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炉回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倒数第一

重炉回造 醋溜小土豆 3226 2019.08.29 21:47

  “少爷,您别生气了。”

  辘辘的马车声如雨水敲打着晶莹的汉白玉,金色阳光中,地上悠悠掠过一辆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无人能想到其中又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别说了!本少爷没生气!”苏炳冲前座一声大喝,“你给本少爷专心驾车!”

  清辉闻言无奈地笑了笑。不是他不想专心驾车,实在是从少爷身上生出的怨念太深了呀!

  “少爷,为什么装作不认识皇长孙殿下?”清辉见苏炳黑着一张脸,还是问了出来。

  “别说这种废话,那个姓沈的不是在吗!”苏炳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

  “少爷,沈公子怕是知道实情吧。”清辉一边观察着苏炳的脸色一边道。

  “照你这么一说…”苏炳不悦地瞪着他,“那个姓沈的,该不会就是因为知道萧祁的身份,所以才会跟着他走吧?”

  这样一来也就全解释得通了。

  一番沉默之后,苏炳冷哼了一声。

  “果然,这世道上的人,没一个不想着攀权附贵!”苏炳拽住衣袖的手紧紧握起。

  “他除了一个皇室的身份,还有什么地方比本少爷做的好!”苏炳在车上气愤地动来动去,清辉露出了一丝微笑。

  “少爷,恕属下直言,那名沈公子,您还是不要多接触的好。”

  “为什么?”苏炳这句话刚问出口,便立刻接着道,“本少爷本来就不想跟他多接触!”

  “少爷,咱们苏家和沈家的关系一向不睦,您作为嫡长子,理应避开沈公子才是。”

  “什么事啊,老头子为何从未与我说过?”苏炳一脸怀疑地看着清辉。

  “少爷,有些事,您还是知道得少一些为好。”见目的已达到,清辉嘴角的弧度扩大。

  苏炳一跃到清辉身后,“喂!为什么我知道比你还要少啊!我可是大少爷!你是我爹派来监视我的吧?”

  清辉被苏炳的动作吓到了,脸上有些白,“少爷,有些事…”

  “闭嘴,好好驾车!”苏炳直接冲着他耳朵吼了一句,清辉目光有些呆滞。

  “…是,少爷。”

  ———苏炳派来的分割线——

  “我是萧祁。外面驾车那位,是我的属下许峰。”萧祁动作轻柔地抿了一口茶,一面抬眼观察着沈知秋的神情。

  “原,原来是皇长孙殿下!”沈知秋闻言猛地从马车中坐起,一头撞向了车杆。

  一般人听到萧祁的名讳,应该都是这样的反应吧。

  “小心!”萧祁见状迅速伸手护在了沈知秋额头之上。只听“砰”地一声,萧祁白玉般的手指红了一片。

  “额…殿下,您…没事吧…”沈知秋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朝自己额头摸去。

  萧祁:“………”

  “公子,出什么事了?”车外传来许峰的询问声。

  萧祁朝一脸通红的沈知秋轻轻笑了笑,“无事,你继续吧。”

  沈知秋一颗心总算落地。

  “你的反应有些夸张了。”听到这句话,沈知秋的心脏又是攸地提起。

  萧祁虽然面上带笑,但那手指上的红却是有意无意地在沈知秋眼前晃来晃去。

  “我从未见过殿下,自然,自然激动了…”沈知秋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

  皇长孙殿下是个和善的人,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有一丝不安?

  “机会难得,我与你说说这次试炼可好?”沈知秋见萧祁从怀中取出一张卷轴,不由得心底一沉。

  “殿下愿意说,我自然洗耳恭听。”沈知秋强压下心底的不安。

  皇朝名士榜

  第一名萧祁

  第二名苏炳

  第三名花池

  ……………………

  第十九名花清逸

  第二十名沈知秋

  “……………”

  沈知秋默默地将卷轴收了起来。

  “原来我是倒数第一。”

  “能成为名士榜的倒数第一,也是人人梦寐以求的!哈哈哈哈!”马车外传来许峰的狂笑声。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萧祁看着沈知秋的表情,微微一笑。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倒数第一会和正数第一坐在一辆车上?!

  沈知秋有一种想跳下车的冲动。

  虽然沈知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名字会出现在名士榜上,但是任谁也不愿意做最后一名。

  好焦躁………

  沈知秋一遍又一遍地敲打着自己的脑门。

  “想不想了解一下你前面的花清逸花公子?”萧祁见着沈知秋表情不对,便好心开口道。

  “那个倒数第二吗?”沈知秋将脑袋偏了过去,“您该不会觉得这样就能安慰我了吧?”

  “花清逸今年不过十六岁,并且还是花府的一位偏房所生,他能上名士榜,总比你要稀奇些吧。”萧祁在沈知秋耳后轻笑道。

  “那他是怎么上榜的?”沈知秋面无表情地转过头。这样都能上榜,该不会是走后门了吧?

