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谜团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2798 2019.12.02 00:14

  “诺,吃吧。”萧祁接过商贩递过来的饼,转又递入花清逸手中。

  “殿下,您不饿吗?”花清逸先是不客气地一口咬在饼上,随后又抬头满脸好奇的看着萧祁。

  萧祁轻轻拂袖,以示否认,随后转身道,“沈公子,苏公子,你们看出来了吗?”

  “看来在雍城之内,银子只是无用之物,哪怕他们家中的银子能堆成一座山,他们仍然穷得吃不起饭。”苏炳环臂看着不远处的商贩,“也只有这贩食小贩,日子过得才没那么清贫。”

  “难道圣上让我们前往雍城,正是为了此事?”沈知秋眉头微蹙,察觉此事并不简单。

  “苏炳哥哥!知秋哥哥!”花清逸朝他们奔来,将手中的饼撕成几份分给了两人,“你们也尝尝,皇长孙殿下用玉佩换来的酥饼!”

  听到“酥饼”这个字眼,苏炳几乎不可闻地抖了抖眉,接过饼敷衍似地咬了一口。

  沈知秋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也是一口咬了下去。

  “扑!”

  “呸呸呸!”

  两人同时喷了出来,这饼里面放了什么!

  “这,这难道是当地的特色?”沈知秋面无表情地抹了抹嘴唇。怎么说呢,就像马粪强硬地混上香精的味道,强烈的违和味觉在胃中翻滚,不能自已!

  “你吃了这么多居然没事?”苏炳将剩下的饼子全部塞给在一边看热闹的花清逸,“你是故意的吧!知道这么难吃还塞给我们!”

  花清逸红润的嘴唇一撅,余光瞥见萧祁正向三人走来。

  “给我尝尝。”萧祁从花清逸手中拿起一片。

  “喂,那是我刚刚咬了一口的!”苏炳见着萧祁慢条斯理地拿起自己刚刚咬过的饼,心中一阵严寒。

  被恶心到了………

  萧祁动作一滞,迅速放下了这片饼,顺手拿过沈知秋手上剩下的饼。

  “殿下,那片饼我刚刚也咬过了…”沈知秋僵硬道。

  “不碍事。”萧祁动作毫不停滞地拿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苏炳和沈知秋脸色齐齐一变。

  殿下…刚刚咬了她咬过的饼?

  这不就等于是…

  “萧祁,你恶不恶心,”苏炳挑眉看着他,眸中染上些深沉的颜色,“没想到金枝玉叶的皇长孙殿下,也肯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沈知秋看着苏炳那副阴沉的神色,暗想难道是因为萧祁没有吃他咬过的饼却吃了自己咬过的饼所以自尊受挫?

  萧祁充耳不闻地咬了一口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但仍然不动声色地咽了下去。

  “雍城的饭食口味倒真是与众不同。”萧祁若有所思道,“看来,我们有必要去见一趟城主。”

  “你以为城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苏炳白了他一眼,“依我之见,这城主也不是什么好人,城里的百姓都这样了还坐视不理,甚至不上告皇朝,愚蠢至极!”

  “人们往往只看到表面,却忽视了问题的根本…”沈知秋沉吟道,“殿下说得对,我们必须找到城主!”

  几个人在原地张望了一阵子,日头正烈,刚刚又吃下味道实在难以言喻的食物,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所以说,你们两个打算怎么找那个城主?”苏炳的眉毛都快要扬到天上了。

  “你们看过《天地行》这本古书吗?”冷不零丁,花清逸忽然笑吟吟地发问道。

  “有所耳闻。”萧祁点点头,“只是据我所知,此书现存并不多,难道花府中也存有此书?”

  “清逸也只是听表哥说过,凉州属皇朝西南方,而雍城所在处又偏南,自古以来尊贵之人都喜欢在城楼偏右,也就是东方建起自己的住所…所以清逸想,这城主会不会就在东莞堂?”

  东莞堂,凉州著名祠堂,几年前,东莞堂从凉州正中迁移到了雍城,据说雍城人百两黄金才得以一换。而雍城,也恰是在那时声名大噪。

  “可若是这城主真住到了东莞堂,那可是对凉州先人的大不敬!”沈知秋忍不住打断,这城主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迷点真是越来越多了…”萧祁望向花清逸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不过花公子,皇爷爷曾告诉过我,这本《天地行》在整个皇朝也不过现存三本。一本在皇朝书库,一本在国师书房,还有一本在天机老人手中,不知你所知的那本…从何而来?”

