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名士帖榜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3125 2019.08.23 10:07

  “那个婢女可是乔姨娘的人,可你就这样把她杀了。”沈知秋直视着沈歌的眼睛,“你做事向来如此吗?”

  沈歌不由得微微一笑,“表姐第一天认识我吗?”

  沈知秋置若罔闻地解开身上的包袱,“这是带给你们的,你们自己挑选吧。”

  这句话是说给一群正跪倒在地上的婢女们和小厮们说的。

  包袱中放了精致包装的木梳和镜子,一些女子用的胭脂水粉还泛出淡淡的甜香。沈歌饶有兴趣地探过头,浅褐色的眸子微眯了起来。

  “表小姐每次都给你们带来这些好东西,你们还不快拿了东西赶紧谢恩?”

  沈歌见着一群人颤颤悠悠的也不动弹,语气中带着几丝不耐。

  此言一出,下人们如同大赦般的,将包袱中的玩意儿一抢而空。一个个如同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似的,头也不回地跑进府内。

  “我们也走吧表姐。”沈歌淡淡扫了紧跟在身后的阿芸一眼,一只白皙的手轻轻牵起沈知秋的衣袖。

  阿芸轻叹了口气,没有跟上二人。

  沈歌少爷对小姐的好是真的,但奇怪的是,小姐貌似从未领过沈歌少爷的情………

  ————我是分割线———

  两人一路默不作声地来到院子内,沈歌忽然停住了脚步!

  沈知秋眉头一扬抬头看向他。

  沈歌正嘟着嘴,像堵着气的孩童一般看着她。

  “……………”沈知秋面无表情地等着他说话。

  “表姐给那些下人们都带了东西,为什么单单忽略歌儿?”

  沈知秋在心中冷笑一声。

  “你是沈府大少爷,不缺东西,我不知道如何带。”沈知秋毫不掩饰自己的神情,后退一步挣开了沈歌。

  “表姐…”沈歌脸上的表情愈加委屈,“只要是表姐带的东西,歌儿都喜欢。”

  “知道了,以后会带的。”沈知秋见他又想牵着自己的袖子,眉头一抖。

  “我急着去见二叔,你先回阁好了。”沈知秋刚想甩开身后的人,自己的手却在下一秒猛然被拽住了!

  “嘶~”力度之大让沈知秋感到了一阵缩紧的痛,“沈歌你做什么!”

  沈歌只比沈知秋小两个月,身子早已高出她一个头。背对着阳光,沈歌的眸子颜色浅浅,其中游转的漩涡却深不可测。

  “表姐,你就这么讨厌我?”沈歌继续将力道放大,一双浅褐色的眸子紧紧盯住沈知秋。“为什么你从来不肯看我一眼,每次都不会叫我的名字。”

  好阴郁的眼神…

  下一秒,沈知秋狠狠的一脚踩在了沈歌脚上。沈歌眉头一扬,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放轻。

  沈知秋就此机会挣开了他。

  “沈歌,我是你表姐。”沈知秋掸了掸衣袖,“你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对我动手动脚,就休怪我不客气!”

  沈歌站在原地看着她,嘴角微微斜起一边,仿佛对她刚刚说过的话不屑一顾。

  沈知秋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底一寒,她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表姐,为什么就不能懂呢……”沈歌眼中的光线明灭不定,细长的手指轻轻握住一支桃枝。

  “咔嚓”一声,他站定的地上,丢出一截破败的枝桠。

  ———快乐的分割线———

  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整个院落剔透玲珑,后院一带水池,典雅大方。

  一名男子立在院前,他肤色白皙,相貌堂堂。若不是眼角细微的纹路暴露了他的年龄,倒真难让人看出这名男子已至不惑之年。

  “你可去见过了你三叔?”男子说起话虽不失威严,但更多的是文雅秀气,亲切柔和,让人不自觉就放松下来。

  “不曾。”沈知秋低下头,“知秋此行,只是来见二叔父的。”

  “二叔听说,你之前也来过沈府几回,可也是来寻我的?”沈戚微微一笑。

  “您既然知道,为何…”沈知秋逐渐降低了音量,“为何…闭门不见…”

  “自你爹娘离开沈府,你就应该明白,这儿不是你的归属。”沈戚负手而立,“二叔,也并不是你能一直依靠的人。”

  “知秋明白。”沈知秋的眸子闪过一瞬的痛色。

  十年前

  “爹,娘!把我也带走吧!”十岁的女童奋力拽住面前人的衣袖,鼻涕眼泪打湿了衣襟。

  “不要把秋儿一个人就在这里!求求你们了!”

  “秋儿乖,爹娘只是外出一段时间,不会不回来的。”

  碧衣女子蹲下身子,目光爱怜又不舍的轻抚着女童稚嫩的面庞,清澈明晰的眸中深深映出女童哭泣的影子。

  “秋儿,爹娘不会丢下你的,我们很快就回来接你,好不好?”

