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 废奴制,设立新法制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59 2019.06.02 20:20

  次日,朝堂上,谢丞相站出来说道:“皇上,老臣和殿下在变发中遭到了太师,镇远大将军,还有……”不敢说下去了,皇上愤怒的问“还有谁,告诉朕,无论是谁都不能影响这次变法。”

  谢丞相跪在地上,看向皇上说:“是皇后的表叔枢密院总使苏大人,他是最反对微臣变法的人。”

  “他人呢?”大殿上皇上非常生气的喊道。

  一位大臣站出来替他说话“苏大人家里有点事所以才没来上早朝。”

  “有事,他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来了怕被朕责罚。”平复了一下呼吸,看向地上的谢崇,说着:“谢爱卿,快快请起,变法之事若还有人阻拦就罚俸禄半年,降职,我看谁还敢反对。”

  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变法之事闹得人尽皆知,百姓们拍手叫好,最惨的只有富家公子和朝廷官员的切身利益。

  “气死我了,谢老头偏偏和我作对。”苏启辉本来就气,又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不争气,更加愤怒了,指着他骂道:“要不是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子,我何必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爹,话不能这么说,我是你的亲儿子,就算再怎么混账,你也不能这样说我。”苏海畅立马就不高兴,反驳。

  “爹,你别生气。我听说谢丞相有个独生女,长得貌美如花,若是能把她娶回家,到时候咱们两家就成了亲家。”经过儿子这一提醒,他笑着赞赏道;“畅儿,你终于变聪明了一回。要是你能把她娶回家,就算看着亲家的份上也不会为难爹爹。”

  “爹,你就放心吧,那娇滴滴的女人我一定给你娶回来。”拍着胸脯保证。

  城郊外,上官莞尔站在石块上看向远处运来的奴隶,问向身后的人“清灵,你说他们从一出生就被刻上奴隶烙印,就没有反抗过?”

  “少主,他们也反抗过最终换来的是鞭打,久而久之就不敢反抗。”清灵在想如果没有遇到少主,她就不会逃离那个地方。

  “清灵,把他们都放了。”然后一道黑影闪过,三下几下就把所有人给杀了,清灵走过去打开链子对着所有人说,“以后别回来了。”

  “少主,我们走吧。”两人消失在玄陌离的视线之内,低头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衣服,笑了笑也离开了。

  经过一年的变法百姓们的生活改善了许多,家家户户都能吃上口热饭,这样平静的生活又能持续多久?

  “爱卿,这变法前后百姓们的生活可是大差距,也让我们天域变得更强大了。”然后看向谢崇,道,“谢爱卿,你为变法之事辛苦了,朕赐黄金万两,并且为你的女儿赐婚如何?”

  “皇上万万不可,老臣的女儿还小不忍心这么早就出嫁。”谢崇跪在地上求道。

  “唉,谢爱卿,朕为恪颖许配的自然是人中龙凤。”对着殿外喊道;“上来吧。”

  只见一身蓝衣女子端庄的走了进来,跪在殿前“臣女愿意。”

  “好,朕即刻下令册封你为珊颖公主,前往东郡和亲促进两国邦交。”

  “皇上,万万不可。”谢崇不断磕头想要阻止这场和亲,还是晚了一步。

  回到丞相府,谢崇拉着女儿的手扔进了柴房,对着里面的人说:“你给我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出来。”

  “父亲,父亲。”谢恪颖不断拍着柴房的门喊道,却没有一个人肯替她求情。

  次日清晨,当丫鬟们发现的时候小姐已经断气了,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出柴房大喊道:“丞相,小姐她……断气了。”

  “什么?”然后一行人急忙朝着柴房跑去,然后命人找来大夫。

  “丞相,小姐只是暂时的休克,并无大碍,只是小姐身子弱受不了阴暗潮湿的地方,需要静养才行。”听到大夫说完刚刚放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多谢大夫,先去库房领银子。”然后走到女儿的床前坐下来,叹道,“女儿啊,你的婚事爹爹不干涉,但一想到你要嫁去那么远的地方去,爹的心里就不放心。”

  躺在床上的人醒来了,拉着爹爹的手也舍不得,“爹,女儿亦是如此,可是女儿喜欢沐辰。从十岁的时候就爱上他了,这一生女儿非他不嫁。”

  十年前,母亲带她逃离仇家的追杀不慎跌入谷中。那时身为东郡国幼小的太子沐辰正由嬷嬷陪同放风筝,偶然间救下她,并对她说长大后会娶她。只为了那一句承诺,她便苦苦等待十年耗尽了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他的太子妃,只是不知道他可记得谷中的承诺?

  “小姐,你终于嫁给喜欢的人,兮儿真替你高兴。”身后的黄衣女孩站在镜子的后面为小姐梳妆,若是有一天兮儿也能遇到喜欢的人就好了。

  “兮儿,总有一天你也是要嫁人的,到时候可不准哭鼻子。”扭过头去笑着打趣。

  兮儿听后仰着脖子,那样子可爱极了。“奴才不要嫁人,奴要永远侍奉在小姐身旁。”

  “好了,傻丫头,真到了那一天你可不会这么做。”

  春香楼,上官莞尔一身黑衣背对着身后的人说道:“你是说天域皇要把谢恪颖嫁给沐辰哥哥,我不同意。”

  “少主,你不要任性,阁主说了若是你要去阻止,就把你逐出暗血阁。”玖月跪下来,劝道,“你与太子有缘无分,不如放下心中执念好好和殿下过日子,至于解药属下一定会找到破解之法。”

  “沐辰哥哥真的会娶那个女人,忘了和自己的承诺。”曾经支撑她活下来的理由就是沐辰哥哥的爱,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心灰意冷的对着地上的人说,“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只想静一静,你先出去。”

  她的母亲是东郡国的公主,身份尊贵,荣宠一生凋零。她的父亲是齐国武侯,征战沙场,立下赫赫之功。

  自从在东郡国皇宫里遇到沐辰哥哥,她便喜欢上了他,后来满园的桃花树便是他们定情的地方。

  她被迫远嫁天域,隐瞒真实身份去接近宇文琰就是为了寻找梅花令的下落,从而篡取天下。

  “原来我不过是所有人手里的棋子,就连沐辰哥哥也要抛下我。”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过,她宁可不出生在皇家,因为帝王之家最无情,就像那刀刃上的剑鞘随时被拔出,也会随时会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