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瘟疫始作俑者是谁?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225 2019.06.22 20:13

  “娘娘,你快跑,皇上来了。”竹溪拥着她往外走。

  “臣妾参见皇上。”微微俯身。

  “都下去。”宇文瑀走到她的面前质问,“这场瘟疫是不是和你有关?”

  “皇上说什么都是对的,又为何来问我。”反笑道,她的眼神中充满失望和讥讽,在她眼里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为了得到而得到从不珍惜所拥有的。

  “祁萱,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要伤害我的子民,背叛我,你知道的凡是背叛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宇文瑀狠狠攥着她的手,眼神凌厉的射向她。

  她甩开她,笑意更浓,却带了些忧愁,“你们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曾第一时间相信过我。我爱上的人亲手杀了我一次,而说爱我的人不信我也要杀我,这就是你们的爱。”

  “你们的爱太过霸道,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宇文瑀,若是你还有些良知就放了陌君,我随便任你处置。”这是她最后的底线,因为只有陌君才会真心爱她,不会打着爱情的幌子伤害她。

  对面的男子冷笑,临走时说了一句让她心灰意冷的话,“我不会放你们离开,我要好好折磨你。”

  “娘娘。”皇上走后,竹溪连忙接住晕倒的上官莞尔,她扶着额头看向他远去的背影。

  出了思萱殿他直接去了刑部大牢,双手交错于腹部看着满身伤痕的男子说:“你应该感谢我,不然你怎么能看清她对你的心,现在为了你还乖乖呆在我的后宫,多亏了有你,说实在的我最应该感谢的人是你。”

  “其实我们也算是彼此感谢,不过你还得在这里多待些时日,等她心甘情愿的臣服于我,到那时我就放你回去。”拍了拍他的脸,宇文瑀很满意的笑道。

  出了刑部大牢一旁的公公走着问;“皇上,你明明知道皇后是冤枉的,为什么还要任由背后之人搞鬼?”

  “我要的不仅仅是她的人,就连她的心也只能属于我。”

  有的时候迫切的想要得到并不是真的喜欢,有的时候嘴上说喜欢也许只是单纯的喜欢。虽然有些绕嘴,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先来后退,也没有放手就是对所爱人最好的祝福。

  有些人在对的时间里错过,而有些人在错的时间里牢牢把握,默默付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陪在身旁。

  “皇上。”竹溪行礼后,就退下。

  宇文瑀走到她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冷声问“你以为绝食我就能放了他。”

  “顾景瑀,在你的心里只有皇位,其实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上官莞尔眼神里充满恨意的看向他。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爱不爱我心里清楚,这场瘟疫确实是因你而起,只不过你是间接性的屠杀百姓。”见她不明白,继续说“宇文琰想要借助这场瘟疫让我对你放手,你觉得可能吗?”

  “既然他这么做肯定还有后招,不如我们打个赌,若是你赢了我放你离开,若是输了你就留在我身边。”他看着她的眼睛笑意更浓,良久抽回手,背对着她说,“是不敢赌。”

  “有什么不敢,若是我赢了,你放我们离开。”她只是在想若是真赌起来会不会输的很惨。

  “好,若是能输了,他也得死。”宇文瑀背着她说完就离开了。

  难道她刚刚做错了,陌君,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殿下,你这个计谋可谓是一石二鸟,既可以断了宇文瑀的后路,也可以失了他的威望。”谢丞相看着成熟稳重的宇文琰,笑意更浓了些。

  其实这样做还能夺回莞尔,说起来应该是一石三鸟。宇文琰对着身后的孤峰嘱咐“传令下去,大军休整三日即可出发征讨叛贼宇文瑀夺回皇位。”

  天域思萱殿里突然闯进好几个士兵,不顾竹溪的挣扎把娘娘带走了。怎么办,她不能慌,然后就跑着去了朝堂上。

  “皇上,娘娘是无辜的,奴求求你放了娘娘。”竹溪的喊声传到了朝堂上,引得其他大臣们小声窃语。

  苏太尉站出来,说“皇上,可见妖后手下的人都不懂规矩,这朝堂向来是谈论国家大事,岂能容许一个低贱的宫女在外喧哗。”

  “苏爱卿说的极是,来人把她带上来。”

  不一会粉红宫女服饰的竹溪被侍卫毫不怜惜的丢在了大殿上,她先看了看四周然后爬着朝高位上的人哭着恳求“皇上,奴知皇后心善自不会做这种事情,请皇上即可下令查明真相还皇后娘娘一个公道。”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一切都是拜妖后所赐。连个小小宫女都敢质疑皇上的决定,以后谁还敢把天域律法放在眼里。”一位大臣立马站出来呵斥。

  “皇上,臣倒是觉得竹溪姑娘重情重义,这瘟疫单单只发生在昊阳,所以臣斗胆愿意自请查明真相。”大理寺卿白亦寒站出来说道。

  “也罢,这件事就交给白爱卿去办,退朝。”很为难的宇文瑀一挥手,站起来离开了大殿上。所有大臣们都离去,白亦寒走过去扶起,温润的对她说“我送你回去。”

  “大人,奴想和你一起调查事情的真相,还娘娘清白。”楚楚可怜的眼神落在白亦寒眼里,鬼推磨的点了点头,两人就离开了大殿。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一起办案,白亦寒蹲在地上捏起一粒沙土放到嘴边轻舔了一口,转身对着她说;“瘟疫的源头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的。”

  “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竹溪也蹲下来看着这些沙土,没什么不同,再说了瘟疫的源头不应该是水源?

  “瘟疫的投放根源本应该是从水源开始,不知是谁临时改变了想法,利用沙土投放庄稼地等秋后收成,人们食之差不多就会引起瘟疫。”

  “奴还是不明白,这跟我们娘娘有什么关系?”竹溪被搞的懵懵的。白亦寒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沙土,耐着性子解释“因为背后人的目标就是你家娘娘。”

  原来皇上为什么不着急,还任由大臣们诋毁娘娘,这一切都是皇上和暗中人的较量,他这次调查是对还是错?

  “皇上,若是白大人搅乱了这场赌局,恐怕娘娘以后都离不开这深宫了。”公公说完后知道说错话,看到皇上阴冷的脸吓得跪在地上,全身哆哆嗦嗦的颤抖,“老奴知错,不该妄自揣测皇上的用意。”

  “你说的也没错,朕之所以表现的很为难,就是为了留住她。”宇文瑀站起来略过地上的人身旁,看向外面的星空自喃“她就像天空中的星星照亮朕的心,你说朕看重的东西岂能轻易放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