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盛京秘案(四)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094 2019.06.28 19:39

  “这和莞尔有什么关系?”宇文琰惊讶的站起来,问道。

  白衣男子早就料到事情的发展方向,“殿下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女人就是神族后裔,不也是你们四国一直寻找梅花令的真正主人,有了她的鲜血不仅能一统天下,还能平息这场灾难,不是一举两得,殿下莫非犹豫了。”

  不,这不可能,惊恐的眼神看向他说:“我不信,除非能证明她就是神族后裔,否则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白衣男子笑了笑,说“殿下来自千年后的现代,哪里的食物你最熟悉不过,若不是得到了梅花令上官莞尔是如何做出那些菜品和茶饮的。”

  “你怎知道这个秘密,你究竟是谁?”

  “殿下,我是来帮你的,你不是一直想要回到你的世界里去,只要得到梅花令和她开启盘龙斡旋阵法,这里的一切就不在和你有关。”说完,白衣男子背对着他走出了大殿上。

  他究竟是怎么穿越到这片大陆,可能也是因为梅花令的缘故才来到这里。当你真正融入到这个世界,有了无法离开的人或事,才会犹豫要不要回到自己的世界。

  若没有十年前的救命之恩,若没有这唾手可得的皇权,若没有放不下的牵挂,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夜晚的月亮格外美,宇文琰独自坐在房梁上喝着小酒,却看到竹溪匆匆朝着宫门口的方向走去,这么晚了她出宫干嘛?

  “白大人,这么晚你找我有什么事?”竹溪害羞的低下头,他当然知道她喜欢他,所以才借助这份喜欢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竹溪,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只有你成为殿下的妃子,从而阻止祭司人血这天下才能真正太平。”白亦寒第一次求她,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只要他肯对她一人笑,无论上黄泉还是下碧路她绝不后悔。

  “好,你先回去,我想办法接近殿下。”然后摸着他的脸,问“等天下太平后,你来娶我,然后我们就回乡下过平凡的日子,再也不卷入这皇家的争斗中?”

  他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竹溪刚一转身就看到宇文琰愤怒的表情,惊恐的跪在地上求饶“殿下,都是奴一个人的错,要罚就罚奴。”

  “起来。”他要听解释,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殿下是原谅了奴,若没什么事奴先回去。”低着头忐忑不安的从他面前逃走,却被冷冷呵斥“说清楚再走。”

  “殿下,今天是不是有个白衣男子来找你,还跟你说起梅花令的事,那人是骗你的,若是用人血开启法阵势必解开封印,到时候妖族大军侵占我们的国土,必将生灵涂炭。”

  “恩,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会尽量配合你演好这出戏,若是你敢骗我,我定让你五马分尸。”威胁的语气看向她,转身离去,竹溪吓坏的拍着胸口也跟着进了宫。

  茶楼,上官莞尔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这时闯进来一批陌生人把她带到了隐秘的地方关了起来。

  “老大,人带来了。”转身就退了出去。

  “你就是神族后裔,嗯,的确长得有些姿色,不然也不会让他们为你争夺天下。”然后看向手里的书和令牌,继续说“这就是全天下梦寐以求的梅花令,世人只知道得梅花令者得天下的预言,却不知道这枚令牌再配上主人的血作为祭司,就能打开封印的通道释放妖族大军,到那时天下就是我们的了。”

  原来这一切的策划都是他们搞的鬼,不行,她得想办法逃出去,不然真的落在他们的圈套里。

  “来人,严加看管,三日后把人送到宫里去。”就离开了院子。

  妖族分为两种,一种是纯妖族血脉至高无上,他们为首的是妖族太子魔狱,听说此人手段狠辣,不计后果的达到自己的目的。另一种是用活人炼化的妖人,为首的是傅铭,此人善用权术,却因为幼小父母被人类所屠杀后被炼化成为首领。

  当年盘古之役,妖族被神族封印,却独独放跑了妖人,他们蛰伏四国之间筹谋已久就是为了救回狼王和狼太后,让妖族大军再次来到人间。

  “首领,我们的人全部集合完毕随时等候你的命令。”一个满脸是疤的妖人走过来抱拳,说道。

  “好。”转过身去看向妖人,说着接下来的布局“大家也知道妖族的重任只能靠我们了,我们妖人筹划数千年终于可以一展抱负,等救回狼王和狼太后我们就是大功臣,到那时我们妖人再也不用受其他妖族的歧视,大家可愿意和我一起杀入皇宫?”

  “杀,杀,杀。”妖人们举着手里的刀威武的喊了三声,然后听着首领继续布局。

  “为防止我们的布局泄露或出现什么变故,三日后的战役我不参加,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和妖族失望。”转过身去一挥手,妖人们就消失不见。

  皇宫,竹溪看着很贴近的人皮面具直摇头;“殿下该不会让我来假扮娘娘,我做不来,肯定会露馅的。”

  “若是你不带上这假面具,到时候我们的计划就会暴露,难道你真的想要看到妖族大军踏平我们的国土。”

  三日后城楼下,摆好了祭司的工具,一个穿的奇奇怪怪的巫师站在台上摇晃着,嘴里念着奇怪的咒语。

  “殿下,时辰已到。”走下台阶,说道。

  “带人。”宇文琰一挥手一身红衣女子被押到了高台上,将她的头罩取下看向下面的人,想要开口求救都说不出来。

  阿琰,救我,我是莞尔。

  仿佛看出了端倪,宇文琰要求稍等一下,他要上去验一验。

  在距离一厘米的时候他停住脚,伸手摸着她的发丝“我会替你报仇的。”

  手腕上的血一滴滴流入转盘里,正好和她脚下的阵法相通,一道红光冲向天空。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当两人的眼睛紧紧对视上官莞尔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惊恐和愧疚,他飞一样的冲向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明明安排好了一切,为什么变成了你?”捧着她的脸哭的跟个孩子似的,用自己的手想要帮她止住血,为什么就是止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