,这次试炼,老爷会为您安排好一切,还请您不用担心,千万不要招惹皇长孙殿下。”

  “往后入了宫,苏少爷便是太医院最年轻的御医,可所谓风光无限哪!”

  “今天不背完这本医书就别睡觉了!”

  “扎错了穴位会要了人的命!你怎么练了这么久都不会!”

  ……………

  沈知秋见苏炳缓缓站起身,脚步朝另一边挪去。

  “苏少爷,你没事吧?”

  离他最近的花池皱了皱眉,这家伙身上,怎么莫名地散发出一种压迫的气息?

  苏炳顿了顿,忽然抬起头,他的面前立着嘴角含笑的萧祁。

  萧祁看着他,一双墨染的眸子深不见底。

  “笑什么笑?”苏炳上前一步狠狠拽住萧祁的衣领,在场所有人一惊!

  萧祁微微扬起下巴,面上的神情漫不经心,似乎正被人拽着衣领的人不是他。

  “苏炳,你终于忍不住了。”

  萧祁嘴角一松,“看你这样子,已经忍了我很长时间了吧?”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苏炳手上的力道放大,他浅色的瞳孔攸地紧缩。

  “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功夫才上了这个该死的名士榜!”

  “你以为我们都跟你一样,身份高贵!不费吹灰之力便得万人敬仰?你以为我们都是跟你一样的神人?!”

  “我父亲从小就跟我说别不自量力跟你比,说我天生资质不如你,说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苏炳狠狠地喘了口气。

  “凭什么?”

  “凭什么我从小就要听到这样的话!”

  “凭什么我永远比不上你!”

  萧祁听着苏炳一连串的疑问,面上却不见一丝动容,离他们不远的陆丰易早已退到了几步以外。

  “苏少爷,脾气发完了吗?”萧祁不动声色地微微一挣,轻而易举地摆脱了苏炳十成十的力道。

  苏炳看着自己手掌被勒红的印子,只觉得似乎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般地麻木不仁。

  “苏炳!”沈知秋见两人终于挣开,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下一秒,她却想都不想的冲了上去。

  “给我看看你的手。”沈知秋瞥见苏炳手心的那一抹红,不由得心里又是一紧。

  “离我远点。”苏炳用余光瞥她一眼,语气中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在记恨些什么呢?

  沈知秋看着他苍白的面孔,无奈的叹了口气,“堂堂殷都苏家大少爷,度量竟是这么小吗?”

  萧祁理了理被揪成一团的衣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两人。

  刚刚被萧祁指着鼻子大吼大叫内心却毫无波澜的他,心情却在此时突然变坏了。

  “别再跟我扯什么殷都苏家!”苏炳只觉得身上的气口瞬间转移了方向,“你也想被我揪着衣领吗!”

  “噗嗤!”花清逸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苏炳哥哥刚刚好大的气势,都把清逸吓到了呢!”

  “怎么你也以为我在闹着玩?”花清逸这么一闹,苏炳的脸色更是蒙上一层黑。

  “皇长孙殿下可是出了名的平易近人,一定不会怪苏炳哥哥的!对吧殿下?”

  花清逸笑眯眯地看向萧祁,花池忍不住瞪了花清逸一眼,“清逸!你说什么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刚刚苏炳绝不是在乱发脾气,而萧祁虽是不动声色,但也绝不是没有动怒。再平易近人也是身份尊崇的皇亲国戚,怎么可能对苏炳无礼的行为付之一笑?

  花清逸这家伙,平日里看着行为幼稚,但他今日句句都是为苏炳开脱,反倒把萧祁逼得毫无退路,好一个扮猪吃老虎。

  沈知秋看在眼里,眉间一耸。

  萧若寒皱了皱眉,上前一步站在了萧祁身后。

  这便是无声的支持了…

  沈知秋瞧了瞧自己的站位,竟然离苏炳如此的近!

  苏炳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但却没有推开她。

  沈知秋:“………”

  萧祁在几人僵持着的对峙中始终没有露出笑容,他看了花清逸一眼,眉间有些阴冷。

  “花公子可也是想试试拽着别人衣领的滋味?”

  这话虽是在问花清逸的主动权,听上去倒像是一种别样的威胁。

  花清逸还没怎么样,花池闻言脸色一变,“殿下莫要同小孩子动怒,清逸不懂事说错了话,我花池待他向殿下请罪了。”

  “哦?小孩?”萧祁轻扫了两人一眼,“本宫可不认为一个小孩就能上得了名士榜。”

  “花公子除了长得好看,应该还有别的本事才是。”

  萧祁将视线转移到沈知秋脸上,用众人熟悉的语气道,“不过本宫想花公子既然长得都已经这么好看了,也就不需要什么别的本事了,是不是呢?沈公子?”

  花清逸面上笑容依旧,少年的笑容在那一张完美得无可挑剔的面孔上显得格外动人心弦,但当沈知秋看到那张毫无笑意的脸时,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起。

  这是,杠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