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我没有骗你,为何你从未信过我?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341 2019.06.24 20:21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整日照顾他,到了晚上躺在他的床前。

  “莞尔,我不想再拖累你。”男子的大手轻轻摸着她的发丝,自喃。然后穿好衣服悄悄出了房间。

  “我愿意离开,给你公平竞争的机会,只希望这次你不要再伤她的心。”玄陌离看着面前的男子认真的说。

  他愿意离开,这不可能,这一定是自己的幻听。带有疑惑的问“你为什么要离开她?”

  “我有我的无奈,只希望你不要让她知道真相,我怕她会受伤。”他爱她但不想拖累她,莞尔,等我真正变强时会风风光光的迎娶你为妻。

  “既然知道,为何不告诉我原因,否则我不会答应的。”宇文琰转过身去背对着说,其实这次是个好机会,但是正如她所说不想在趁人之危。

  “因为我不想拖累她,我想让她快乐。”一顿,继续说,“正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我不想她因为我而卷入争斗中,我希望她永远保持最纯粹的笑容。”

  “好,我答应你。”也许三个不同男人的爱都不是上官莞尔真正想要的,她只想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次日,一道刺眼的光芒照醒了床边的女人,她睁开双眼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四处寻找“陌君,你在哪?”

  为什么连你也抛弃了我,我还能相信谁?上官莞尔蹲在地上无助的哭泣,宇文琰走到她的面前递给手帕说,“别哭了,他已经走了。”

  “你骗我,他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松开我的手。”推开他的手,站起来怒问“是不是你赶走了他,你把他还给我,还给我。”

  “够了,上官莞尔,他都不要你了,为什么你还要找他。”平复了一下怒气,宇文琰按住她的双肩安慰,“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重新接纳我为止。”

  “我什么也不听,我只要他。”挣脱开他双手捂着耳朵不想去听,只希望这时陌君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揽入怀里,安慰“有我在,别怕。”

  男子失望的看向她,“我没有骗你,为何你从未信过我?”

  他骗了你,你却选择原谅,为什么你就不肯原谅我一点点。莞尔,我对你的爱不比他少,不,你只能是我的,是我的,紧紧把她重新搂入怀里。

  有人说爱情就像充满谎言的金丝笼,看似甜蜜无限实则充满算计和背叛。当自己真的相信卸去所有的防备,却在最后关头出卖自己的人是最爱的那个人。

  “殿下,你不能因为上官姑娘而就此消沉下去。”谢丞相于心不忍的安慰,却更加触犯了他的逆鳞,狠狠推翻所有的书跌落地上纠正“她是本殿下的皇妃,这一生也只能有我一个男人,其他人休想染指。”

  “可是。”谢丞相还想劝,再看到宇文琰那吃人的眼神只能把话都收回去,擦着脸上的汗说,“臣还有事先退下了。”

  次日,“姑娘,殿下有请?”一位身穿粉衣服饰的丫鬟走过来行礼。

  两人很快来到主帐就看到清灵冲过来,高兴的说道:“公主,奴想死你了。”

  “傻丫头,你怎么来了?”在这里见到清灵她也很开心,以后也有说话的人,只是看了看身后问“韩烬呢?”

  “将军他回了齐国,还说不要让公主挂念。”

  这时宇文琰走到她们面前说:“一起用膳吧。”

  几人落座,慕紫卿拉着上官莞尔的手撒娇“嫂嫂,你有没有想紫卿?”

  “有,以后不要叫嫂嫂,我们已经和离了。”说真的她真有点不习惯,以前嫁给他的时候被冷落,那时的自己还是傻傻的喜欢他,直到亲手被他所杀。

  慕紫卿看了一眼伤感的师兄,又笑着拉着上官莞尔的手“那我以后就叫你姐姐。”

  “对了,你不是应该呆在西域怎么来这?”上官莞尔疑惑的问向她,慕紫卿的眼神立马暗下来“爱罗教被宇文瑀给毁了,教主至今下落不明,若不是师兄相助恐怕我也会因此丧命。”

  “对不起,紫卿。”拉着她的手有些自责,早知道就不提起往事。仿佛看穿她的心事,拉着上官莞尔的手强扯出一丝欢喜“没事,姐姐,我想让你陪我回碧霞山庄,不然我一个人回去多无聊。”

  一旁的宇文琰也劝道:“是啊,你留在这里也很危险,我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若是你们结伴而行到了碧霞山庄给我回个消息。”

  “知道了,师兄,你好啰嗦。”慕紫卿做了个鬼脸惹得大家笑起来。

  送走了她们宇文琰转身问向他“我们不能在耗下去,清灵,注意安全。”

  “殿下放心,奴一定把布防图平安带出来。”

  “皇上,娘娘回来了,人就在思萱殿。”公公颤着跑进御书房答道。

  “她还有脸回来,朕很生气,让她待到朕心情好再说。”看什么都心烦的宇文瑀直接把书扔到了一边,站起来对着公公说,“陪朕出去透透气。”

  “是。”两人不知不觉还是来到思萱殿,看来皇上对娘娘的心还是有的,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背叛所以才有小有惩戒。

  “皇上,既然来了不如进去看看。”还是他有眼力劲,知道给皇上留个台阶下。宇文瑀点头迈了进去,就看到她廋了一大圈,瞳孔无神的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吃饭。

  竹溪也没想到皇上还会来思萱殿,微微俯身“皇上。”

  “免礼,你先退下。”宇文瑀大手一挥,所有人退下后只剩下他们两人,他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说,“你还在为赌约的事生朕的气。”

  突然他捏住她的下巴,怒道;“清灵,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易容成她的样子来骗我。”

  “你放开我。”得到喘息的清灵捂着喉咙愤恨的眼神看向他,“阁主,少主她只想远离你们所有人,为什么就不能放她一条生路。”

  “那你的意思是我伤透了她的心,”突然想到了一条好计谋,转身对着她说,“既然你这么想玩,不如玩个大的。”

  “来人,赐酒。”不一会进来两个侍卫不顾她的挣扎强行灌入毒酒,清灵想要吐出来都无济于事。

  “萱萱,走,咱们出去透透气。”搂着她去了御花园的亭子里,石桌上放满了吃的,宇文瑀亲手剥了一个葡萄放到她的嘴里,宠溺的说“真淘气。”

  “乖,再来一颗。”远处一双眼睛盯了半天就离开了。

  见监视的人走了,宇文瑀站起来对着宫女说;“送皇后回思萱殿。”便自己先离开了。

  “你们一路辛苦了,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宇文琰看向其他人。

  “大哥,二哥,盛京留下独孤兄弟真的没问题?”三弟宇文铭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经过那次的教训以及一年的养精蓄锐早已不是天真的少年。

  尤歌犹豫的喊住要离开的宇文琰,“我们聊聊吧!”

  宇文铭目送他们离开后,对着二哥问;“你真的放心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独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