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离间计,胎儿有波动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14 2019.07.14 19:56

  “竹玉苑的所有秀女都任由皇上皇后调遣,臣怎么会不同意。”笑得好牵强。

  这时顾冷鸢也来了,皇后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说道:“今日起就随本宫去思萱殿,走吧。”

  到了思萱殿皇后对着竹溪说:“竹溪,你要好好待人家,千万别欺负人家。”

  “皇后娘娘,奴知道了。”撅着嘴巴心里却没有任何不满。

  “以后我叫你冷鸢,皇后有喜欢睡懒觉的习惯,平时和皇上一起用膳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平时见身份高的人要行礼,偶尔大臣们也会来找皇后商讨国事……总之你要少说多做,懂的保护自己。”竹溪给她讲解思萱殿的规矩。

  自古以来后宫不得干政,奈何皇后娘娘乃是奇女子,天下之事也略有耳闻,和皇上乃天作之合!

  夜晚天色昏暗,树叶发出莎啦啦的声音,睡梦中的上官莞尔听到箫声,穿上鞋子木纳的走出了思萱殿,站在湖岸边跳湖了。

  “皇后娘娘跳湖了,快来人。”宫女大喊道,所有侍卫跳下去把人救上来,赶来的宇文琰抱着她对所有人命令“一定找出凶手,暂押刑部大牢,听朕发落。”

  回到思萱殿御医也赶来了把脉后,站起来对皇上说:“回皇上,皇后娘娘暂无大碍,只是胎儿有些异样,老臣开几副良药补一补就好了。”

  禀退所有人他走到床前半蹲着,拉着她的手说道:“莞尔,我们的孩子没事,都是朕没有保护好你,你放心朕一定会找到凶手。”

  “皇上,凶手找到了。”侍卫单膝跪地抱拳说道。

  宇文琰关上门对着竹溪和顾冷鸢特意叮嘱“你们一定照顾好皇后,直到朕回来为止。”

  大牢里关着一位宫女,宇文琰走到她的面前捏住嘴巴质问“你为什么要杀朕的皇儿,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呀呀呀。”说不出话来的宫女直摇头,站起来问向身后的人“怎么回事?”

  “回皇上,我们找到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了,而且我们发现这件东西。”是平安福,宇文琰直接射向那位宫女说着残忍的话“把她拖下去五马分尸,皇宫内加强防卫若再出现这种情况你们提头来见。”

  “竹溪,我的头好痛,孩子,我的孩子。”虽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在跳湖的瞬间她清醒了,连忙捂住肚子哭道。

  “皇后娘娘,孩子还在。”从顾冷鸢手里接过药说“这是皇上特意交代的。”

  “好苦。”竹溪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蜜饯递给她吃下。

  “昨天的事你们听说了没有,皇后娘娘失足落水,皇上一怒之下杀了一个宫女死相及其残忍,看来咱们皇上真是一怒冲红颜,你说皇后娘娘该不会是祸国妖姬。”宫女们窃窃私语,竹溪跟着上官莞尔身后都听到了,看到皇后脸色很差走上前安慰“皇后娘娘心善别听她们胡说,都是宫里人乱嚼舌根。”

  “我没生气,倒是小竹溪比我这个当事人还愤怒。”

  “皇后娘娘。”

  时间过的挺快的,转眼到了十月份。

  “皇后娘娘还有几天宝宝就要生了,到时候说好了孩子要奴来带。”竹溪陪她站在城楼上,望着数百灯后,皇上冲着竹溪使了个眼色走到她面前搂着双肩,一起看向远处。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这是唐代作家苏味道的诗句,在过几天就是上元节到时候宫中又热闹非凡了。

  “金戈铁马鬓鸿毛,翻滚长江卷浪花。一代枭雄奇女子,红颜薄命入黄泉。”上官莞尔也赋诗一首聊表感慨,自古女子不能上战场活的不能像男儿一样潇洒。但在我看来只有事情能够得到解决,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都能有所作为。

  “没想到我的莞尔也会作诗了。”两人一起看向夕阳落幕,共赴白头。

  上元节,家家户户贴上了红贴热闹非凡,宫中御宴请的也都是自家人,除了美食外就是吟诗作画。

  “皇后娘娘,这是皇上亲手做的。”竹溪端着放到了桌子上,有元宵茶,枣糕和汤圆,上官莞尔吃饱后宇文琰也来了对着她说“今天是上元节不如我们出宫玩。”

  “可是家宴怎么办?”不是说好了一家人团圆吃个饭,这次长乐郡主和平阳王他们也在宫里,这出宫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走了。”两人偷偷潜出了宫。

  “我说二哥,这皇上怎么还没来?”三皇子宇文铭看向白衣男子问道。尤歌也看向对面的玖月两人点了点头,算是问好。

  “两位殿下,平阳王,平阳王妃,锦衣卫长,三品诰命夫人,今天皇上和皇后有事不能来了,这家宴有什么需要就跟老奴说。”然后安公公就离开了。

  “三弟,你去哪?”见他拉着玖月站起来要离开,便问道。

  “上元节,皇上皇后都不来参加,我们再留这多没意思,大家就先回去吧,我们先走了。”所有人散后,都在大街上走着。

  “我肚子疼,阿琰,好痛。”上官莞尔捂着肚子疼得蹲下来,右手使劲攥着他的衣服喊道。

  “前面有个医馆,我扶你过去。”难道要生了,宇文琰被挡在外面等候,幸好医馆有个接生婆就帮忙接生了。

  “夫人,使点力,这样不行孩子的头掉不过来。”接生婆着急的继续催促“夫人,深呼吸孩子的头得朝下不然就会胎死腹中。”

  “啊!”孩子出来了,上官莞尔看到是个男孩就晕倒了,这时候接生婆撕下面具抱着孩子就从后门逃走了。在外面等候的宇文琰很着急就推开门进去了,孩子和接生婆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上官莞尔晕倒在床上。

  “莞尔,你醒醒,孩子呢?”见她醒来发现孩子不见了,哭的撕心裂肺,她可怜的孩子该不会被人拐跑了。

  “这个孩子要马上送去暗血阁交给大长老,事情的原委我到时候会回去解释,我要马上回宫不然就露馅了。”香儿把孩子交给阁中人就匆匆回了宫中。

  “皇上,末将救驾来迟请皇上怪罪。”锦衣卫长单膝跪地说道。

  “孩子不见了,立马封锁城门仔细排查出城的人,一定要把孩子平安带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