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比武招亲,假意委合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12 2019.07.19 21:27

  十五年后。

  “公子,你慢点。”上了年纪走起路来都上下喘气。

  “韩伯,你快点跟上,我先走了。”突然看到前方拥挤凑了进去,原来是比武招亲。

  “请问这是那家的姑娘?”独孤啸问向一旁看热闹的人。

  那人回道:“你还不知道,她是我们君王最宠爱的女公子楚瑶,君王甚是宠爱她的母妃所以恩准她随母姓。”

  “哦哦。”心里却在想早就听说这楚夫人酷似他的姨母,只是没有时间一探究竟。

  这时候一位紫衣女子手里拿着扇子挡在脸前,由侍女分别撩开纱帘走出来,说道;“只要有谁能赢得这场比赛,便是瑶儿的夫君,瑶儿必定请求父王封官加禄,提前恭喜各位拔得这次头筹。比武开始。”

  最先上场的是一位柔弱书生对战莽汉,其结局显而易见当然是力量大的那个人赢了。两人双手抱拳算是问好,然后莽汉使出全部力气冲向柔弱书生,大家都把眼睛蒙上……结果就看到三招后莽汉捂着手躺在地上痛吟着。

  “赢了,赢了。”台下看热闹的人喊道。

  “人真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独孤啸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正好被一旁的人听到,笑着说;“小子,有本事你上去挑战一下不就知道了。”

  独孤啸环抱着双臂吊儿郎当的说;“我才不去,赢了还要娶她,我还想自由两年。”

  “下一位。”

  只见一身黑衣男子飞向台上脸上全都是刀痕,一看就是常年行走于刀刃间,看着他满身的杀气楼上的紫衣女子明显不悦。

  “柔弱书生,我还不信你每次都这么幸运,看招。”两人打了不下数十招都没有分出胜负,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柔弱书生心里在想这么下去他迟早败了,于是他速战速决趁其不备攻他的下跨,疼的那人捂着呲牙咧嘴。

  “好厉害,没想到柔弱书生能连胜两局,看来今日冠军非他莫属。”

  “还有谁敢上来挑战。”柔弱书生手里拿着扇子问向台下的人,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挑战。

  韩伯竟然给他下套顺手把他抛向了台上,样子虽然不雅连忙站起来拍拍手,笑着就要走下去“你们继续,继续。”

  “看招。”柔弱书生拿着扇子就冲了过来,独孤啸连忙躲过去,都说不打了这人怎么还纠缠着不放。

  “喂,我不是来打架的,对于小美人也没兴趣,你别纠缠着我不放。”

  “既然上来了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总是躲着莫非你打不过我。”

  看来他只能赢了才不被挨揍,使劲全部力气打向柔弱书生,他明显招架不住。

  “看来这场比赛柔弱书生输定了,真是遇到棋峰对手。”台下的人说道。

  一百招下来独孤啸总是躲,柔弱书生总是强攻。

  “打不到,打不到。”瞧把独孤啸得瑟的,当柔弱书生速度明显慢下来,他飞一样踢向他的肚子倒在了地上,他输了。

  “好,今日比赛夺冠者是这位公子。”从下面走上一位中年男子把独孤啸的手高高举起,楼上的紫衣女子转身进去了。

  他怎么感觉好像被人下套了,难道刚才那个紫衣女子他认识?

  “公子,里面请。”在他的引领下进了楼上的房间,紫衣女子背对着站在窗户前。

  “女公子,人我已经带到了。”然后那人就退下。

  当楚瑶转身的那一刹那他愣住了,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雪白的肌肤,会说话的大眼睛,长发飘落在后肩。

  “公子,坐下聊。”倒了一杯茶递给他,接过里面喝到喉咙里。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公子拔得头筹就应该按照规定迎娶我,不知公子何时来提亲。

  “女公子误解了,我还没想这么早成亲,再说了。”也不是我愿意上来的,都怪韩伯力气太大把他推了上来。

  “真的,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早嫁人,我父……亲说了再不嫁就挑不到好的夫婿,既然咱俩目标一致要不合作。”楚瑶激动的拉住他的手,他低头看着她的手说“当然可以。”

  在回去的路上独孤啸感觉自己吃亏了,然后盯着罪魁祸首,韩伯连忙摆手“小子,我是为了你好,这么漂亮的丫头打着灯笼难找,将来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韩伯,你不去做媒真是白瞎了你的好口才。”不理他,继续朝着前走。

  “卖冰糖葫芦,卖冰糖葫芦,公子买一颗冰糖葫芦,我家的冰糖葫芦可是正宗入口甜而不腻。”一位年长的老伯拿着一串冰糖葫芦递给他,独孤啸接过问“要是不甜的话?”

  “我不收你一分钱。

  “好吃。”咬了一个可好吃了,“我都要了,韩伯付钱。”

  然后两人吃着糖葫芦继续逛街,突然有个小女孩冲到他的面前,拉着他不撒把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你想吃糖葫芦?”给她一串,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谢谢哥哥,前面有个小姐姐找你。”

  两人回到平阳王府,看到一身白衣如雪的女子站在门口等他,看到他们来了喊道:“啸哥哥。”

  “溪渃妹妹,你怎么来齐国玩了?”两人说着就进了王府。

  “义母,这是阿娘让我给你带来的土特产。”是阿娘亲手做的辣椒酱。

  “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溪渃,你就留下来多住几天,你不在的时候啸儿经常念叨你。”

  “娘,我没有。”脸都红了,还说没有,孤溪渃捂着嘴巴笑了。

  “义母,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讲?”犹豫的孤溪渃不知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义母可知上官姨母的事,十五年前她丢失了一个男婴,算起来也是我兄长。”见两人还是不明白,闭上眼说出来了“因为啸哥哥长得很像年轻时候的姨夫,也就是天域现在的皇上。”

  “什么?”两人明显吃惊的张大嘴巴,不相信自己偶然抱回的孩子竟然是姐姐的孩子。

  “姨母,我说的都是真的,这次回来其实是宇文姨夫的意思。”

  “溪渃,你们应该还没吃饭,我先去厨房看看。”紧张的慕紫卿双手攥着,没有去厨房而是站在府门口,在看到姜堰回来忐忑的走上前说“姜堰,啸儿竟然是姐姐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