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灵的过往(六)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56 2019.05.13 10:06

  最终任务执行的期限有一个多月之久再加上我要对付的对手实力的强大,所以我暂时并不着急动身,而是选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翻阅我所能找到的所有有关斯诺奇帕资料的书籍,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在那次抽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找过我,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两个人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样。

  即便是她全副武装的在人群的推搡中出发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没有通知我,不明真相的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去送她,但在得知她已经出发之后我每天都会在门口查阅资料,因为我要等着接她回来。

  我虽然对她的实力是完全相信的,但说不担心那肯定是假的,所以等待她的日子对我来说很艰难和煎熬。

  同时,我对于猎杀斯诺奇帕并没有太多的信心,就连百分之一的都没有,那个骑士也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传授给我一些技巧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个任务对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永远和她在一起的机会,如果我不这么选择,可能我也会猎杀一些简单的目标,但我忍受不了最后同类之间的互相残杀,我这么做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爱她,可我不知道她懂不懂我的心思。

  在我等她的时间里,我已经掌握了荒芜之村的地理位置以及通往的路线,斯诺奇帕的实力上下限和以往展现出的招数,就连在路上的干粮物资都已经准备好了。

  而且我算了一下到任务截止时间之前去返荒芜之村以及猎杀目标会出现的一些意外的时间总和,只少不多,也就是说我的时间很紧张,但我还是没有出发,我一定要等到她,不然我肯定会心事重重,影响我实力的发挥。

  就在留给我的时间少的不得不让我出发的之后的第二天太阳落下的傍晚,她提着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满身都是脏泥的背对着夕阳回来了,她在人流的鼓舞喝彩之中走了过来,我放下手中的资料,穿过人群,喊住了她。

  我浑身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她,发现她身上只有一些可以忽略不计的轻伤之后,问她一切还顺利吗。

  她眼神冷漠的看了我一眼,把手中的袋子扔在我的脚下,那恶魔首领的头从袋子里滑了出来。

  她问我什么时候出发,我告诉她明天就走,她没说话,拿着头走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打点好行李,在走之前我想去和她告个别,但却没有找到她,她的房间里没有人,她平日里也没有朋友,所以我没再停留出发了。

  荒芜之村是一个在孤山狭缝里的常年长满枯草见不到太阳的破村落。

  当我到达的时候,村落已经被毁了,到处散落着燃烧的布条和横七竖八长相丑陋的恶魔尸体,在村落的正中央有一个冒着青烟的大坑,因为视线的原因,我只能看到两只巨大的燃着熊熊烈火的牛角状的犄角。

  我预料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急忙的跑了过去,那个巨坑在我离近了之后才发现有多大,就像是一个直径为一百米的圆铁球从高空落在地上砸出来的一半一样。

  而那圆坑底部的一幕也让我着实吓了一跳。

  在圆坑的中央,满脸鲜血的她躺在地上,一个浑身浸浴着火液的牛角丑陋的怪物手里攥着一根不知道哪具尸体的大腿碎骨,碎骨的一端插在她的肩膀上。

  她看到了我,像一个假装坚强的女孩一样直接哭了出来,握住碎骨的双手没了力气,整根骨头没了阻碍,直接顺势的裂开穿透了她的肩膀没入了身下的泥土里。

  我当时脑袋里是空白的,之前所学的全部都已经被我忘掉了,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我只知道耗尽了我所有的能量,冲过去对着怪物的侧腹部就是一拳。

  那怪物没有注意到我,所以根本来不及防御,加上我拳头上的力气极大,我整天胳膊全部穿进它的肚子里,打穿了它的身体。

  可它被我打的侧飞出去的时候,修长尖锐的枯指擦到了她的侧脸,从她的右侧脸的头皮开始,整张半脸和右耳全部被剐掉了。

  我们虽都是能力者,但在开始骑士之谕之前是不具备快速愈合能力的,所以她的脸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模样了。

  她那声撕裂喉咙发出来的惨叫是我这一生最使我心痛的声音,我几乎是飞过去的,抱着奄奄一息的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的眼泪滴落在她的脸上的伤口上,想必是刺痛了她,她皱着眉心,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双手从我的背后环抱住我,对我说,快去吧,它的体力已经被我消耗的差不多了,你可别辜负我的努力,功亏一篑。

  当时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再和她多说话了,斯诺奇帕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放开她,和这个怪物进行了殊死搏斗,每一次的出招都因为我的愤怒携带着巨大的力量,也正如她所说的,它没多少力气了再加上之前被我打穿的肚子,出招破绽百出,最后我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砍下了这个恶魔首领的头颅。

  我爬到她的身边,当时她已经闭上眼睛了,虽然还有一丝气息,但生命的体征已经下降到了极低。

  我就这么抱着她,感受着她微弱的心跳,心里想着去他妈的骑士,抱着自己深爱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真的以为这就是我们两个的最后结果,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把我带进黑暗之城的骑士再一次的出现了,他把斯诺奇帕的头颅和我们两个带回了黑暗之城。

  我在那之后的第三天醒来,全身酸痛的像被扔在洗衣机里甩了一天,斯诺奇帕的头颅就在我的床边。

  我穿好衣服第一时间去找了她,她还没有醒,头上绑满了纱布。

  我让照顾她的人走了,自己照顾她,每天喂她喝饭水,给她擦脸,晚上我就睡在她床边的地板上,我想在她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她。

  在我的悉心照顾下,她在那之后的半个月里醒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