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 皇妃娘娘威武,重新赢回殿下的心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46 2019.05.29 20:26

  看来那件东西果然在大皇子府,一身黑衣人悄悄潜入密室拿走了那个令牌,为怕被人发现换了一身下人的衣服,在经过新房的时候看到了小野猫,于是又退了回来。

  “够了,上官莞尔,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也不管你接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我永远都不会碰你。”然后朝着门外喊道:“来人,这个女人赏给你了,好好伺候,完事后就滚出王府。”

  “你不要过来。”女子不断往后退。

  “嘘。”男子对着她小声说,“不要害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然后走到床上咬破手指头染了一丝血迹。

  “你为什么这样做?”上官莞尔坐到床的另一边问道。

  “殿下他正在气头上,其实你刚才要是服个软,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又不是我的错,我凭什么跟他道歉,再说了我也不会爱上他。”心是冷的,又怎么会爱。

  第二日一束阳光照入窗内,女子就这样坐了一夜,醒来后发现那个人不见了,也许被赶出了王府。

  “殿下,你不要进去。”嬷嬷还是没有拦住,闯了进来。

  “昨晚很享受吧,上官莞尔你让我失去了尤歌,以后我会慢慢折磨你。”走到门口,对着她冷漠道,“还不随我进宫谢恩。”

  皇宫里,两对新婚不久的小夫妻站在大殿上。

  “看你们的表情昨晚的婚礼不顺利?”天域皇帝看着四个人表情复杂,谁也不说话,只好亲自问。

  宇文琰拱手,说:“父皇,昨晚新娘娶错了人,儿臣并未对齐国公主发生过什么,所以昨晚婚礼作罢。”

  这时宫里的嬷嬷端着两个喜帕走上殿前,对着上面的人说:“回皇上,昨晚殿下和皇长妃已经入洞房。”

  “既然你们的婚事生米煮成熟饭以后莫要提了,朕乏了,你们先退下。”四个人转身离开了朝阳殿。

  出了宫门口,尤歌娇弱可怜的看向宇文琰问:“殿下,难道不要解释点什么?”

  “事已至此,我们无缘。”然后冲着上官莞尔说,“你自己想办法回去。”然后上了马车离去。

  二皇子宇文雪温文尔雅的问向上官莞尔,“皇嫂,要不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们先回去,我就当散散步。”转身步行离开了宫门口。

  “小野猫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要不跟我说说呗。”近距离的接触竟让上官莞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阁下三番两次的骚扰我,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往后一退,警惕的眼神望着他,男子笑了,凑到她面前说着悄悄话,“你呀。”

  “你无耻。”她才不要和这种人为伍转身就要走,男子立马跑到前面阻拦“别走,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要不上去喝两杯。”

  “好吧。”转身进了茶楼,房间里两人坐在对面夹着菜放到嘴里,上官莞尔笑着问,“阁下三番两次跟踪我,为什么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本公子是怕面具下的容貌吓到姑娘,从此不愿见在下了该怎么办?”

  “公子真会开玩笑,在完美的皮囊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去,到那个时候没有人会记得你。”不知为何她竟有些伤感,也许太美了就会被人利用成为一把只会杀人的利刃。

  “姑娘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不如跟在下说说?”是因为他,上官莞尔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为何本殿下琢磨不透你。

  “我嫁给了不喜欢的人,还莫名其妙变成了破坏人家的小三。”很伤感的看向那盏烛火,继续说,“人这一生很短暂,而我不想成为别人手里的棋子,但我又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真有一天我能离开皇子府,我要游遍天下当一个侠女。”

  “你和我见过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样,对了,我叫狐苏,姑娘呢?”男子温润的声音响起,笑着看向她。

  “雅儿。”

  一个是名满天下的公子狐苏,一个是暗香阁最神秘的少主,他们用另一个身份去接近对方,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彼此。

  “真好听,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府?”男子看向外面已经黑了,站起来要送她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不麻烦公子了。”然后和清灵回了皇子府。

  “公主,刚才那个人好神秘,不过他周围的气息压的我喘不过气,此人一定大有来头,要不以后我们不要和他过多接触,以免给殿下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清灵说的不无道理,只要想到那个男人她就气的牙痒痒,竟然敢在大婚之日把自己赏给府里的下人,还对自己不闻不问,总有一天她会报仇回来的。

  回府的时候上官莞尔已经揭下人皮面具,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听到一道冷漠的声音“去哪了?”吓得她关上门不情愿的走过去,自顾自倒了一杯水缓缓嗓子。

  “我去哪关殿下何事,你都不把我当成你的妻子,我凭什么告诉你。”生气的模样着实可爱,不过这样的她像极了一个人。

  “别忘了我们是夫妻,以后你要出府之前跟我说一声,免得你在外面惹事还要我来帮你擦屁股。”男子站起来,就要离开,却听到身后的人哭着说,“宇文琰,我讨厌你。”

  看到他转身女子哭的更凶了,“从成婚到现在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凭什么我出去玩还要跟你说。”

  男子很无奈,只是说了她两句就哭成这样,不由得怜惜起来,走过去为她擦拭眼角的泪,安慰道:“我并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只是担心你有事,如果你喜欢出府以后就让韩烬陪同。”

  “啊。”剧情转变的这么快,不应该是冷漠的离去,记得前几日大婚他为了另一个女人狠狠羞辱了自己,现在怎么对自己这么好。

  就这一瞬间男子突然低下头吻了她的额头,温柔的说:“以后我就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然后他就离开了,只留下上官莞尔困惑的眼神,抬头望向房梁惨叫老天爷,“这个男人究竟发哪门子神经,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办才好。”

  “殿下,你要搬回卿汝苑。”太好了,殿下要和皇妃和好是一件大喜事,到时候他回头嘱咐厨娘多做几个菜庆祝一下。

  宇文琰看到他在傻笑,问道:“你还有事?”反应过来的孤峰连忙摇头,“没事,我先去准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