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莫名之邀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3480 2019.08.21 22:39

  “喂!想什么呢!”许峰见沈知秋一直沉默不言,忍不住出口发问。

  沈知秋猛然回过神,萧祁正关切地看着她,眼中似乎藏着不明的情感。

  “我从八岁的时候来到这里,一直在给店家帮忙。”沈知秋垂下双眸,看上去心事重重。

  “既然如此,我就长话短说了。”萧祁将令牌收好,一面对着沈知秋戴着斗笠的面庞眨了眨眼。

  “主子,我来说!皇朝想和你们山庄合作,将你们的茶庄挪移到殷都,成为御用茶馆!怎么样,动心没!”许峰忍不住抢先说道,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沈知秋兴奋的神情了!

  沈知秋看了萧祁一眼,而后者的嘴角也在缓缓上扬。

  “我拒绝。”冷冷的声音顿时使原本势在必得的二人面色一僵。

  “喂,你是不是磨茶磨到脑袋了!”许峰顿时大呼小叫起来,“这样的好事你也推脱?你以为你上辈子拯救了皇朝吗!”

  “好了阿峰,凡事不必强求。”萧祁叹了口气,“真没想到,你居然连这个都不心动。”

  沈知秋怅若罔闻地退后一步,向两人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这是让他们离开了。

  萧祁笑了笑,“后会有期。”

  沈知秋动作不变。

  “公子,我们走!”许峰气呼呼地走在了前头,连一个背影都吝啬留给沈知秋。

  “沈姑娘,希望你今后,不要后悔今天做出的这个决定。”萧祁轻轻一笑,“贵庄的茶包,看来的确是不缺货呢。”

  萧祁说完,便紧随许峰离开,两人离开如同来时一般,随风似影。

  沈知秋见二人离开,便轻轻取下斗笠,狠狠地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她的衣袖大力地摩擦在脸庞。缓缓地,几滴晶莹的水珠随之滑落,分不清是何种液体。

  “沈姑娘!”还没等沈知秋稳定好情绪,耳边又传来了伙计的呼喊声,“您有封信到了!”

  沈知秋迅速放下胳膊,一张秀丽的面孔平添上几分狐疑,“信?给我的?”

  她接过伙计递过来的信,果然,信的表面正是她的名字:沈知秋。

  有什么人会写信给我?沈知秋缓缓拆开信封。殊不知,在她打开信封的那一刻,有什么,正在悄悄改变。

  殷都沈府

  “三老爷,这简直是胡闹啊!”偌大的沈氏大厅,一名年轻贵妇倚靠在主凳上,她面若桃花,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格外惹人怜爱。看上去年纪虽轻,但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觑。

  “这可是圣旨!”大厅中心,贵妇身边的一名满面威严的中年男子重重地坐了下来。“沈府八十多条人命,可都在这丫头身上拴着!”

  “三老爷!依妾身看呀,这圣旨怕是出了什么错,表小姐虽然年岁不小了,但毕竟是女子,又怎么可能被选上榜呢!”那贵妇娇嗔道。

  “是呀!要选上也应该是歌儿,他在殷都的名望可要远胜过那个丫头!”中年男子恨恨的一掌拍向长桌,“并且,这名士榜向来都只是男子上榜,知秋是姑娘家,跟着那群男人去历练,成何体统!”

  “可是二老爷已经写信让表小姐回府了,按理说这时候表小姐已在回府的路上了。”

  “二哥?他怎么…这种事情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咱们沈家就是犯了欺君之罪啊!”

  ———————可爱的分割线—————————————

  “少爷!少爷!表小姐要回来了!”

  沈府一处僻静的院子中,传来了聒噪的呼喊。庭院中的少年正托腮轻闭着眼,一截白玉班的胳膊与宽带的黑色衣袖极为格格不入。

  听到这个声音,少年的睫羽颤了颤,他抬起一双浅褐色的眸子,那脆弱的瞳仁似乎也在眼底颤动。

  “表姐,要回来了?”

  “少爷,千真万确,奴才亲耳听见乔夫人说的。”

  少年一听“乔夫人”三个字,斜飞入鬓的眉缓缓蹙起。

  “那个女人说的话,可信吗?”

  墨衣少年一双浅色的眸子眯起,幽深的颜色仿佛能把人吸进去。

  小厮莫名起了一身冷汗,“奴,奴才也不知道…”

  “下去吧,表姐若真的回来,我便饶了你。”少年开口便让人不寒而栗。

  小厮一边颤颤悠悠地离开,一边心底祈求表小姐能回来。

  谁不知道,这沈府嫡子沈歌少爷最挂念的人,就是表小姐沈知秋呢?

  另一边,沈知秋将信读完,面色也随即变得凝重。

  “小沈啊,是不是家里有事让你回去一趟?”

  苗店家见着她的神情,心里便猜出了个所以然。

  “苗大叔,这件事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我…”沈知秋将视线移向别处。或者说,她自己都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这次的信,是二叔寄来的。

  自从二叔送她从府中离开,这还是第一次写信给她。从前她回府探望,二叔也都是闭门不见,这次…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苗大叔,这次我可能真要回家一趟了。”沈知秋暗暗下定了决心,既然是二叔的请求,她一定会应!

