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我只要你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25 2019.06.19 19:59

  “不是这样的。”上官莞尔推开他,哭着解释。

  “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玄陌离又上前迈一步,拉着她的手轻轻放下,心疼的为她擦拭着眼角的泪。

  “我错了。”怕在他的怀里哭泣,她以为这一生只会爱上宇文琰,当陌君一次又一次的为她涉险,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就已经爱上了他。

  阿琰,都是莞尔不好移情别恋,如果有机会来世我们都不要喝孟婆汤,就当我弥补对你的亏欠。

  “小野猫,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

  “我要回宫了,陌君,你会来娶我么?”

  “会。”最终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了,再回去的路上谢恪颖八卦起来。

  “琪雅,刚才那个男人气度不凡,举止温文尔雅,该不会是皇亲国戚。”

  “算是吧,还有刚才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她要回去继续扮傻子,然后光明正大的嫁给他,到时候她就自由了。

  与子成悦,伴君终老。生死相依,祸兮福所倚。

  到了晚上,谢恪颖偷偷走到她的身后,问道:“你在写什么?”

  然后拿起来读着:与子成悦,伴君终老。生死相依,祸兮福所倚。

  “这么快就想你男人了。”

  “快还给我。”两人嬉笑的声音传到院子里,满天中一颗红星闪闪挂着,仿佛比之前的更亮些。

  “族长,谢毅出谷好长时间都没回来,会不会遭遇了什么不测?我们得提前做好打算。”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看向前面的人。

  “你说得对,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族长转过身去,突然想起还有一个人,问“她可有传来什么消息?”

  “回族长,紫衣说梅花令落在宇文琰手里,听说他还拍下了红颜笑只为救一个女人。”身后的人没有任何阴谋。

  “有趣,让她继续盯着,还有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务必寻到尊上的踪迹。”那人退下后,族长看向天空中的红星不断闪烁,该来的总会来的。

  “外公,你的胡子好长就让雅儿摸一摸。”

  当苏沐辰来找老君王商讨国事的时候就看到这种场面,上官莞尔委屈的拽着老君王的胡子不撒把,两人僵持有一盏茶的时间。

  “辰儿,你来的正好,快把你妹妹拉走。”终于救星来了,上官莞尔用着幽怨的眼神看向苏沐辰,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坏事。

  “哎呦,我的胡子都被那个丫头拽没了。”老君王心疼的摸着他的胡子,良久,才想起还有正事,便问,“你急急忙忙找孤可有什么事?”

  “最近城外多了些难民,其中还有一些得瘟疫的,我觉得事有蹊跷便暗中调查,才发现这是天域的阴谋。”一顿,继续说,“自从天域被分裂,而宇文瑀又掌控齐国和天域一般的势力,他的野心更加膨胀,我怕到时候东郡也难逃此劫。”

  “那依你所言,我们该怎么办?”老君王想要听一听他的意见,人老了,未来的江山都是要交给年轻人。

  “献诚意,促进两国邦交,到时候他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会为难我们。”见老君王不明白解释道,“要不献城池,要不献美人。妹妹虽然傻了,但终究还是要嫁人的,若是她能成为天域的太后,我们不就是一家人。”

  门口的谢恪颖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她没想到他为了权利可以牺牲爱情,更可以牺牲自己的妹妹。若不是今天她偷听,琪雅又再一次的陷入危险中。

  “太子妃,你怎么不进去?”

  “我突然想到还有事先走了。”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御书房。

  “珊颖,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上官莞尔见她深色慌张,都快要哭出来了,连忙关心的问。

  “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谢恪颖推着她拿上包袱往外走,搞不清楚的上官莞尔停住脚,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你别问了,我都是为你好,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是啊,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太子苏沐辰推开大门说道。真的是她背叛了自己,快步走过去拉住谢恪颖的胳膊,说“来人,把太子妃送回东宫,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放她出来。”

  “沐辰哥哥,你为什么要抓珊颖,还有这么多的侍卫,是不是都来陪雅儿玩的。”幸好上官莞尔够聪明,这演技要是换作现代就是影后了。

  苏沐辰拍着她的手,诱惑道:“当然,只是委屈雅儿这几天暂时住在宫里,等过些日子你大婚了,就有人陪你玩了。”

  “好啊,好啊,只是雅儿现在就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沐辰哥哥告诉我好不好?”拉着苏沐辰的胳膊不断摇晃着,那样子还真是一个傻子。

  “要是说出来就不好玩了。”推开她的手,转身下死命令“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放她离开。”

  “属下遵命。”

  在他离开后,上官莞尔始终不明白外面究竟发生什么事?

  就算陌君来提亲,也不会和沐辰哥哥合伙把她囚禁起来,除非她所嫁之人是宇文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想过无数次办法逃走,每次都被抓回来,无奈的上官莞尔趴在桌子唉声叹气。

  突然一道黑影从窗户翻进来,上官莞尔脚下运功躲在帘子后面,只见那人进来后便摘下自己的面纱,试探的喊道:“莞尔。”

  “陌君。”上官莞尔欣喜的冲进他的怀里,嗅着他身上的合欢香,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就能发现假扮面具男的人就是他。

  “我是带你出去的。”拉着她悄悄从窗户翻越出去,顺着亭子不断躲避巡查官兵。

  “有刺客,快抓刺客。”突然有人喊道,引来了更多的官兵。

  “别怕,你快上来。”玄陌离站在墙上拉着她的手,后面的官兵拿着弓箭赶了过来,就差一点点他们就能逃出去。

  “陌君。”上官莞尔眼看着一支箭穿过玄陌离的身体,两人的手被强行分开,受伤的男子掉了出去。

  “公主,刺客跑不远,请你跟我们先回去。”为了不被人看出端倪,上官莞尔强忍住哭出来,也不知道陌君怎么样了。

  回房后,上官莞尔回想前些天小树林里,他说只要自己的时候,就应该不顾一切的跟他离开,也不会连累他受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