  “到时候见到他你就知道了。”萧祁神秘地眨了眨眼。

  “说起来,第三名的花池公子也是那个花府的吗?”沈知秋不由得有些好奇。排名仅次与苏炳之下,究竟是有何惊人之处啊。

  “花池公子,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萧祁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是花清逸的表兄,两人就如亲兄弟一般情谊深厚。”

  那为什么这两个人的排名天差地别啊?这句话沈知秋没有问出口,她可没有忘了自己也正与一位与她排名天差地别的人在一间车内。

  “不知沈公子你有何过人之处?”萧祁忽然打破了车内的寂静。

  “我...呃…”她总不能说自己擅长泡茶吧………

  “我会………”沈知秋又默默地抹去了脑门上的汗。

  “会什么?”萧祁认真的看着她。

  沈知秋顿时在萧祁认真的眼神下偃旗息鼓。

  “我会洗衣做饭拖地扫地修桌腿修板凳修窗…”

  “停停停停!”车外传来许峰一声大喝,“我都听不下去了!沈公子你这是在逗我们主子吗!”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沈知秋打算破罐子破摔了,“你们也从未听过我沈知秋的名字对吧?谁知道我是怎么入榜的!”

  车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良久,萧祁轻笑了一声,沈知秋抬眼看他。

  “不想说也没关系,到了凉州,我们便都是竞争对手。掩藏自己的实力,也是理所当然。”

  “殿下,我…”

  “好了,凉州也快到了,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外面吹吹风。”萧祁说着便钻出了车,留下沈知秋一人。

  皇长孙殿下为什么不信她所言?沈知秋总觉得一股气堵在喉咙里,吞也不是咽也不是。

  她好难啊…………

  “主子,我倒觉得那沈公子说的有几分可信。”

  车外,许峰放低了声量。

  “你也是越发会偷听了。”萧祁扫了许峰一眼,后者立刻闭嘴。

  主子这是,心情被那个姓沈的小子整坏了?

  “本宫最讨厌别人对本宫说谎。”萧祁面色微沉,“阿峰,试炼开始以后,你就跟着沈知秋,我倒要看看,他在隐瞒些什么。”

  “…是,殿下!”许峰也十分好奇,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将主子气的都笑不出来了!

  沈知秋完全不知车外的两人在商量些什么,她将手探向车箱底部,竟然抓出了一个茶包!

  这个茶包,好像是之前在茶庄送给萧祁他们的吧?

  记得自己当时还一本正经地与他们讲解磨茶之理,现在想来,自己真的太傻了。

  若是被萧祁他们得知自己的身份,又会如何呢?

  “唉………”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会不会,现在自己就不会是如今的模样?

  “知秋,快点回去!”

  沈知秋眼前忽然一黑,那个熟悉的声音涌入脑内。

  “知秋,快点跑!回府告诉爹娘!”

  “我不要!我要跟哥哥一起回去!”

  “知秋…快去…快去…叫人过来…快…快跑…”

  “哥哥!!!!”

  “喂!”

  沈知秋猛地睁开眼,就看见许峰正一脸奇异地看着她,脸都快碰到她的鼻子了。

  “你闭着眼睛做白日梦呢!”许峰冲沈知秋吼道。

  “………”这个莽汉,为什么总是对她大吼大叫的?

  沈知秋当然不知,许峰刚刚才因为她被萧祁弄得心神不定,甚至都不敢一个人面对萧祁了。

  “凉州已经到了,你快点出来!”

  “知道了。”沈知秋郁闷地将包袱扛在肩上。没办法啊,谁让她寄人篱下呢。

  两人下车后,萧祁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沈知秋和许峰对视一眼,又迅速转移视线。

  现在的萧祁,有点让人不敢靠近啊。

  “沈公子,在这儿就要告别了,不过我想,我们一会儿就又要见面了。”萧祁目光清凉地看着她。

  “此次来凉州,殿下帮了沈某这么多帮,沈某实在不知如何报答…”又是付房钱又是送到凉州,自己真是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不必多礼。”萧祁唇角带着一丝炫目的笑容,“之前忘了告诉你,那晚的房钱,是苏公子付的。”

  “什么?”沈知秋一时间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萧祁看着她,一身青衣衬得他越发长身玉立,眉目胜画。

  “沈苏两家针锋相对,苏炳怎么会那么好心?”

  “也,也许是因为,他撞丢了我的马…”沈知秋忽然感到萧祁有些咄咄逼人,是错觉吗?

  沈苏两家针锋相对?她怎么一点都不清楚?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萧祁缓缓走近她,两人之间的阴影愈来愈浓。沈知秋只见得那一双墨染的双眼下藏着她看不清的情绪。

  “沈知秋,你究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萧祁微微压低声线,

  “还是什么都不想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