  闻言,花清逸的唇边露出一抹炫目的笑容,“皇长孙殿下,清逸不是说了吗,刚刚清逸所说的话,都是表兄告诉我的,他与国师关系甚好,一定是得国师所授,所以才会略知一二吧。”

  “是吗?”萧祁嘴角一松,“是我多虑了,还请花公子莫要介怀。”

  “嗯嗯!清逸明白!”花清逸笑得愈加灿烂。

  “殿下,知秋知道东莞堂怎么去,不去就由我来带路吧。”沈知秋往前一站,挡在了两人之间。

  “还是本少来吧!本少几年前还和父亲来过东莞堂,依稀的印象还是有的。”被苏炳忽然一挤,沈知秋直接撞到他肩上!

  “能不能小心点!”苏炳忍不住吼了起来,“就你这样还带路?!”

  这家伙………

  “明明是苏少爷推搡我在先!”沈知秋抬头怒视着他,“知秋虽的确没来过东莞堂,但自小方向感极好,怎么就不能带路了?!”

  “呦呵,你个大门不迈,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大户少爷,还敢说自己方向感极好?”

  “谁大门不迈了!我可是从小…”沈知秋猛地停了下来,“我…”

  她差点就说出自己从小待在茶庄了!

  “哼!没话说了吧?你们三个,还不快跟着本少爷走!”苏炳见沈知秋说不出话,立刻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了三人前头。

  看给他得意的………

  三人跟在苏炳身后快步走着,而花清逸很快凑到了沈知秋身边。

  “知秋哥哥~”花清逸亲昵地将嘴唇对着她的耳朵轻声道,“清逸知道,苏炳哥哥在撒谎~”

  灼灼的热气扑腾得沈知秋耳朵痒痒的,然而她听了这话也是一惊,“撒谎?”

  “嗯嗯!”花清逸继续道,“苏炳哥哥根本没有去过东莞堂!”

  “你怎么知道的?”

  “知秋哥哥说自己方向感好,难道就没发现,我们正在向西走吗?”

  “…………”自己肯定是刚刚被苏炳那厮气糊涂了!

  不过,花清逸这家伙,竟然这么快就意识到了,该说他机灵还是聪明呢…貌似都不怎么像…

  两人正在说悄悄话的时候,萧祁已经率先拦住了苏炳,“你走反了,苏公子。”

  苏炳脸色一黑,矢口否认,“我没有!东莞堂就是这么走的!”

  居然不承认?

  三人对看一眼,内心极度无奈。

  “东莞堂在东边,你现在带的路是往西走的。”

  苏炳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本少爷不知道什么东西西东的!只知道东莞堂就是这么走的!”

  “你…”原来不识路啊。沈知秋脸色一黑,苏炳明明就不识路,还在这死鸭子嘴硬!

  “苏炳哥哥,不识路的人多了,你干脆的说出来,大家不会鄙视你的。”

  “………”苏炳的脸色随着花清逸状似抚慰的奚落逐渐变得越来越难看。

  “哎,果然还是我来带…”沈知秋一句话还没说全,就被苏炳爆炸式的吼声给截了胡。

  “是!本少爷是不识路!但是本少爷很确定!东莞堂就是往西走!”

  “………”

  “………”

  “………”

  “你们,你们若是不信!就自己往东走!看能不能走到东莞堂去!”苏炳抛下这句话就气呼呼地往自己认定的方向坚定不移地走去。

  “…我看苏炳哥哥不像是在跟我们呦气,他这副执着的样子,怕是…他的确来过这个东莞堂。”花清逸为难地看向两人,“皇长孙殿下和知秋哥哥觉得呢?”

  “东莞堂,竟然在西边…”萧祁目光定定的看着苏炳离去的方向,“这个雍城,到底还有多少古怪的地方?”

  “我们还是跟着他吧。”苏炳面无表情地也看向苏炳离开的方向,“一会儿他走丢了,我们还得想着怎么把他给找到。”

  “走吧,希望这次,他是对的。”萧祁轻轻一笑,似是自嘲,果然,还是没办法对他不管不顾啊。

  几人的身影渐渐拉长,沈知秋朝后方看了一眼,粉色的晚霞已然暴露在天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人知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