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同程风波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3160 2019.08.28 09:24

  “糟了!该死!”沈知秋在原地懊悔地跺着脚,面上难得流露出纠结的神情。

  刚刚自己进这家客栈的时候,把二叔送给自己的黑马给忘了!现在这客栈门口,哪还有那匹马的影子!

  马上不仅有她这一路的干粮,还有为数不多的银两!

  完了!完了!没有银两,她又完全没办法雇马!

  这是要她步行去凉州吗!

  名士帖上注明的很清楚,三日之内若不能到达凉州,将被取消试炼资格。

  “呦,你这是后悔了呢还是后悔了呢?”身后传来男子清亮的声音,尾音微微上调,似乎带着一丝挑衅。

  “我现在没心思跟你拌嘴。”不用回头,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苏炳,沈知秋默默翻了个白眼。

  “你们沈家一向张扬,怎么我似乎没听过你的名字?”苏炳走上前来,仔细端详了她一番,“嗯…也没见过你这个人。”

  “恕我直言。”沈知秋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苏炳,“苏公子,您特地追出来,就是为了嘲笑我吗?”

  “呵,嘲笑你?”苏炳这一笑带着些许意味不明,“能生在沈家,并且获得名士帖,本少爷还真是没有嘲笑你的资本啊。”

  沈知秋实在是不想与他废话,但闻言还是反驳道,“我可并不认为生在沈家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出生时,的确受尽宠爱。但当父母失势,自己还年幼,便遭下人欺凌。这样的出生,只怕给自己带来的痛苦更多吧。

  “哼,这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苏炳冷冷一笑,“说起来,你的那匹蠢马呢?”

  什么!

  沈知秋猛地醒过神,“你见过我的马?!”

  “果然是你的啊。”苏炳面上的表情更加难以捉摸。

  “坐骑和主人一样啊,这么喜欢被撞。你的马刚刚挡在客栈门口,偏偏又一身漆黑的毛色,让人怎么能不撞上去啊。”

  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苏炳咬牙切齿,眼中也冒着寒光。

  沈知秋四肢无力地后退了几步。

  “你,你撞上了我的马!然后它受惊了,所以跑了对吧!”

  “我想再也没人能说得如你这般简洁了。”苏炳翘起唇角。

  “苏少爷,您的包袱。”清辉一脸平静地出现在苏炳身后,而手中正提着沈知秋放在马上的包袱。

  “那个包袱!是我的!”沈知秋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它怎么会在你们手上啊!”

  “沈公子,这个包袱是从您的马身上掉下来的,是苏少爷发现的。”清辉云淡风轻地回答道。

  苏炳冷哼了一声,“把包袱给他。”

  看着沈知秋一把扯过自己的包袱,苏炳面上露出一抹鄙夷。

  “你们沈家就给你留这么点银子和干粮,连个侍从也不安排?”

  “这与你无关。”沈知秋一想到自己深夜还得操心怎么去凉州,一对秀眉打了个十字结。

  “哼,清辉,我们走。”苏炳看着她的模样,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虽然包袱是自己捡到的,但不得不承认,那匹马的确是因为自己才受惊的。

  “少爷,我们这是去哪儿?”清辉有些疑惑地看着苏炳走去的方向,“不回客栈了吗?”

  “哼,本少爷自有打算!”苏炳脸蛋一红,将头偏向一边。

  “少爷可是想送沈公子一程。”

  “没有!”

  清辉一脸无奈,少爷又来了。明明想做的事却死不承认,弄得大家经常误会少爷。

  沈知秋继续堵在客栈门前,进去也不是,走也不是。今晚若是连夜赶路,明天应该有希望能雇到马。

  她怎么会这么倒霉…

  “想什么呢?”萧祁温柔的声音从她耳后传来。

  “我什么也没想,什么也不敢想。”沈知秋眼中一片迷茫,这是上天不愿让她参加试炼吗?

  “今晚先回客栈休息吧,那位苏家少爷刚刚离开了。”夜色中,萧祁走近一步,清楚地看到沈知秋眼角的黑痣。忽然想起许峰之前对他说过的话。

  “主子,那位磨茶姑娘眼角有一粒黑痣,属下若是再见到她,一定会认出来的。”

  应该不会吧…萧祁下意识地朝沈知秋胸口看去。

  好平………

  沈知秋此时完全不知道萧祁在想什么,她正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之中难以自拔。

  “他是为了把屋子留给我们所以才走的?怎么可能呢,我想他是因为这间客栈不合他的心意吧?”沈知秋又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总之先进去吧。”萧祁微微一笑。

  “多谢公子了。”沈知秋抬头看向萧祁。与苏炳那个讨厌的家伙不同,皇长孙殿下果然是个好人啊。

  ————我是分割线哦———

  “什么!”沈知秋脸色又是一黑,“我的房间已经被人付过银子了?”

