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清身之行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3086 2019.09.03 14:18

  “清辉跟在我身边一直唠叨个不停,本少爷早就受够了,今日可算把他给摆脱了。”只见苏炳神清气爽地走在前头,花清逸一脸笑意的拉着沈知秋跟在后头。

  为什么我要跟着这两个人………

  沈知秋的眉头系成了十字,“请问我们现在要去哪?”

  “所有人到达凉州后,当然是要去皇家试炼场集合拉!”花清逸笑眯眯的看着沈知秋,一双葡萄眼上扬了起来,煞是天真好看。

  “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沈知秋坦诚地甩开花清逸的手,“跟着你们会让我压力太大。”

  “压力?”花清逸不解的嘟起嘴,四处环视了一周。果然,一个偌大的平原,朝他们看过来的人不计其数。

  “姓沈的,你一看到本少爷就想躲开,难道不是因为心中有愧?”沈知秋一抬头,就看见苏炳不可一世的俊脸正对着她。

  说起来,之前的房费,的确是苏炳付的…

  “我…”

  “自己知道就好,你就这样心怀感激吧!”苏炳狂妄地轻笑一声,似乎心情好到了极点。

  “花清逸我们走,让他一个人转悠去吧!哼!”

  “哎,知秋哥哥…”

  沈知秋沉默地看着这两人走远,从自己怀中抽出了名士帖。

  希望到头来,不要是空愿一场。

  ————我是分割线————

  “各位皆是名士榜上榜的贵人,请随老臣来。”

  内阁从外观上来看的确金碧辉煌,但一走到内里,却又是一副光景。只见雪白的墙壁一片莲花做饰,典雅中更显清逸。

  刚刚听到的消息,景安城名士由于不明事件耽误,共有八人无法准时到达凉州,被直接取消试炼资格。

  怕是景安城的女子死守城门,不允男儿出城吧。沈知秋摇了摇头。

  空气中几分甜香飘入沈知秋鼻中,她下意识地朝身侧一看,一名红衣男子也正好奇地打量着她。

  “不知阁下在看什么?”沈知秋面无表情地回视着红衣男子。

  这男子肤色白皙,五官秀雅,在众多名士中并不尤其出众。只是他的身上似乎盘旋着一股淡雅的甜香,仿佛嵌入体内般的自然深刻。

  红衣男子被突然发问也不觉尴尬,只是温雅的笑了笑道,“在下谢子舒,只是觉得阁下有些面生,似乎从未见过,所以有些好奇。”

  沈知秋闻言又被哽住了,自己上榜果然不太正常吗?

  “若是我没猜错,阁下可是名为沈知秋?”谢子舒见沈知秋一言不发,面上好奇又添一分。

  “谢公子真是通透之人。”沈知秋目不斜视地快步走着,企图甩开谢子舒。

  这个家伙接下来肯定会说是因为自己的名字从未听过这样的废话。

  “沈兄弟何必走得这般快,既然在此遇见,便是缘分啊。”谢子舒轻松地赶上沈知秋,不知从哪儿伸出一把折扇,顿时,一股清雅的香气随折扇的张开而散发出来。

  好熟悉的香气!

  沈知秋不由得缓下步子,定定看向谢子舒,脱口而出道,

  “景安香公子?”

  听到这个古怪的称号,谢子舒面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原来沈公子也听过在下这个名号。”

  想来整个皇朝,谁人不知景安香公子。

  之所以有比称号,自是因为此人的制香本领出神入化。由他制作的一百零八味香,不重色不重味,甚至适合于各种场合各种人士。无论是皇族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喜爱由他产出的香料。

  沈知秋在茶庄待得久,经常有客人前去品茗。而那些客人无论男女,身上大都恰好有着刚刚谢子舒折扇上的香气,只是那折扇上的香气更加浓郁,使得沈知秋一下子就想到了香公子。

  “谢公子制的一手好香,倒是沈某孤陋寡闻了。”沈知秋不得不佩服这位制香高手,年纪轻轻有此大成,绝非易事啊。

  谢子舒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脸色有些难看。

  “沈兄弟,”谢子舒连忙道,“烦请以后莫要再这般唤我了。”

  香公子…香公子…

  沈知秋想了一下,的确,对一个大男人来说………

  是挺娘的。

  “沈某知道了。”沈知秋朝他轻轻颔首。

  前方带路的大臣在此时停下了步子,沈知秋和其他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各位名士,为了试炼公平起见,请你们上缴身上的所有银两,武器和贵重饰品。”

  沈知秋身边一片哗然。

  “试炼为何要上缴这么多东西!”

  “没了武器,我们如何防身!”

  “银子都给你们,小爷我以后岂不是成了穷光蛋!”

