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陷阱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193 2019.05.02 13:27

  “小伙子?小伙子,你到了。”楚天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醒了过来,“哦……谢谢啊。”

  付完车钱的楚天站在马路边拍了拍太阳穴,这几天总是有点心神不宁,睡眠不足。

  他从口袋里掏出纸条,环顾了一下四周,钻进了一个小胡同里。

  这里是凯旋市市南区最靠边缘的地方,市南区是经济最不发达,落后的市区,就像是一个被老师放任不管的学生,任由其自生自灭,不少的墙壁上都泼上了“拆”字。

  大约步行了五分钟,楚天驻足在一扇掉漆的红色破铁门前。

  那姑娘可真不像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楚天想了想,伸手叩响了铁门,没有回应,半分钟后,楚天又捶了几锤。

  “来了来了,我又不是聋子!”随着铁链摩擦的声音响起,铁门被由内而外的打开,只穿了一件白色薄睡衣和内裤的陈情揉搓着乱糟糟的头发站在楚天的面前,“啊,是你啊?”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睡觉了?”楚天有些尴尬的目光上移。

  “这种白痴问题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吧?”陈情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憔悴素颜,但底子很好,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美女,“不过我没什么起床气,也不会因为有人把我吵醒就特殊对待,先进来坐吧。”

  “嗯……”楚天尽量吸气侧身从陈情与门框之间的夹缝里挪了进去,随之屋子里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情愉悦。

  陈情关上门,边朝着卧室走去边看着楚天说道,“家里有点乱,你别介意,随便坐。”

  “我不太会招待客人,也可以说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陈情停在卧室的门口。

  “啊,我也不太会做客人。”楚天局促的接话道。

  陈情笑笑,推开房门走进了卧室。

  楚天环顾整个房间,打开铁门走进来就直接是客厅了,连接着客厅的是一个卧室,和卫生间,连一个厨房都没有。

  比自己廉价租来的出租屋还要小上很多的客厅里摆着几个破沙发,一个木头茶几,和一台大头电视机,电视机旁的插座上插着满满当当的各种电线,手机的,高压锅的,电视机的……

  沙发围起来的木头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摆着几个摞在一起的大碗面和几十包调味料,几瓶空的易拉罐啤酒散落在沙发与茶几的空隙里。

  楚天挑了一处没有被内衣内裤占领的沙发坐下,心想陈情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楚天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不是因为陈情表面上干干净净背地里邋遢的不行而感到奇怪,感到奇怪的是生活的环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离楚天进门过去半个小时了,考虑到女生起床可能花费的时间长一点,楚天没有动作。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坐立不安的楚天终于站起身来,走到卧室的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你还在吗?喂?”

  没有一点回应的声音,“喂喂,你还在吗,你还在吗?”害怕里面出了什么事情的楚天开始砸门。

  “啊……啊……我还在我还在。”门内传来了陈情的声音,“不好意思啊,我把你给忘了,一躺床上又睡着了,不好意思啊。”

  呃……楚天有点无语,但也不好出口说什么,“那你换好衣服赶紧出来吧。”说完,便转身返回了沙发。

  不一会儿的功夫,换好衣服但没有化妆的陈情走了出来,尴尬的冲楚天笑笑,进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把沙发上堆叠的衣服卷在一起放在一旁,坐在沙发上,满脸歉意,“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没事。”

  “嗯……你没有倒水喝吗?”

  “我没有不经过别人允许私自动别人东西的习惯。”

  “嗯,是一个好习惯。”陈情轻笑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啊,确实是有一点事情想问问你。”楚天点头道,“就是那天晚上……”

  “别说,让我猜一下。”陈情把一根手指竖在嘴边嘘道,“你是不是已经被一些人忘掉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跟我讲的啊,那天晚上你和我讲的不就是这一件事吗?那种事情说出来,要不然说这种事情的人确实会发生这样的事,要不然就是一个傻子,但我看你并不太像第二种人唔。”陈情道,“不过这种事情好像只会出现在科幻电影里吧,或者好莱坞电影?”

  “那你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说你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种滋味?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你经历过吗?”

  “哦,我怎么可能会经历过那种荒诞的事情,我当时随口说的这句话的本意是让你打消这种愚蠢的想法而已。”陈情看着楚天的眼睛,“有时候,恐吓会比说服更具有影响力哦。”

  “原来是这样啊……那不好意思,这么早过来打扰你的休息了。”楚天站起身来。

  “你是要走了吗?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连在这里多坐一会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吗?”

  “我时间很多,但留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你也不会喜欢我多坐的,因为你越了解我,你就会越危险。”说完,楚天就已经走到了门口处。

  “你还有好好的记住那天晚上我说过的所有的话吗?”陈情在楚天的身后站起来,脸上带着笑容。

  楚天的手放在门把上,迟迟没有动,他没有在回想之前陈情说过的话,他只是凭直觉感觉到背后的这个女人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一股凉意从楚天的后背窜了上来,为什么在那个时间点陈情会突然的和自己偶遇,为什么她要和自己搭话,为什么在听了自己荒诞的想法之后仍能镇定自若的和自己聊下去,又为什么确信自己会来找她?真的都只是随缘吗?

  “楚天?”陈情轻轻的在后面唤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没有跟你提起过吧?”楚天转身,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的往下掰动。

  “这些都不重要,来吧,我带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嗯?话音刚落,楚天突然的已经被陈情牵着手走到了卧室的门口,只是一瞬间,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行,这可能是和寒陵一样的怪物,我得想办法逃出去,这么想着,楚天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无法自由的行动了,牵着自己手在面前走的陈情就像牵着一个只会听话不会反抗的布娃娃。

  “咚咚咚……”

  “楚天,你在里面吗?”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