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毒解了,从此形同陌路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296 2019.06.11 20:00

  接下来的两日他还是昏迷不醒,这天夜里她偷偷潜入房间,帮他解了毒。

  “阿琰,我不怪你,只求你好好活下去。”

  第二日最先发现的是丫鬟,雅儿急急忙忙的跑来依靠在他的怀里,“殿下,你终于醒了,吓死雅儿。”

  “雅儿,你还怀着孕,要不先回去休息。”他虽然醒了,但总感觉忘了一些人,这种压抑让他喘不过气来。

  春香楼,密室。

  “我的毒已经解了,玖月,你暗中招一批年轻貌美的女子,加以演练,相信不久我们就会派上大用场。”上官莞尔嘴角邪笑。

  “属下遵命。”拱手退出去。

  “清灵,你就搭理好楼中事物,我要出去几天。”

  想要摆脱暗血阁的纠缠就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别以为她不知道师父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更没有打算把暗血阁传给任何人,他只是借自己的手拿到梅花令,从而篡取整个天下。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勤家练武,养精蓄锐,只有更多的钱才能暗养军队,才能在敌人要杀她的时候置之死地而后生。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把自己关进一座古墓中,除了熟读兵书,就是勤家练武。

  转眼一年过去了,她身穿紫衣戴着斗篷走在大街上,就听到路人聚在一起窃语,“你们听说了没有,如今天下四分五裂,年年征战,百姓苦不堪言。”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齐国君前几个月突然驾崩,朝中大乱,武侯也被软禁在府中,现在把持朝政的是顾景瑀。”另一个人也说道。

  怎么会是他,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想引她出来,难道她不在的一年里发生了什么事?

  当她赶到的时候府内遍地尸野,踏着地上的血迹爬到武侯的面前,撕心裂肺的喊道:“爹,女儿来晚了。”

  突然半空中出现好几个黑衣人,从门口走出一身红衣的顾景瑀,擦拭着剑上的血迹,轻蔑的看向地上的人,“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背叛我,你偏偏就是不听,这可好了,他们都是因你而死。”

  “顾景瑀,你不用假惺惺了,你从来都只是利用我。”然后走到他的面前满脸愤恨的眼神看向他,继续说,“我一直想要退离暗血阁,只想要好好活下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因为你才是梅花令的真正主人,只有得到你才能得到这天下。”红衣男子执起手中的剑刺过她的身体,冷漠的声音警告“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提醒你不要爱上自己的仇人,可是你偏偏不听。”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顾祁萱,难道十年前的灭族之仇你真的不记得了,父亲的死,母亲的殉情,而那些人为了得到上古神族的力量不择手段残杀我们的族人,只有我们俩才逃了出来。”看着她眼神有些触动,继续蛊惑“我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也是最爱你的人,只有我们得到这天下才能真正活下去。”

  “哥,我错了,我不该不相信你,可是我已经把他们当成我的家人,你为什么还要杀了这些无辜的人。”顾祁萱推开他往后退,失望的眼神看向他,说“你每次都是用这招骗过我,我不会再上你的当,如果我真是你的亲妹妹,你就不会利用我达到你自己的目的。顾景瑀,也许我们之间真的存在某些关系,但绝不会向你说的这样,我只想无忧无虑的活着,不喜欢卷入你们的争斗中去。”

  “既然如此,来人,把少主关到密室里去什么时候相通了在放出来。”顾景瑀背对着她,身后的黑衣人蜂拥而上围攻她,却被她都给杀了,手中拿着剑对着他说,“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两人打了好几个会合,她看准时机使用轻功飞出房顶逃走了。

  “少主,你怎么了?”玖月看到她受伤回来,连忙搀扶走到椅子旁坐下。突然上官莞尔拉着她的手,激动的问道,“玖月,我该怎么办?”

  “有什么事慢慢说,先喝点水缓冲一下嗓子。”玖月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女子接过自嘲“我本来和哥哥相依为命,他却利用了,后来为了得梅花令,他却毁了我现在的家。武侯满门被杀,我难辞其咎,更对不起已经出嫁的妹妹。”

  她本以为一年的闭关修炼可以保护自己和身边人,却没想到无论怎么努力都逃脱不了他的手掌心。

  玖月未说话,只是抱着她。

  良久,上官莞尔好了许多,对她说:“我不想一直活在谎言中,你帮我去查一件事,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遵命。”退后一步领命就下去了,也许这个真相过去了十年很难被查出,但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不要放弃。

  “主人,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恐怕到时候属下不好下手。”雅儿站在他的身后拱手道。

  “紫樱,你身为暗血阁大长老就这点本事。”走到她的面前拍了拍右肩膀,继续说,“你是五大长老中最年轻也是手段最狠辣,若不是你喜欢上他了,那只能说你已经背叛暗血阁。”

  “属下没有,一直都记得当初加入暗血阁时发下的誓言,紫樱誓死效忠阁主和暗血阁。”单膝跪地。

  “我自然相信你,可是其他长老都怀疑你的能力,所以就要拿出成绩来证明你担得起大长老之位。”

  “少主,十年前的那件事好像被人抹平,属下无能查不出什么来。”

  以目前春香楼的势力对战背后之人,根本就没有胜算。

  “目前楼中有多少人?”

  “一年来我们春香楼的势力遍地到各国各地,可是要对战暗血阁只会两败俱伤。”

  上官莞尔转过身去,特意叮嘱“既然所有人都想让我们死,那便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要搅乱各国朝政,只有这样我们才有短暂喘息的机会。”

  “少主,请你三思。如果我们这样做势必会挑起战乱,到时候百姓流离失所。”玖月跪下恳求,这时门外的清灵也听到了,连忙推开门跪下一起恳求“少主,奴知道这一年以来你为了我们付出了太多,但是奴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初衷,护天下人周全。”

  “够了,曾经我也天真过,以为守护心中的信念便能活得自由,可是我错了。”结果我爱的人娶了别的女人,忘记了曾经的誓言。我最亲的人一直在利用我,让我不得已活在谎言和权利的漩涡里。

  “如今我心意已决,如果不给自己争取一份的机会,那便只有死路一条。”转身离开了春香楼。

  “玖月姐姐,少主变了,不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我好怕。”清灵朦胧的眼神看向玖月,只见她拉着清灵的手叹道,“少主的确变的连我们也不认识了,清灵,我们不能看少主一错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