  碧衣女子身边的男子也弯下腰,俊朗的面容带着轻快的笑意,“以后不论是哥哥,还是爹娘,都不会一直陪着你。秋儿一个人,要好好活下去。”

  一听到这句话,碧衣女子眼中已是再掩不住的悲伤,她看着女童的眼神,如同冬日里被寒风吹动得摇摇欲坠的雪梅,满满的痛苦快要溢出来。

  沈知秋看着沈戚的方向,眸中也正是那样的神情。

  “说到底,爹娘没有带着我离开,也是因为哥哥的死是因我而起吧?”

  沈知秋苦笑一声,她当年年幼,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亲生爹娘抛弃,被府中下人欺辱,甚至连对她最好的表弟沈歌看到了自己被欺辱也不会出手相助…说到底

  “是我错了。”

  沈知秋仰起头。

  “这世上没有人能一直帮我,我只有靠我自己。”

  沈戚的目光淡淡落到她身上,当注意到她坚毅的眼神时,不由微微一愣。

  这孩子,跟她娘越来越像了。

  记忆中的碧衣女子和眼前的沈知秋相印在一起,沈戚缓缓地闭上双眼。

  “知秋,这次喊你回来,的确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交代与你,你先坐下。”

  沈知秋晃了晃自己快没知觉的脚尖,缓缓入座。

  “今日沈府发来了一张名士帖。”

  “名士帖?”沈知秋想了想,“殷都每年这个时候都会给名师榜的前二十位青年名士彰发名士帖,这次拿到帖子的,还是沈歌吧?”

  名士榜,又称殷都女子最想嫁的人排行榜。五十名入榜名士,皆是出身名门,年少有为的青年贵族。

  据沈知秋所知,沈府每年都会接到的名士帖上,写的都是沈歌的名字。

  沈歌还未成年,就已随父面见圣上多次。他尤擅丹青作画,自他在十四公主生辰那日为其作画,公主对其一见倾心之后,沈歌的名声便山高水涨,又因其容貌俊美,每月来沈府提亲之人可以说是快要踏破沈家的门槛。

  那些提亲之人若是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这么一个手段毒辣之人,怕是都会懊悔地去跳江吧?

  “若是如此,那我叫你回来做什么?”沈戚从怀中掏出一卷雪色轴纸,缓缓将其展开,“知秋你看。”

  下一秒,沈知秋双眼瞪大,瞳孔因过度惊愕而剧烈收缩。

  只见轴纸之上赫然三个大字:

  “沈,知,秋。”

  “这,怎么可能………”沈知秋一字一顿的念着自己的名字,猛然抬头看向丝毫没有半分意外的沈戚,

  “二叔,这是怎么回事!”

  “知秋你不必紧张。”沈戚不慌不忙道,“更紧张的还在后面。”

  沈知秋:“………”

  “圣上突发奇想,想让今年所有得到名士帖的青年名士前往皇朝试炼,期限是…”

  “两年!”沈知秋顿时面无血色。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错。”沈知秋喃喃道,“二叔,您也知道,知秋一直待在麒麟镇,从未在殷都待过,我的名字怎么会上名士榜!”

  “再,再言!名士榜上榜的,不都是男子吗?我沈知秋,明明是女子啊!”

  沈戚看着沈知秋语无伦次的模样,不禁无奈一笑,“知秋啊,这场试炼你若是不去,圣上定会怪罪沈家蔑君。你若是去了却被发现身份,圣上又定会怪罪沈家欺君。”

  这么一说,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沈知秋的额上沁满了汗珠。

  进退两难啊!

  “二叔,此事,您可有与三叔商讨?”

  “不曾。”沈戚的面上逐渐冷了下来。

  “此行去与不去,完全由你一人定夺。”

  “二叔的苦心,知秋心领了,但不知沈歌,可清楚此事?”沈知秋扶住隐隐发痛的额头,眼前有些发黑。

  “这你大可放心,事关重大,府中并无多人知道。”沈戚眉头微蹙,“知秋你没事吧?”

  “帖上注明必须三日内前往凉州聚集,二叔,我想,我是没有犹豫的时间了。”沈知秋沉吟道,

  “二叔,让我去吧!”

  “知秋,你可想好了?”沈戚似乎有些后悔,“这场试炼,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若是被发现女子身份…”

  “二叔,知秋虽不能保证不出一点差错,但一定会尽力而为。”沈知秋的鼻头忽然有点发酸,“此次一去,怕是回不了茶庄也不能再与二叔见面了,还请二叔帮我告知一声。”

  “还有…三叔那边…”

  “一切就交给我吧。”沈戚点了点头,“沈府的事宜,我也绝不会再这样坐视不理了。”

  “那知秋现在就去准备!”沈知秋拿过轴卷揣入怀内,奔跑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沈戚眸中。

  “终究还是,要到这一步吗?”沈戚面上的神情逐渐怡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