  沈知秋往自己身上瞅了瞅,淡定地抬起了头。

  反正自己现在也是一穷二白,缴与不缴也无甚区别。

  站在前排的萧祁已经开始摘去头上的玉环。

  苏炳单手伸入怀中,将一枚温润碧色的月形玉佩随手扔在了地上。

  那名朱衣大臣看在眼中,重重地合掌拍了几声。

  “啪!啪!啪!”

  “各位,请安静!”

  所有人静了下来,有些人眼中仍是满满的不悦之色。

  “老臣刚刚所言乃是圣上亲谕,若有人不愿遵从,大可离开此地!”

  “一旦离开,便视为主动放弃试炼资格!”

  没有人说话。

  刚刚一脸不悦的人,此时已是满面卑微。

  那大臣见比,面上也缓和下来,“待各位清身完毕,请前往汤浴所净身,换上我们准备的衣饰,便可出发!”

  净身?

  沈知秋脑壳又痛了起来,她一个女子,怎么和这么多人一起净身?

  “温伯伯。”人群中,一身青衣的萧祁嗓音清润,“可否为我们准备单独的净身之地?”

  “大家虽同为男子,但还不甚相熟,想来各有不妥之处,还请温大人体谅。”人群中又有一人附议,低沉的嗓音格外突出。

  沈知秋远远看过去,只见附议之人宽肩窄腰,长身玉立,生得剑眉星目,又是一名出色的男子。

  “既然是皇长孙殿下和小世子的请求,老臣自当遵从。”温大人闻言颔首应道。

  沈知秋松了口气。

  太好了………

  接下来,几名宦官来到众人面前,接取衣物贵饰与银两。

  沈知秋将包袱接下来,递到宦官手上。那宦官几乎不可一闻的皱了皱眉。

  “公子这贵重饰品也忒少了些。”

  “带的不多,公公弄丢也无事。”沈知秋见他一脸嫌弃,内心也颇为无奈。

  “这点东西,公子还是自己留着吧。”谁料那公公垫了垫包袱的重量,又将它原封不动地还给了沈知秋。

  “…………”

  自己,是不是被怜悯了?

  “好了,各位,请随臣前来净身。”

  温大人瞟了沈知秋一眼,便走在了前面,一行人连忙跟上,谢子舒趁机凑到沈知秋身边。

  “沈兄弟,你这包袱怎么没被收啊。”

  “里面没什么东西。”沈知秋见谢子舒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不由继续道,

  “你若是不信,我打开给你看看。”

  “哈哈,不必不必。想来这儿的公公不会徇私舞弊。”谢子舒笑得一脸没心机。

  原来这家伙是操心这个。

  沈知秋面无表情地快步避开他。

  离这种事儿多的人越远越好。

  ———我是分割线嚯嚯———

  “你们能都出去吗?”沈知秋面无表情地看着围在浴桶边的侍女,“想看着我沐浴吗?”

  “公子,奴婢们是来服侍您沐浴的,想来您一个人,一定不习惯吧。”一名容貌较好的侍女面色娇羞地上前一步。

  “…再不出去我不客气了。”

  此时,其他净身之地也正上演着同样的一幕。

  萧祁尽量保持着笑容,“我自己来就好,你们出去吧。”

  “喂!一个个别碍本少爷的事!我再问一遍,出不出去?!”苏炳一声大喝,墙壁都跟着抖了几抖。

  “你们不要碰我!”花清逸在水中挥舞着双臂,“我的肌肤,不是你们能碰到的!”

  “真是的,非要用迷魂香才肯老实。”谢子舒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解开衣扣,地上晕倒了一地侍女。

  “温大人。”一名宦官出现在阁楼的雅室,“有两位公子没请侍女们出去。”

  “把那两个孩子请出去吧。”温大人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这场试炼,还没开始就已经刷去一半人了。”

  “温大人,按照您的指示,人已经安置好了。”

  “一柱香之后,带他们出来。”

  “是,大人。”

  大厅中的每个人都换了一身墨衣,沈知秋仔细一点,发现人明显少了。

  “这样啊,刚刚的侍女也是试炼的一部分吗?”苏炳下意识地掸了掸衣袖,面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中招的人是怎么上榜的?”对面传来一声嗤笑,嗤笑那人身形并不高大,却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笑起来宛若春辉般闪耀。

  “你不也差点中招吗,也好意思笑话别人?”花清逸身边的高瘦男子冷冷地回应道,他外貌尤其俊朗,肤色黝黑,五官与花清逸有几分相象。

  这人应该就是名士榜中排行第三的那个花池吧?

  沈知秋见这人横眉冷对的模样,便知道绝对不好惹。

  那嗤笑之人显然极为忌惮花池,并无言语,只是身子转了个方向,正对着沈知秋。

  “你谁啊,怎么没见过你?”那人刚看清沈知秋的面孔就惊讶地皱起眉。

  沈知秋叹了口气。

  又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