  “去吧小沈。”苗店家笑着点了点头,“不用急着回来,你也该休息休息了。”

  “那怎么行,我三天之内就会回来的。”沈知秋看着苗店家亲切的笑容,心中却莫名想起了萧祁对她说过的话。

  “沈姑娘,希望你今后,不要后悔今天做出的这个决定。”

  “苗大叔!”沈知秋深吸一口气,忽然对着苗店家一声大喝。

  “哎呦我的先辈!小沈你吓死我了!干嘛呢!我胆子小你又不是不知道!”苗店家被吓得整个人往后一蹦,顿时灰尘满天飞。

  “如果,如果我做错了事,做了一件对茶庄不利的事,您会原谅我吗?”

  沈知秋闷着头一鼓作气。脸蛋憋的通红。

  半晌,一只大手轻轻地落到沈知秋肩上。沈知秋身子一顿,缓缓抬起头,“苗大叔…”

  苗店家却是掸了掸沈知秋肩上的灰,一脸嫌弃,“小沈啊,你几天没洗澡了?”

  ………………

  “苗大叔,我走了,我会很快就回来的。”沈知秋有点郁闷地提起了地上早已备好的行李。

  “孩子,相信你自己。”苗大叔忽然道,“大叔年纪大了,有些事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判断是非,更别说是你了。”

  “所以,相信自己的决定就好。无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绝对不要后悔。”

  “是,知道了。”沈知秋转过身目光坚定的点点头,“我不会后悔的。”

  沈知秋离开的背影深深映在了苗店家的眼底,苗店家沧桑的面孔,露出了一丝苦笑。

  以后,怕是再难见到了…———————我是分割线哦嚯嚯嚯——————————

  沈府

  “表小姐回来了!快去通报一声!”

  “啊啊啊啊,表小姐回来了,先去通知大少爷!”

  “表小姐又变漂亮了!”

  “………………”

  沈知秋刚面无表情地从马上下来,下一秒就有人接走她身上的包袱。

  “小姐,你又瘦了…”那人一把环住沈知秋,沈知秋一怔,随即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推开此人。

  在这个府中唯一唤她小姐的,不就只有…

  面前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娇俏的面孔早已被泪水沾湿,几缕发丝飘在额前,显得那般无可适从。

  “阿芸,你先放开我可好。”沈知秋将来人手中的包袱重新扛在身上,“我们进府再说。”

  阿芸刚放开她,就有其他人上来将沈知秋团团围住,“表小姐这次回来,准备待几天?”“表小姐,之前给奴婢带的雪玉膏,很是好用呢”“表小姐,大少爷可是对您思念的紧,您…”

  “你们几个,能不能消停些!”阿芸双手叉腰,泼妇模样似的向前一步,“一个个的,不知道小姐刚刚回来有多累吗!”

  话音才刚落,人群中就有尖利的女声驳斥,“你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低级的扫洒丫头,哪儿来的牙尖嘴利的功夫!还有啊,你家小姐早不是府中的主儿了,现在呀,只不过是一个表之又表的外戚而已!”

  “你,你住口!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名门闺秀,你是不要命了才说这样的话!”阿芸一听眼睛又是一红,只不过这次是被气的。沈知秋见她一副就要冲出去拼命的姿态,便一把将她拽住护在身侧。

  “好了阿芸,不必置气。恶言恶语,我们不听便是。”

  自那婢女说起阿芸是扫洒丫头时,沈知秋藏在袖中的手就紧紧握了起来。她竟不知,她不在的这几年,阿芸在府中竟会是如此境地。

  不过,有她在,就定不会让阿芸受苦!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丫鬟。”

  沈知秋凝视着那名嚣张的婢女,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却莫名让人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沈知秋容貌秀丽,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无疑为她增添了一丝妩媚,眼角的一粒黑痣更显风情。只是这多情双眸仿佛天生不带丝毫情感,朱唇轻抿之时,一股冷艳气息迎面而来。

  “奴,奴婢春梅,是,是乔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那名婢女明显是怯了,眼神闪闪躲躲,偏就是不肯对着沈知秋。

  沈知秋的嘴角冷冷地浮了起来。她倒不知,这府里的一个姨娘什么时候这么有面子,连婢女都能爬到她头上耀武扬威。

  朱唇轻启,还未开口,一道低沉的声音就在沈知秋身后响起。

  “目无尊上,把她拖出去。”

  这个“她”说的当然不是沈知秋。不一会儿,沈知秋身后就冲出几个小厮,半拉半就地束缚住了春梅的手脚。

  “放开我!我是乔姨娘的大丫鬟,你们动了我,乔姨娘不会放过你们的!”

  春梅的尖叫声险些刺穿沈知秋的耳膜,沈知秋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心中忽然一动。

  想笑…却又想哭…

  究竟是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下一秒,自己的耳朵已被人用双手轻轻护住。

  沈歌就现在她身后,口中清清冷冷的话却不是说给她听。

  “吵死了,把她嘴捂上,直接杖毙。”

  沈知秋无动于衷地看着春梅被捂上嘴大力拖走,面上始终没有一丝动容。其他婢女纷纷惶恐地跪了下来,与刚刚看热闹时兴奋的模样截然不同。

  直到耳边的手拿开,嘈杂声再次进入沈知秋的耳中。

  她眼前是沈歌放大的俊颜,俊俏的少年看着她,眸子深处春光明媚,让人无法想象他刚刚结束了一个婢女的生命。

  “表姐,你回来了呀。”

  “歌儿好高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