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齐满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4 换血成功,恢复记忆

齐满天下 公孙栎 2111 2019.07.18 21:14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对她的依赖越来越强,不知不觉这份爱意已经萌芽。

  “香儿,送你的。”把盒子放到她的手里害羞的跑开了。打开后是一枚刻着香儿的玉簪,晶莹剔透,锋利的可以刺穿人的喉咙。

  她拿着绣好的香囊找到他递过“这个算是回礼。”

  其实香囊里除了两人的结发,还有合欢香。

  “阿瑀,你喜欢我么?”看着他害羞的低下头,她却勇敢的说出心底的秘密“我喜欢你。”

  然后靠近在他的背后打晕了,放到密室的床上她轻轻的扶向他的脸。阿瑀,我不后悔。

  “大长老,开始吧。”躺在另一张床上闭上眼睛。

  当妖血全部输送完,大长老又拿出了一种强行恢复记忆的药给他喂下。

  “来人,把他们送回房间,今日的事情若是有人传出去,你们知道后果的,退下。”

  当顾景瑀醒来的时候挠着后脑勺,难道那只是一场梦,自己好像死在了那场大战中,怎么又活了过来。

  “阁主,你醒了,我去禀告大长老。”匆匆离去,不一会各大长老都来了,除了四长老风四娘常年不回暗血阁。

  “恭喜阁主醒来。”众人跪下。

  “起来吧,本阁主不在的这些时日暗血阁可发生了什么事?”双手负在身后,还是以往的口气说道。

  “暗血阁并无不一样,除了阁主。”五长老刚想说下去就被大长老打断“阁主,你刚醒来一定饿了,我命厨房准备了膳食。”

  “也好。”几人走到大殿上坐下来,由阁中弟子端上来,几人开始动筷子吃饭。

  “阁主,大长老,香主子醒了。”

  顾景瑀放下筷子,说道;“我去看看,你们接着吃。”

  走出大殿他去了厨房禀退了所有人,一个人捣鼓了半天才做好了莲子粥端着就去了住处。

  听到有敲门声她虚弱的坐起来问道;“谁啊?”

  “阿瑀。”在看到他手里端着的莲子粥,接过来全部喝完“谢谢。”

  “香儿,最应该谢谢的人是我,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到现在才发现。”

  “我是心甘情愿的,阿瑀,以前的我觉得你是高不可攀的,现在的你平易近人我还是喜欢你。我知道你忘了不了少主,你能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尝试着爱上我好吗?”

  有些东西明知不可能,我还是自不量力的想要去证明。证明你会忘了她,证明最后住进你心里的人是我。看到你眉头紧锁,看到你犹豫不决,阿瑀,你连一次接近你的机会都不留给我。

  “好,我给你机会,这两日你就安心养伤,等伤好了我们就成亲。”站起来离开了房间,自从阁主回来后变得不不一样了,哪怕恢复了记忆也做不到从前的心狠手辣,反而成了多情的男子。

  数月稍逝,她孤身站在满园的梅花树下,手掌伸开一朵梅花落在手心里。远处的顾景瑀看到这一幕止住了脚步,心里在想他对萱儿真的是爱?

  也许他此刻真正爱的人是香儿。

  她一个转身看到远处的阿瑀,扔掉身上的披肩飞一样的朝他跑去,抱住他问“阿瑀,我们成亲好不好?”

  当时说的话犹如耳旁,没想到变成了迫不得已。

  “最近暗血阁内有很多事务要处理,恐怕暂时不行,要不等我处理完在办婚礼。”这算是推脱,香儿明明知道他的为难强颜欢笑“嗯,都听阿瑀的。”

  天域,御书房外两人为了一碗粥争吵起来,声音过大吵到了皇上处理公务。门从里面打开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皇上,这是臣妾花了好几个时辰才熬制的莲子粥,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就跑到赵婕妤手里,请皇上为臣妾主持公道。”凌妃掩着袖子哭道。

  赵婕妤连忙为自己辩解“皇上,不是这样的,今天我去膳房时并未看到姐姐在,是臣妾看到有碗莲子粥心想皇上爱喝就端来了,没想到走到半路碰到姐姐她就诬陷我。”

  “就是为了一碗莲子粥你们就跑到御书房外大呼小叫,若是爱喝让膳房再重做一碗。”正要关门魏凌薇委屈的说道“皇上,臣妾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这碗莲子粥代表臣妾对你的爱。没想到却被赵婕妤强足先登,臣妾气不过才来找你评评理。”

  “后宫之事全权交给冷贵妃处理,朕也无能为力,你们去找她。”关上了门,两人都碰了一鼻子灰气冲冲的离开了御书房。

  “皇上,臣妾刚听说早上的时候凌妃和赵婕妤因为一碗莲子粥闹的不愉快,还把篓子捅到了你这,该不会还是因为这件事生气。”看到皇上来找自己肯定是因为早上的不愉快,索性率先开口说道。

  “也不全是,朕最近听说暗血阁的阁主顾景瑀没有死,据说香妃为了救他差点舍弃自己的性命。”一顿,继续说“据探子来报香妃和这个人过分亲密,我有点怀疑此人就是还未死去的宇文瑀。”

  “嗯,我记得当年宇文瑀造反前的身份就和暗血阁有瓜葛,没想到他竟是暗血阁的阁主。以前江湖上传言这个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自从他回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听说还为了香妃变得痴情了。”

  “这件事绝没有那么简单,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推动着。如今他回来这天下又不太平了,还有就是莞尔有下落了?”

  “没有,皇上也不相信皇后已经死在冷宫,臣妾近日总感觉皇后就在暗处盯着我。”

  “好了,冷鸳,那件事和你没关系。”转身离去。

  暗处有人对着红衣女子说;“神尊,我们早点回去,不然族长又该生气了。”两人消失在暗处。

  “寒哥哥,啸儿可有消息?”她的皇儿从一出生就被人抱走了,也不知道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和。

  “还没有,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啸儿的。”

  齐国,平阳王府。

  蓝衣女子抱着婴儿挑逗着“啸儿,叫娘。”

  一旁的独孤姜堰也挑逗着“啸儿,喊爹。”

  合欢树上的花瓣落在孩子的嘴上,慕紫卿把花瓣扔掉笑着说;“这个孩子好可爱,长大之后也不知道像谁。”

  “我倒是觉得这孩子长大后一定很好看,你看这眼睛多大。”姜堰爱不择手的拉着他的肉嘟嘟的小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