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赌输了,又如何?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250 2019.06.23 19:30

  趁着夜色竹溪悄悄去了趟大牢。

  “竹溪姑娘你可来了,这里有我们把风,你就放心进去吧。”守卫曾受皇后娘娘大恩,所以才会出手相助。

  “谢谢。”竹溪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的时候匆匆进了大牢里。

  “娘娘,你还好吧?”竹溪悄悄喊道。

  上官莞尔走过来问:“你怎么来了?”

  “娘娘,我和白大人去查了发现是沙土的原因,很快就能救你出去。”竹溪把东西都带来了,顺着铁栏递给里面的人。

  上官莞尔捏了一点放到鼻尖闻了闻,对她说“你们上当了,这是有人混淆想要转移你们的注意了。”

  “可是为什么呀?”竹溪还是不明白的问道。

  只听后面一阵拍掌声,随后闯进来很多侍卫把她团团围住。

  竹溪惊讶的喊道:“皇上。”

  “祁萱,这一次你注定要留在朕的身边。”一挥手,上前两个侍卫就把竹溪带下去。

  “顾景瑀,你算计我,卑鄙。”气的上官莞尔咬牙切齿的骂道。从一开始这场局就是他设的,为的就是引她上钩。

  “还没结束就认输,莫非他的命你不想要了。”转身背对着她说,“我好像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若是在他们二人中你会选择谁先死。”

  为什么她拼命逃开还是成为傀儡,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这场赌局她注定输。

  三日后大军齐聚昊阳城下,宇文琰坐在红鬃烈马上看向城楼上的金甲男子,挑衅的说:“宇文瑀,你弑父夺位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当初是他先对不起我们母子的,落得今天下场是他咎由自取,反倒是你这么急着攻下昊阳城是为了见她吧。”一挥手,后面就把人带了上来,上官莞尔被人绑着捂着嘴巴直摇头。

  “宇文瑀,你卑鄙,用一个女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宇文琰本想冲过去却被独孤亦云给拦住。

  “别着急,这好像是个陷阱。”

  “我当然知道,可是莞尔还在他的手里。”转念一想他比自己更爱她,应该不会伤她的。举起手里的剑冲他说,“只要你肯投降,我会饶你一命,若是你敢伤她一毫,我便让所有人为她陪葬。”

  宇文瑀仿佛预料到了一样趴在她的耳旁小声说:“看到了吧,这个男人又利用了你。”

  不,他不会,她失望的问向城门下的男子“阿琰,你做这一切是不是只是为了利用我达到你的目的,包括瘟疫设局也是你做的,对不对?”

  “不是的,我。”解释不下去了,事实就是这样。

  上官莞尔彻底失望了,扭头看向一旁的宇文瑀“我没有输,陌君也不会死。”

  然后挣脱开侍卫的禁锢,解开了绳子,站在城楼上看向所有人笑得疯癫“这一生我唯一对不起的便是他,我只希望他好好活着。宇文琰,宇文瑀,我愿意用死来摆脱你们的纠缠,生生世世不再相见。”

  纵身一跃红衣飘飘慢慢闭上了双眼,脑海里回放着过往的回忆,有喜有悲,这一次她终于要逃开了。

  “我不许你先死。”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他,伸手摸着他的脸“陌君,你不该来的。”

  满身是血的玄陌离抱着怀里的红衣女子落在地上,然后对她说:“我们回家。”

  “你若是敢走,我就命人放箭。”城楼上的宇文瑀警告道。

  “你敢,众将领听令。”宇文琰这是要和他干下去了,他杀人,他就救人,一时间两方势力就对峙起来。

  “多谢。”留下这句话,玄陌离就抱着她离开了。

  等他们离去后,宇文琰又下了一道命令“撤。”大军退守一百里的帐内修整。

  主帐,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玄陌离独自来见他,双手抱拳“多谢大皇子救命之恩。”

  “她好点了没?”宇文琰带有伤感的眼神问向他,难道他们之间真的错过了?

  “恩。”点了点头,继续说“如今宇文瑀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强攻只会两败俱伤到时候东郡就会坐收渔翁之利。”

  “你说的不错,我们得速战速决,若是在三个月内攻不下昊阳城,到时候粮草用尽恐怕还得耗上一年的时间。”

  兵法有云,强攻不如智取,若是用美人计说不定还有胜算,只是这计如何才能瞒过他的眼睛倒是件不易之事。

  “我愿意易容成公主的样子去迷惑宇文瑀,从而拿到布防图,若是失败了奴希望殿下好好善待孤峰。”清灵走了进来,她和少主从小一起长大是最熟悉她的人,假以时日必能模仿的像。

  “我不同意。”赶来阻止的孤峰拉住她,却被清灵甩开“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孤峰,若是我活着回来一定嫁给你。”

  “殿下,就由属下亲自护送清灵潜入敌军帐营。”

  “好,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要注意安全。”宇文琰担忧的看向两人。

  “陌君,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上官莞尔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哭道,却被赶来的宇文琰看到这一幕,握住拳头狠狠垂向门。

  “傻瓜,我不是在这,以后可不准哭鼻子了。”为她擦拭着眼角的泪。

  实在看不下去的宇文琰扭头离开了,莞尔,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

  “小琰,你好像有什么心事?”独孤亦云在他的背后轻轻一拍,然后跳到他的面前问。

  “亦云,你说我真的没有机会了么?”伤感的宇文琰耷拉着脑袋坐在石凳上,唉声叹气的。

  “追回嫂嫂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打败了那家伙,嫂嫂不就是你一个人的。”独孤亦云也坐了下来出谋划策。正好独孤亦云抬头就看到路过的玄陌离,喊道,“喂,你等等,我师兄要和你下战书,谁赢了嫂嫂就归谁。”

  “无趣。”不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独孤亦云生气才出手和他打了起来,结果玄陌离因为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捂着伤口看向他们两个人嘲讽“你们打算趁人之危,卑鄙。”

  “你说谁卑鄙,我看你是找打。”独孤亦云伸出拳头正要打下去,宇文琰正好拉着他,这一幕正巧被追出来的上官莞尔看到,她连忙跑过来护住玄陌离,愤怒的说,“宇文琰,我很感谢您救了我们,但是你也不能趁人之危做这种小人之事。陌君还受着伤,这就是你的容人之量。”

  然后转过身去扶着他离开,“都是我不好才害得你受伤,要不我们离开这,天下之大总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我没事,现在只有大皇子才能护住你,刚才我们只是闹着玩你不必放在心上。”强扯出一丝笑,现在的他很虚弱需要静养一段时间,看来莞尔只能暂由他来照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