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春香楼名满天下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96 2019.06.10 20:01

  “父皇,我什么时候成的婚,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皇上,外面有人求见。”皇帝一挥手,随后进来身穿蓝色的女子带着白色面纱,微微俯身“皇上,殿下。”

  “这是和离书,莞尔自知配不上殿下特意前来和离,还望皇上成全。”把手里写好的和离书由公公呈上去。

  皇帝也没看放到了一旁,带有探究的眼神游走于两人,最后定格在上官莞尔身上,笑道:“可是琰儿欺负你了,朕回头好好教训他,至于和离就当你们闹家家。”

  “皇上,臣女自知殿下早有所属,所以臣女愿意让出正妃之位,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毁了这张脸。”上官莞尔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放在面纱下的脸上,威胁道。

  “你冷静点,朕没说不答应,只要琰儿同意那才能和离。”皇帝最终把问题踢向了他。

  “父皇,儿臣此生只喜欢雅儿一人,绝不会再另娶他人。”宇文琰坚决的态度让皇帝太失望了,转过身去一挥手“朕同意你们和离。”

  “多谢父皇成全。”

  “多谢皇上成全。”

  两人同时谢恩,上官莞尔转身出了御书房对着公公说,“帮我把这个转交给殿下,告诉他是我先休了他。”

  “殿下。”公公目送上官莞尔离去的背影,刚一转身就看到宇文琰,连忙弯着腰说,“这是公主让我交给你,还说……是她先休了你。”

  “我知道了。”攥紧手里的纸团就离开了皇宫。

  “玖月,清灵,我彻底自由了,要不咱们哪里都不去,在这里好好经营春香楼。”上官莞尔转过身去笑着说。

  “少主在哪我们就在哪。”两人同时点头答应。

  春香楼决定停业三天,里里外外整改一下,以便早日赚取银子建立自己的势力,这样才能在乱世中独善其身。

  “少主,你好聪明,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开很多分店,那到时候是不是各国各地都有我们自己的产业。”清灵高兴的鼓掌。

  经过几天的装修,春香楼终于营业了,门口排着两对店员,同声喊道:“欢迎光临!”

  进去后,分为两个叉口,黑马健身房和甜蜜蜜需要办理不同套餐的会员卡。

  “这个套餐很实惠,你们的确为我们顾客考虑。”一对很普通的夫妻拉着清灵的手一个劲的道谢。

  “少主,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玖月非常好奇的看向她。

  上官莞尔的思绪飘到那天夜里,她苦心研究梅花令终于有了新发现。原来各国争相寻找的梅花令不仅有号令风影一族的势力,还有富可强国的奥妙。

  通过密密麻麻的字翻译出来就是一本旷世奇书,里面不仅讲解了军队部署,国富民强的方法,更有不同这片大陆的奇思异想。

  “秘密。”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穿越,阿琰,你究竟是谁?

  短短半年春香楼的势力就遍布各国各地,除了清灵和玖月没有人知道春香楼真正的主人是谁。

  “大哥二哥,你们听说了没有,现在的春香楼不同于往日,只是谁也不知道背后的主子是个怎样的人。”宇文铭把打探来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最近昊阳城都在传春香楼的财力都快赶上朝廷的一半,就连公子狐苏也能媲美。

  “走,我们也去会会。”三人就去了春香楼。

  “清灵姐,有客人来了,说是要见楼主。”一个伙计跑过来照实说道。

  带着面纱的清灵随他出来后,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在伙计耳边小声说:“你就说楼主不在。”

  “两位不好意思,我们楼主有事出门了,要不你看看点什么,我们春香楼的菜品在全昊阳城数一数二。”伙计谈起春香楼的菜品尾巴都快翘起来,幸好被宇文铭止住,“把你们春香楼的招牌菜各点一份。”

  “好来,客官请稍等。”一撩毛巾转身就去了厨房里。

  等了有一柱香的时间,就有女伙计端着送上来。

  龙跃呈祥,咖喱肉酥饼,落水烤鸭,麻辣豆腐烫,鲤鱼窝心……

  “不错,这些菜太好吃了。”宇文铭一筷子接着一筷子的往嘴里吃着,不一会所有盘子里的菜都被吃光,不好意思的看向两人,摸着圆鼓鼓的大肚子“大哥,二哥,不好意思,这菜太好吃了。”

  “既然楼主不在,要不我们先离开这。”宇文雪看向两人平淡的说道,三人站起身离开了春香楼。

  二楼,黑衣的上官莞尔拿着白貂玉笛望向他们离去的背影,自喃道:“生在乱世有太多的迫不得已,太过依赖别人只会落得个自焚的下场。”

  为了活着,我们不得已学会伪装自己,步步为媒隐居幕后成为执棋人,当站到最高位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错过了太多的美好。人生来都活在精心编制的谎言里,不想沦为别人手里的利刃,就要站起来扭转这残局。

  夜晚,雅儿亲自下厨熬了碗莲子粥端到书房,“殿下,先休息会,尝尝雅儿的手艺是否见长了。”

  “多谢雅儿。”在看到莲子粥的时候刺激到了宇文琰,脑海里模糊的片面又重现了。

  “殿下,这是臣妾亲自熬制的莲子粥,可香了,要不尝尝。”

  宇文琰推开一旁的雅儿捂着头跑了出去,好痛,那声音竟然如此熟悉,却始终都记不起来。

  直到他晕倒在院子里,雅儿追出来捂着嘴巴惊喊:“快来人,殿下晕倒了。”

  半夜,上官莞尔偷偷溜进他的房间,坐在床上摸着他的脸,“阿琰,你怎么能把我给忘了。”

  她的泪滴在了他的脸上,爱太深执念便更深,本以为她可以做到毫无留恋的离开,不再见他,却不知爱情早已深入骨髓。

  “爱上你,我已中毒太深,若你先死,黄泉路上我陪你。”趴在他的胸口做最后的告别,然后放到他嘴里一颗药丸。

  当上官莞尔回到春香楼,两人连忙跑过来问:“少主,你去哪了?”

  “他病情越来越严重了,玖月,如果他不在了,我绝不苟活。”激动的上官莞尔拉着她跪在地上恳求。

  “少主,你先起来。”一顿,认真的看向她,继续说,“办法还是有的,若是师父在世配上地狱之花,也许殿下还有救。”

  清灵在一旁插嘴“玖月姐姐,你不是说只要少主和殿下圆房毒不就解了。”

  “不错,少主,如果你真的爱他还在犹豫什么?”玖月也搞不懂两人明明很爱对方,偏偏把彼此推的越来越远。

  “我愿意。”眼神坚定,反正这一生她的心都给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