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 你我都在演戏,何必当真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088 2019.06.03 20:30

  三日后,和亲公主出嫁,同样一身红衣的上官莞尔堵在他们的必经之路,看向高马上的红衣男子问:“沐辰哥哥,你答应过我此生不会娶别的女人。”

  听到外面有女人声音,珊颖看了一眼兮儿示意她出去看一下。

  “太子,外面有人?”兮儿撩开车帘子问向前面的男子。

  “没事,只是路过的人,我们继续赶路。”眼看着一行人从她面前擦肩而过,上官莞尔第一次落泪了,朝着沐辰大喊,“从今以后你我再无关系。”

  “少主,不要再喝了,你已经醉了。”玖月走到上官莞尔的面前夺过手里的酒杯,叹道,“既然你已经嫁给殿下,就应该珍惜眼前的生活,忘了他,好不好?”

  “我忘不了他,玖月,你说所有男人都是花言巧语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为什么我们女人还是傻傻的往里跳?”喝醉的上官莞尔就躺在玖月的肩膀上睡着了。

  东宫上下挂满红绸,宫女们端着水果放进了新房里。床边红盖头下的苏恪颖紧张的攥紧双手,突然有人推开了房门走到她的面前,透过红盖头看见一双黑鞋,然后模糊间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

  “太子,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不如……”娇柔的声音传到南宫沐辰的耳朵里,双手握着拳头对她说,“我只是答应会娶你。”

  难道在他的眼里自己是上赶着嫁给他,撩开红盖头看向他,冷笑:“听太子的话里话外是我求你娶我的,我是喜欢你,但请你不要这么看低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恪颖,你是个好女孩应该有更好的归宿,不应该囚禁在这豪华的牢笼里。”按住她的双肩,继续说,“半年之后我们就和离。”

  “南宫沐辰,你可记得十年前对一个女孩许诺,长大后会娶她。”他当然记得,如果在没有遇到上官莞尔的时候,他此生挚爱的女子会是她。

  “对不起。”他果然都记得,原来这十年都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太子,臣妾累了,恐怕无法侍寝先行告退。”推开房门跑了出去。

  如果十年前他们没有相遇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有个傻女孩痴痴爱他十年,耗尽了女人最美好的时光,等来的却是一句“对不起。”

  “皇妃,你回来了,殿下在卿汝苑等你。”孤峰拱手禀告,然后几个人就回了院里。

  “殿下。”他的脸色苍白无力,胸口还留着血,在看到她的时候非常虚弱的问,“你去哪了?”

  “孤峰,还不去找大夫。”上官莞尔用白色帕子盖住流出的血,对着身后的人喊道。

  “皇妃,属下也劝过殿下,可是殿下不听。”孤峰再次劝道。

  “好了,你们先下去,你去把玖月喊了。”

  “公主。”清灵小声劝道,如果被殿下发现玖月的真实身份势必会查到公主身上,若是到那个时候她们恐怕不能再呆在天域,阁主也不会轻饶了她们。

  “你快去,回头我在跟你解释。”

  不一会一身紫衣女子提着医药箱赶来,孤峰挡在门外却从里面传出一道声音,“她是唯一能帮殿下治伤的人,让她进来。”

  玖月坐到床前打开医药箱,拿出银针扎向他的胸口止住血,摸了摸他的脉搏,最后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锦盒拿出黑色药丸放到嘴里。

  站起来对着上官莞尔说:“少主,殿下自小身中寒毒和你体内的火毒正好犯冲,若是你们尽快圆房身上的毒解了,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正是因为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玖月才毫无顾忌的说出来,上官莞尔考虑再三确认道:“真的能解?”

  “恩。”玖月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先离开府里,不要留下尾巴。”

  暗血阁不仅是杀手如云,其阁内分为五大长老,膝下弟子更是出类拔萃。

  钩韫殿,掌管天下药材,很多古籍都是由她们编辑而成。紫菀暗血阁三长老,独立内敛,只专注于草药研究,其门下大弟子蝉衣是最有可能继承师父的衣钵。

  龙肠殿,掌管天下武器。此人温文尔雅常以黑衣示人,民间传闻“勾魂在的地方就会死人。”

  灵犀殿四长老风四娘,忘川之水在于忘情,凡是来找她的人不是为了利益,就是为了忘掉一个人。

  另两个殿名至今未曾见过,就连这两大长老的行踪一直飘忽不定,连阁主也不敢管。

  几天过去了,床上的男人终于醒了过来,脑海里还残留自己昏迷前的情景。

  “你醒了,我吩咐厨房给你做了一碗养胃粥。”递给他,看着喝完,继续问,“有没有感觉好点?”

  “谢谢你,莞尔。”我不该怀疑你的身份,更不该为了试探骗取你的真心,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对你的好都是利用,你还会选择留下来?

  “你我本是一体,不用说这些客套话。”站起来背对着他说,“既然你已经好了,也就不再需要我了。”

  “别走。”身后的手紧紧拉着她的胳膊,虚弱的恳求她留下来。

  “殿下,放手,你我都在演戏,何必把戏做真。”甩开他的手离开了卿汝苑。

  他自小便中寒毒,却在她面前极力隐忍发作,就连每次出门的行踪也是很神秘,更可恶的是他竟然让孤峰来监视自己。

  他一步步在背后筹划,计划着她什么时候掉入他精心编制的陷阱,以自己为诱饵调查她真正的身份。宇文琰,你藏的够深,差点连我都被骗了。

  “孤峰,她肯定恨我了,我不是有意欺瞒,只是怕她知道了会难过。”不知不觉两人的心都向彼此靠拢,爱不经意间产生却从未深思他们之间隔着的不是身份,不是权谋,而是被误会斩断的情丝。

  “皇妃心地善良,又很爱殿下,绝不会因为一件小事不理你的。”虽然是这么劝,就连孤峰自己都没有经历过男女情爱,这面瘫脸真是像极了他主子。

  “孤峰,你谈过恋爱?”宇文琰突然有些好奇要是孤峰谈恋爱了,会不会变成和他一样,于是下命令“准你三日之内谈个恋爱,回来告诉我是什么滋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