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极流的测试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414 2019.04.03 18:51

  等灵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办公室的红丝绸沙发上了。

  极流窝在自己办公桌后的那张老板椅子上两只脚交叉搁在桌子上,右手拿着一本刚好遮住脸的杂志,左手晃着一杯红酒。

  “醒了?”极流听见声响放下书,站起身来脸上挂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僵硬微笑朝灵走了过去。

  灵伸手抓着沙发勉强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上身赤裸,一圈圈白色绷带自右肩至左腰缠绕在自己的身上,伤口处的痛苦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只是头还疼的厉害。灵揉了揉脑袋,刚想问我们不是在雾都吗,怎么回到人域了,却不料已走到自己面前的极流不由分说的一记重拳横甩过来直接砸在自己的右脸上。

  那重拳上的力道极大,灵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本来就痛的要炸的脑袋又是一阵绞痛,直接七晕八素的摔砸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又滑落在地,茶壶水杯随着散落了一地。

  “枉我这么相信你!”极流抬脚踩在灵的身上,“你绑架我的家人,利用我对你的信任,达成你恶心的想法。”

  灵趴在地上,视线有些模糊,舌头舔了舔右侧口腔,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不明白?”极流直接暴怒,抓起灵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拉回到沙发上。然后自己噔噔噔的走到办公桌后的一个满是书籍的书柜旁,一把将其推倒,书柜倒塌,在其后面的墙壁里显现出一个敲砸凹陷进去的不大空间,此刻的空间里有互相蜷缩抱着的两个人,但已经是尸体了,淌着尸水,黏连在一起,散发着一股恶臭味,从衣着可以看出一个是成年女性,一个是十几岁的小男孩。

  灵有些震惊,心里忽的一沉,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忙解释道,“极流,你要相信我,这不是我做的。”

  “相信你?呵。”极流怒极而泣,眼眶泛红的别过头去不忍心看这个场景,接着从桌子上拿起那个装着红酒的酒杯,将其打碎,随即转身对着灵冲了过去,那破碎尖锐的酒杯碎片对着灵的脖子冲了过去。

  “极流!!”灵脖子上青筋暴起,歇斯底里的吼道,自己倒是不怕死,只是有些事情还没有完成之前自己不能死,更不能这么无缘无故的死。

  幸运的是,那声怒吼真的吼停了酒杯,尖锐的碎玻璃在距离灵的喉结几毫米处停了下来。

  “你真的要杀了我吗?”灵抬头直视着极流,平静的问道,只是那声音因为刚才的过度用力而显得有些嘶哑。

  “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这短暂的相处会让我对你接下里要说的一些兄弟之间重情重义的言论心生怜悯的话,我劝你还是先想想立点遗嘱吧。”极流对上灵的目光,手上的酒杯并没有移开,“或许在我杀了你之后,可能会有一丝丝的愧疚。”

  “好吧。”灵收回目光低下头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说到,“确实是我绑架了你的家人,不过在你杀我之前,我希望你能从我办公桌左边的抽屉拿出那本绿皮书,那上面写着一些或许你会感兴趣的东西。”

  极流脸上没有表情的变化,只是那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像是不解与失望,但这一丝丝的变化恰好都被抬头瞥了一眼的灵全部收进了眼底。

  极流转身走到办公桌旁,将破碎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微微俯身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本绿皮书,皱着眉头翻看了起来,边看边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灵。

  “哈哈哈哈哈哈。”灵坐在沙发上突然的咧嘴大笑起来。

  极流把头从书里抬了起来,脸色阴沉直勾勾的盯着灵。

  “极流,说实话,场景是一个不错的场景,但你却不是一个好演员。”灵不再大笑,但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意。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别装傻了,没有根据我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种话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极流似乎在灵说完话后的一瞬间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不再是之前那般咄咄逼人的神色,将绿皮书丢在桌子上,自己则摔在了老板椅上,扶额道,“别跟我说是因为这本书,那样显得我太弱智了。”

  “不好意思,我就是因为这本书才发现的,我可不是很喜欢绿色,更不会在我的抽屉里放上这么一本。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装的,皱着眉头看一本空白的书?说实话你应该多去看看默剧之类的,这样会让你的表情看起来更丰富一些。”

  极流苦笑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说实话,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可以用你的感知能力创造出一个领域空间,而且是模仿别人的生存环境。这让我对你的实力又重新定义了一次。

  其实,我可以看出来你的用心很细致,我记得你来我的办公室的次数并不多,但你却能记得很清楚,并且复制出来,虽然你已经做的很完美了,但有很多细节你记错了。

  你身后的酒柜上应该挂着三十七盏空酒杯,思维定式让你觉得应该是对称偶数,没有吊环的地方就不会再挂有空杯子,多出来的那一个是给杨天专用的,还有落地窗户外一层很窄的墙壁,我从来没有请师傅擦过,上面本来应该满是灰尘,但现在好像一尘不染。还有这个沙发,其中用的一些材质是高级独特的布料,不过现在摸起来却像是烂大街的沙发。

  当然了,这些都是在那本绿皮书之后我才观察出来的,毕竟在这之前,我被你揍得七荤八素的,脑子不太灵光。”灵摸着沙发,环顾四周的说道,“极流,我知道你一直不是很相信我,和我合作也是因为你想知道家人的下落,我有明确的理由清楚当你知道你家人的下落后,你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哎,我真的不知道你耗费这么大的体力而且还虚构出对你来说这么残忍无法接受的场面来测试我有什么意义?说实话,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我也一直不是很清楚,朋友?不是,敌人也算不上,陌生人就更不可能了,但我希望在我们两个合作期间你要相信我,ok?”

  “虽然因为你之前说的一些显我智商很低的话,我特别的想再给你一拳。”极流起身,朝灵缓步走来,“不过你之后说的话我听起来还是挺舒服的,你说得对,在我找到我妻儿的下落后,我会立刻的消失退出,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可以ok了。”

  还没等灵说话,房间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看来你还要再挨我一拳,然后美美的睡一觉,把这一切都忘掉。”极流摊摊手,一脸不好意思这不是我想做但必须做的表情。

  “拜托,真的要这样吗?”灵有些无语,“我以后不会因为这件事会对你有所仇恨,然后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捅死你就是了。”

  “你看,报复计划都有了,你让我怎么放心?”极流坐在灵的身边温和的笑着,然后猛的出拳打在灵的后脑勺上,后者一阵眩晕,倒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