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 只有隐忍和谋略才配成为执棋人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232 2019.06.04 20:17

  “殿下,这个不好吧。属下身边连个女孩都没有,去哪谈恋爱。”为难的孤峰耷拉着脑袋,不知道该找谁。

  “出去。”冷冷两个字,孤峰只好乖乖出了书房,正巧碰到远处来的清灵,见他心事重重的往前走,关心道:“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然后挠着后脑勺傻傻的问,“清灵,你有喜欢的人没?”

  “没有,莫非你谈恋爱了。”清灵围着他转了一圈,认真的问道,“老实交代是那家的姑娘,有没有我漂亮?”

  “清灵,你误会了,是殿下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把恋爱史的经过告诉他。”

  “就你这个面瘫脸谁敢跟你谈恋爱,不懂的浪漫,跟你在一起的女孩不超过三天就跑了。”清灵气哄哄的说道,至于为什么生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殿下交代了,如果三日期限过了,我还没有如实禀告就会被赶出府。”孤峰也是苦着脸为难,这年头啥工作也不好干。

  “我是看你可怜才答应的,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清灵拉着他的手就去了昊阳城最大的青楼,里面胭脂水粉的美女如云,随便选一个完事了就凑合着交差。

  “你答应,是带我来这个地方。”还以为是他们俩谈恋爱。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这里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保准遇到你最喜欢的人。”

  歌声悠远而孤独,淡淡忧愁从二楼传来,孤峰使用轻功飞向二楼想要看清弹琴之人的真面目。

  “公子既然来了就坐下。”女子弹琴的手指越来越快,音声透着杀伐之气,孤峰越来越难以抵挡,一道黑影闯了进来替他受了伤。

  “清灵。”跑过去,扶着她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我还好。”推开孤峰走上前去看向她,说“江湖传言暗香阁二长老行踪飘忽不定,善用易容术,其琴音冠名天下,却没想到也会流落烟花之地。”

  “小丫头,没想到还是被你认出来。”揭开人皮面具摇身一变是一个翩翩少年,白色的锦衣,手里拿着玉扇,笑眯眯的看向他们,“没想到你的武功还不如一个小丫头,真丢你主子的脸。”

  “你不要过来,如果你敢动我,你背后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清灵挡在孤峰的面前,眼神中没有丝毫怕意。

  有趣,真是有趣,还有人敢来威胁他,朝着小丫头笑道;“不错,你被本公子给预定下了,改日再来找你玩。”

  白衣男子翻窗逃走,孤峰拉着她上下检查确定没有受伤,叹道;“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不用管我,想办法逃走回去搬救兵。”

  “孤峰,我第一次才发现看错你。其实你也挺男人的,不要总耷拉着脸,多笑一笑。”清灵抬起两只手放到他嘴巴扯了一个弧。

  “清灵。”把她搂入怀里,“我喜欢你,你能跟我谈恋爱?”

  “真是个榆木脑袋,走了。”走出门口转身朝他笑了笑,便离开了青楼。

  “公主,今天我去青楼,你猜我看到了谁?”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清灵凑到她耳旁小声说“二长老。”

  “没想到他在昊阳城。”然后拉着清灵的手上下检查,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公主,我没事,幸好拿他背后的人来威胁,他就离开了。”

  暗血歌大长老和二长老一直行踪飘忽不定,除了阁主没有人能认出他们的真面目。不过阁中都有暗语,所以清灵能准确的认出他来。

  “清灵,你去安排一下,暂时让玖月假扮成我的样子留在大皇子府。”看来她需要回一趟暗血阁,有些事情需要问清楚才能知道真相。

  “公主,奴也要跟你一起去。”清灵舍不得公主一个人去冒险。上官莞尔抬手顺了顺她的发丝,安慰道,“这一次我不方便带你出门,要是连你也离开了天域,到时候我们暴露了身份就会挑起两国战争。”

  “奴知道了,奴会配合好玖月姐姐直到你回来。”清灵点了点头。

  次日,上官莞尔换了一身黑衣服,带着黑色面纱驾着马到了东郡国。

  锦悦城繁华热闹,来来往往的商人们都在推销自己卖的东西。

  “少主,请随我来。”一身白衣女子带着紫色面纱,腰间佩戴着一把剑,转身两人消失在巷口。

  “阁主,少主我带来了。”然后白衣女子就退下了。

  “师父,徒儿私自来见你,只是有件事想要确认。”上官莞尔拱手看向高位上的男子。

  “既然来了,也就不急这一时,陪师父下完棋盘上的残局。”两人移步石墩前坐下,黑白两子各持一方,几轮下来,上官莞尔输了。

  “每个人的命运就像棋盘上的棋子,谁能跳出棋盘就能成为执棋人。雅儿,虽然你是师父亲自挑选的下一任阁主,如果你不懂得隐忍和布局,就会被你的手下取而代之。”叹了口气,继续说,“师父常对你说,事情不要只看表面,情义固然重要,若是丢掉了性命还有什么资格谈情义。”

  “徒儿冒失了,师父说的话徒儿必定谨记于心。如果没有什么事,徒儿先行告退。”上官莞尔站起来说完就离开了暗血阁。

  师父说得对,想要摆脱别人的控制就要学会隐忍和布局,所以她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寻到解药,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公主,你终于回来了,玖月陪殿下去了春香楼。”清灵紧张不安的拉着上官莞尔的手,要是被殿下发现那么她们的所有计划都会白费。

  “不用担心,春香楼的人都是自己人,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替下玖月。”两人乔装后匆匆去了春香楼。

  “殿下,我有点不舒服,先出去一下。”然后捂着肚子匆匆去了密室。同样一身衣服的上官莞尔早就在哪里等候,走过去拉着玖月的手问,“他没发现什么?”

  “公主放心,殿下什么也没发现。”两人点了点头,真的上官莞尔又回到了房里,对着宇文琰说,“刚才我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听说春香楼的饭菜都快赶上本殿下的手艺,这不就带你出来品尝一番。”为她夹了一块鱼肉放到碗里,对着她说,“尝尝是春香楼做的好吃,还是本王做的好吃。”

  “当然是殿下做的好吃,因为意义不同。”同样是演戏,为了更逼真一些上官莞尔低头咬了一口,笑着对他说。

  在外人眼里他们恩爱有加,是人人都羡慕的一对甜蜜鸳鸯,可是又有谁能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们都在演戏,因为在这场棋盘上的胜负只有一个,赢了的人才配成为执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