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黑子形态——魂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113 2019.05.21 12:19

  “寒陵……帮帮我……”楚天疲惫和痛觉已经到了极致,一个不稳,直接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你还是太过于依赖我们的哥哥了啊,抬起头来,好好看看我是谁。”男子修长的手指划过楚天的脸庞抵在其下巴上,将楚天的头部拖起。

  额头上的汗水刺的眼泪生疼,楚天勉强眯着眼睛,看着那张脸,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曾在无数次镜子中看到的那张自己的脸,“你是……是……我……自己吗……”

  “不,我不是你。”男子将身体坐正,“你懦弱,胆小,满怀雄心壮志,遇到危险却无能无力,你叫做楚天。而我强大,勇敢,满怀雄心报复,遇到危险会挺身而出,我叫做魂,黑夜之子。”

  “帮帮我……”

  “你真的需要我的帮助吗?楚天?”

  “帮……我……”

  “哎。”男子叹了一口气,“恶魔加身,王冠加冕,你可回不了头了,走吧,魂。”

  …………

  地毯上的楚天猛的睁开眼睛,一团黑雾像是滴入清水里的墨水将其双瞳染黑,右臂之上,一阵刺痛袭来。

  “——啊啊啊——”

  楚天站起身来,扶住右臂,两只胳膊上的伤口快速愈合,一头的短发开始快速增长,一团浓稠的黑雾在其身后升腾环绕。

  顷刻之间,在房间的地毯上站立着一个身材挺拔,一头黑色长发,周身环绕着黑雾,双瞳漆黑的怪物。

  “当黑暗降临世界,我将率领军队,踏平侵犯者,吾名黑夜之子,魂!”

  话音落,腾空起,魂身后带着黑雾冲破房间大门的一瞬间,两道银光分别从两侧闪来。

  魂探出双手,将长矛握了个粉碎,两缕黑雾左右探出,将两侧的士兵连同盔甲刺穿,浓稠的鲜血洒在了地毯和魂的脸颊上。

  魂舔了舔脸上的鲜血,目光扫了扫面前三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走廊,身体化成一团黑雾,对着其中的一条就冲了过去。

  缠绕的黑雾带着狂风将所到之处的走廊两侧卷的破烂不堪,黑雾的前端,黑发狂飘的魂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和阴森森的怪声。

  “到此为止吧!”一阵凌厉的声音突然毫无预兆的响起,紧接着一道白光突然从魂面前的走廊深处刺插了过来。

  黑雾一瞬停止,鼓涌环绕成棒锤状击打在白光之上,巨大的冲击将走廊卷了个粉碎。

  一道纤细的身影在魂面前的走廊上浮现而出,白衣飘飘,倾国倾城。

  魂匍匐在地上,衣衫猎猎作响,长发飞舞,黑雾升腾,像极了一头被放出来的野狼。

  “到此为止吧,再让你继续这么胡闹下去,这个城堡可不一定承受的住。”刺挥手将面前碎石砸落而扬起的灰尘拂去,轻声说道。

  “你可管不住我。”魂怪笑一声,身影一抖,如捕食的猎豹一般一瞬移至其身前,身后的黑雾像无数条灵活的毒舌将整个右臂包裹,蓄力击出。

  刺不慌不忙的将两只手由下而上平举身前,白光乍现,一面光墙自其两掌之间展开,水平前移顶在黑拳之上。

  两者相撞,一个透明的能量波动罩自两人脚下光速普遍而去,周遭的一切物体全被清空,碎石,地毯,油画,吊灯悉数卷成粉末。

  波动中央,魂狰狞的脸上擒着不羁的笑,身后的黑雾宛如一个强力水泵一样,顺着右臂上的黑色管道不断持续的给拳头增加着力量,顷刻之间,那刺身前的光墙自拳头的中央开始往外延伸着细细的杂乱的裂痕。

  “要碎了。”见此情况,魂额头上青筋暴起,忽的灌力一冲,伴随着一道玻璃破裂的清脆声,整个光墙轰然而碎,黑拳穿过掉落的光片,冲着刺的身体砸了过去。

  刺身体瞬间后撤,黑拳在离其几厘米的位置上停了下来,两人速度相近,平行的往走廊的前方冲去。

  刺低头看着愈来愈近的拳头,脸上从容淡定,甚至还冲着魂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随即左手探出,手掌化拳,由下至上的捶打在魂的手腕处。

  这一拳力道极大,魂有些吃疼,拳头往上偏移,这时刺右手抽出一把光剑,对着魂的腹部横扫过去。

  这一剑要是吃到,整个人都会被扫成两段,所以当下魂急忙收气后撤,剑端带着炽热的剑气扫落了魂的衣物。

  魂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女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上很多,顿时不敢轻敌,刚想整理状态,却不曾想刚才急于躲避露出了不少破绽,正和其刚才一招的心意。

  魂猛觉头顶一股劲风袭来,仓促抬头,白光耀眼,锋利无比的剑刃撕裂空气对着自己的脑门砍了下来。

  剑刃发出刺眼的光芒将魂的两只漆黑的瞳孔照亮,喉咙滚动,一口口水咽下,扑面而来的气压将其整个人压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要死了吗……”

  那把光剑在魂的注视下稳稳的停在了其眉心处,一秒钟的迟疑,一股终极强力的气压将魂整个人压入了地面半米之多,浑身上下的衣物像是一个个已经撑到极限的弹簧崩碎,碎石溅裂,衣物飘零,一道细长的血口从魂的发际线一直到眉心处绽开,猩红的鲜血顺着其鼻梁滴落在地面之上。

  光剑移开,魂低垂下头,黑发散落,语气有些落魄,“饶了我一命吗?”

  “虽然修复刚才被破坏的城堡需要很长时间,我很想杀了你,但我有不能杀你的理由。”刺手中的光剑消失,俯身道,“打够了?还要来吗?”

  “如果你没有束缚住我的能力,我觉得还可以再站起来和你打上几轮。”魂抬头看了一眼那张白皙的脸调侃道。

  魂的身后,一大片白色光芒将之前的黑雾紧紧的束缚住,黑雾就像是光芒的猎物,动弹不得。

  “以后会有机会的,只不过不是敌对关系,而是我们两个人之间友好的切磋较量。”刺轻笑道。

  “和你吗?”

  “对,和我。”

  “说起来我这是在哪里?而你又是谁啊?!”

  “看来我想的不错,你因为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通过一种及其不可取的途径擅自强行开启了不完整的神明之谕,换来的代价,就是一具身体,两个人格。”刺解释道,“看来,我需要先好好的和另一个你交流一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