  那名店家颤悠悠道,“那名公子还让我不要告诉您他是谁呢。”

  一定是萧祁!沈知秋都不知道如何说话了,小脸上写满了纠结。

  “总之,多谢店家了。”沈知秋拖着包袱,一溜烟跑上楼。

  明天再找萧祁道谢吧。

  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沈知秋早已困意翻飞,一下子便进入了深度睡眠。

  此时,萧祁房中

  “今日苏公子装作不认识您呢。”许峰点亮了萧祁身前的一盏烛灯。

  “这么多年没见,他怕是真不认识我了。”萧祁侧过头微微一笑,墨色的长发顺着肩头滑落,在烛光下分外晃眼。

  “苏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自负啊。”许峰撇了撇嘴,“说起来,您有没有觉得那位沈公子似曾相识?”

  “我倒是觉得,那名茶庄中的磨茶姑娘与他有些相似。”萧祁细细想了想,“那位姑娘刚好也是性沈。”

  “主子,您可别想多了,同姓的人可多了去了。那位沈姑娘是从小就呆在茶庄的,与这位沈公子可是天差地别呀。”

  “呵,说的也是。”萧祁只是还有一点想不明白。皇爷爷为何在自己从茶庄回来之后就急匆匆地开始了这场始料未及的试炼呢?

  想不通的点,实在太多了……

  第二天

  “皇,哦不,公子昨晚休息得可好?”

  萧祁一打开门,门口就冒出沈知秋的一张面无表情却拼命想笑的脸。

  “…沈公子一早怎么会在这里?”萧祁迅速调整了神情,含笑而对。

  “那个,昨天一直想对您道谢来着,”沈知秋面上虽没什么多余的神情,但自己的紧张还是暴露的一览无余。

  “小事一桩,无需道谢。”萧祁忽然想到了什么,“沈公子,你且等我们一会儿可好,我们楼下见。”

  “啊,好的。”沈知秋点了点头,便急急忙忙地下了楼。

  “主子,您要做什么?”许峰从后头冒出来,“这小子也真是有意思,一大早就找上门来。”

  “说的对。”萧祁转过头笑看着他,“我只是想为我们枯燥的路途,添一丝乐趣而已。”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萧祁和许峰走下楼,就见着沈知秋在那儿一本正经的绞头发。

  也许是早上急匆匆地去见萧祁,沈知秋并没有束好头发就跑了出来。现在,她正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将自己的头发重新束起。

  那头漆黑如墨的发丝,似一股黑色的泉流从沈知秋的肩头滑过,她敏捷地将发带绕过头顶,不一会儿便将长发束得整整齐齐。

  好娴熟的动作。

  萧祁看在眼里,不知为何心底一悸。

  一般的世家子弟身边总会带着一位侍女或是小厮,服侍主子更衣梳头,无微不至。所以能将头发梳理的如此整齐迅速,身边又不携侍从。这沈家公子,究竟………

  “公子!”沈知秋束好头发抬起头,便看见萧祁正一脸复杂地看着她,也没多想什么,便朝萧祁招了招手。

  “嗯,来了。”萧祁不受控制般地,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走吧,沈公子,主子说咱们一起去凉州。”许峰又凑到两人跟前,“你的马不是自己跑了吗?”

  三人走出客栈,沈知秋只觉得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不必了,公子,我…”沈知秋正想着拒绝的措辞,就看到不远处消失了一晚的苏炳带着侍从清辉向他们走来。

  沈知秋忍住了一看到他就想翻白眼的冲动,耐下性子等着两人过来。

  “喂,姓沈的,本少爷决定带你一程,还不赶紧道谢!”苏炳雄赳赳气昂昂地上前,看得沈知秋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会儿。

  “难得苏少爷还想着弥补自己的过失,只是不巧。”萧祁忽然伸手将沈知秋拉到身侧,“沈公子已经答应随我同行了。”

  “喂,本少爷有心帮你,才不是弥补什么过失!”苏炳闻言瞪大了一双杏眼,“姓沈的,你过不过来!”

  沈知秋看到苏炳这张脸就已经觉得自己不行了,如果还要跟他一起同行…

  她会折寿的!会折寿的!

  “少爷,沈公子看上去不太愿意。”清辉轻声朝苏炳道。

  “行啊!本少爷又不是亏欠你什么!不想跟本少爷走就算了!本少爷还求着你不成!”苏炳脸色迅速变得难看起来,嘴里“噼里啪啦”说个不休。

  “清辉,我们走!”苏炳最后狠狠地瞪了沈知秋一眼。

  “……………”沈知秋觉得,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自己已经被凌迟了。

  萧祁看着苏炳怒气冲冲的身影,唇边流转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自己刚刚一直被苏炳刻意忽视呢。

  “好了沈公子,我们也走吧。”

  沈知秋还在愣神,许峰就一把拽过了她珍贵的包袱。

  “喂!把包袱还给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