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演戏谁不会,逼真不就行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265 2019.06.18 19:43

  “太子妃,我们该回宫了。”兮儿扶着她上了马车。

  “琪雅,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谢恪颖命人把上好的布匹端上来,琪雅高兴的跑过来拿着往脸上比划,傻笑着说“琪雅喜欢,要做全天下最漂亮的衣服。”

  “太子妃。”兮儿上前喊道。

  谢恪颖回过神来拉着上官莞尔的手回了屋,坐下聊起天来“琪雅,如果有一天你清醒了还会和我做朋友?”

  “珊颖,你怎么皱着眉头,我不喜欢,我们可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跟个孩子似的上官莞尔拉着她的手勾勾,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兮儿,我们饿了,我要亲自下厨。”然后谢恪颖站起来对上官莞尔说,“你乖乖坐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你们都出去,我一个人就行。”包括兮儿也退了出去,谢恪颖就把事先准备好的解药倒进了碗里。切好菜下锅后,不一会就都出锅了,命人端着饭菜回了寝宫。

  “好香。”上官莞尔吃的跟个小花猫似的,看着黑乎乎的汤狡诈的说,“珊颖,要不咱们一人一半。”

  “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厨房里还有我等会在盛。”撒谎的谢恪颖紧张不安,使劲攥着手里的帕子,眼神紧盯着那碗里的汤。

  “好吧,我全喝了,你可不要后悔。”上官莞尔仰着脑袋瓜全部喝完。

  喝完后的上官莞尔趴在桌子上,吓得谢恪颖连忙喊道:“快来人,琪雅晕倒了。”

  “怎么了?”老君王站在她的床前焦急的问着,太医往后一退行礼说,“公主脉象虚有虚无,口齿发紫,脸色苍白,就连这气息都没了。”

  连忙跪下来求饶,“君王,臣等无力回天。”

  “混账,废物,都给我滚。”气的老君王踢在太医的身上,骂道。

  “君父,雅儿已经走了,请你节哀。”苏沐辰走上前安慰。

  老君王叹了口气,“罢了,选个吉日把雅儿风光下葬。”

  当所有人离开后,床上的女人突然睁开了双眼。这时的上官莞尔不痴不傻,反而眼神中的光芒更加凌厉。

  本来她想假死逃离东郡,后来想想就算逃出去也没有报仇的希望,还不如继续装疯卖傻。

  当老君王等人得到消息,说雅儿又活了过来,一群人朝着思萱殿跑来。在看到琪雅完好无损的喝药时,老君王颤着身子走上前,眼角还挂着泪。

  “雅儿,你可吓死孤,以后莫要在这么淘气。”抱着她好一阵才松开手,佯装生气。

  “外公,雅儿要吃蜜饯,这药有些苦。”委屈的嘟着嘴,老君王无奈命人端来蜜饯给她,上官莞尔随便拿了一颗放到嘴里嚼着,小脸上立马舒展开。

  苏沐辰走到她的面前指着谢恪颖问:“是不是她害了你,告诉哥哥一定帮你出气?”

  上官莞尔别有深意的看向地上跪着的人,摇了摇头“珊颖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不会害我的。”

  “雅儿,你到现在还敢维护她,若不是因为。”苏沐辰立马闭上了嘴巴,若再继续说下去恐怕他们的关系也会暴露,到时候他的太子之位恐怕不保,还会影响两国邦交。

  “外公,雅儿想单独跟她聊聊。”上官莞尔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对着老君王恳求。

  “好,其他人都退下。”当门被关上,上官莞尔走到她的面前把她扶起,看着她的眼睛问,“谢谢你。”

  “你?”卡在喉咙里不敢说出来,谢恪颖疑惑的眼神看向面前这个不认识的女人。

  “是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是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另外还需要你陪我继续演下去。”

  “为什么,你明明就好了?”谢恪颖当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梅花令意外丢失,没想到又回到宇文琰的手里,如若她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还是要得到权利才不会被人再背叛一次。

  “因为我想主宰自己的命运,不想成为别人手里的利刃。”转过身去,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我是不会感谢他救了我,当初他杀我的时候毫不犹豫,如今我们再见面就是陌生人。”

  谢恪颖第一次看清她,诺诺的问:“那我们还是好朋友?”

  “当然,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我,这份情我上官莞尔永远会铭记于心。”拉着她的手,非常感谢,在她失去记忆变得痴傻时,只有她对自己不离不弃。

  “对了,珊颖,你可知在我浑浑噩噩的那段日子里,我身上的东西你可知是谁拿走了?”摸了摸身上的白貂玉笛不见了,着急的问。

  “在这。”走到橱子里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她,继续说,“我猜想这个东西对你意义非凡,就擅自替你保管了,你该不会介意?”

  江山易改,知己难求。

  “爱你么么哒!”上官莞尔冲着她来了个飞吻。

  次日,阳光明媚,上官莞尔拉着她的胳膊撒娇,“我要出去玩,我要出去玩。”

  “好。”然后看向兮儿,特意嘱咐“你就不用跟着了,若是太子问起就说我们去玩了。”

  两人换了一身便衣悄悄溜出了宫,买了两串糖葫芦边走边吃。

  前面有戏耍的,谢恪颖拍了拍上官莞尔的胳膊,不清晰的说着:“我们也去看看。”

  “好。”周围的人鼓掌喊道。

  玄陌离拿着盘子接着银子,温润的谢道:“谢谢大家。”

  当走到上官莞尔面前时,盘子掉到了地上钱立马都洒了出来,百姓们蜂拥抢光。

  “莞尔。”久违的声音,让两人都愣住了。反应过来的上官莞尔拉着愣神的谢恪颖匆忙逃走,他一路紧追不舍直到没人的小树林。

  “你究竟想躲我到什么时候。”冲着她的背影喊到,上官莞尔停住了背对着他不承认“公子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莞尔。”

  谢恪颖也站出来挡住,解释“这位公子你真的认错人了,她叫琪雅,并不是公子口中的莞尔姑娘。若是公子还要继续纠缠,小心我们喊人了。”

  “是吗?”玄陌离绕到她的面前直视道,“你肯服下他的解药是不是代表你们已经和好了,我始终都是过路人,所以你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划清界限。”

  “我没有。”怕他误会,上官莞尔心直口快的解释,却没想说出口就后悔了。

  “你诈我。”

  “若不诈你一下,可能永远都不承认你就是莞尔。”玄陌离激动的按住她的肩膀,说“在你的心里可有我的位置,你可知当初的不告而别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以为你死了,本想殉情,幸好被谢毅阻止我才苟活于世。是不是在你的眼里什么人都不值得你付出,哪怕那个人伤你至深,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他护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