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噩梦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3286 2019.04.08 09:35

  当寒陵抵达学校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楼群里还有几层楼有稀疏的点点灯光从窗户透了出来,都是一些夜猫子,不是熬夜打游戏的就是看书的。

  在此之前,寒陵的面容已经恢复了原先的模样,虽然伪装让寒陵感觉很难受,但也没有办法,毕竟不能顶着一张楚天的模样和楚天以及其舍友相处吧。

  在寒陵打算不打扰已经进入梦乡的宿管大妈的前提下尝试翻越门口那两米多高的铁栅栏不幸被弯曲生锈的铁片在自己的裤裆处擦肩而过,差点酿成大祸后,寒陵选择老老实实的敲响了宿管大妈的门。

  在被迷迷糊糊,显然是刚从睡梦里挣脱出来的大妈劈头盖脸的乱骂了一通之后,寒陵总算是灰溜溜的进了宿舍楼。

  推开宿舍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在宿舍里来回焦躁不安乱溜达的薛木。

  薛木见寒陵回来了,忙上前浑身上下将后者打量了一遍,“没事吧?”

  薛木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平日里没心没肺的,但还是蛮善良,蛮讲义气的,通过之前虽然有些丢失自尊的求饶方式也可以看出来,毕竟那种事情虽然会被人有些看不起,但也不是为了舍友人人都会做出来的。

  再说了,毕竟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都是因为在网吧里,薛木碰到了那个秃头胖子才引起来的,人家刚转过来的新同学为了这件事做到这个份上,关心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

  寒陵露出了一个让人放心的笑容,拍了拍薛木的肩膀,“没事儿,放心吧。”

  薛木看着寒陵点点头,忽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寒陵挑了挑眉,“你是想问我脸上怎么没有伤是吧?”

  薛木没作声,但眼神已经出卖了。

  “哈哈哈,脸上没有伤还不好吗,我对自己的脸可太看重了,之前只是一些灰而已。”寒陵笑出声来,绕过薛木朝着自己的床铺走了过去。

  胖子已经睡着了,出奇的没有打鼾声,楚天站在宿舍外的阳台上打电话,自始至终也没有往寒陵的这个方向看上一眼,听说话的内容,估计是还没有放下心来的紫凝。

  薛木看人已经全部回来了,心也总算是放下来了,没有多问其他的事情,估计是先前回来的楚天说的差不多了,老老实实的脱了衣服上了床,也没有心思干其他的事情了。

  寒陵也没多说话,出门洗漱了一下,回来便躺在床上。

  楚天打完了电话,进了宿舍,也是一言不发,径直地走到门口将门反锁,关灯上床一气呵成。

  其实楚天是想和寒陵说几句话的,但不知道从何说起,就像是和他说一句话就代表同意了他的要求似的。

  所以他选择了闭口不言,表面上是躺在床上不以为然的划着手机,但心里却还在消化着寒陵说的话,要说真的把一个人对自己说的话,而且是这么荒谬的话,当作耳旁风的话也不太现实,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楚天的两只眼睛时不时的瞄向寒陵,可后者仿佛已经忘了这件事一样,上床看了一眼手机就闭眼睡觉了。

  楚天自讨了个没趣,挪了挪脑袋,专心的玩起了手机,不知不觉中渐渐地睡着了。

  这一觉楚天睡得很沉,就像从一个悬崖边坠落在海里,他能感觉到自己背部拍击水面的痛感,他能看到在自己上方的深水里自己吐出的气泡,周边的色调开始从白变蓝再至黑,一切声音消失,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和喘息声。

  水压越来越大,压的楚天喘不过气来,他能想象到自己现在的脸估计已经苍白的脱血,嘴唇发紫,眼珠暴突,那种窒息带来的全身痛感几乎像蚂蚁在血管里乱跑那般痛苦,直到最后,楚天已经无力挣扎,身体渐渐的展开来,随着水流下沉,身体机能开始消退,一切感知开始消失,直到最后,呼吸停止。

  “啊!”楚天突然的从浴缸里挺了起来,两只乱舞的手带起阵阵水花。

  原来是梦啊。

  浴室的门突然响了,门外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天儿,咋了,没事吧?”

  楚天锤了锤头痛欲裂的脑袋,冲门喊道,“妈,我没事。”

  “没事你瞎叫唤啥。”楚天的妈妈嘟囔了一句便没了声音。

  楚天从浴缸里出来,放掉了里面的水,找了一条浴巾裹在身上,浴巾的缝隙里隐约的露着线条分明的腱子肉。

  晃了晃有些酸痛的脖子,楚天踱到洗漱盆处,拧开水龙头,往自己的脸上豁了一把凉水。

  当清凉的自来水渗进毛孔的时候,他才感觉好受了一点。

  楚天看着镜子里那张略显憔悴苍白的脸,感到一丝丝的怪异。他隐约感觉自己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就像你忘记了刚刚想要说的事情,这件事情就在你的嘴边,可你就是说不出来。

  他忽然感到镜子里的自己有了一些莫名的变化,但又不太确定。

  怎么了?难道是幻觉?

  他打算上床躺躺,但让他惊讶的是,他的身体动不了了!

  镜子里有一股强大的引力抓着他,他定神一看,找到了引力的源头——他的眼睛。

  镜子中,他的瞳孔里渗出一团团的血雾,在空气中升腾。清晰的眸子里映出了一个远古的战场,压天的乌云,浩荡的军队,凄凉的呜咽,滚滚的雷声……

  楚天脸色陡变,急忙的闭上眼睛,猛地扎入了洗脸盆里,冰凉的水迅速的渗入毛孔。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隐隐约约有声音响起,似是低沉的怒吼声,金属极速的碰撞声,悲凉的惨叫声,远古的呢喃声……各种各样的声响混在一起,向楚天的耳朵里冲了过来。

  他猛地把头从水里拔了出来,捂着脑袋瘫坐在地上,只听那嘈杂的声响越来越近,越来越猛烈,最后在他的脑袋里炸开了!

  一同炸开的还有门外的尖叫声……

  楚天心里一沉,捂着头疼欲裂的脑袋,推门冲了出去,也全然不顾自己只披着一件勉强遮挡身体的浴巾。

  客厅里,楚天目光涣散的愣在原地,在他的面前,一个中年妇女趴在地板上浑身颤抖,头发散乱,额头上全都是血。

  在其身后,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用纸巾擦拭手上的血迹。

  楚天的出现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后者停下手中的动作,冷漠凌厉的目光里跳动着一丝兴趣。

  客厅里的景象彻底的触碰到了楚天的底线,他一句话没说的抄起旁边的一个木凳子,跑到男人跟前,对着头就猛砸了下去。

  男人不慌不忙的伸出左手及其轻松的握住楚天的手腕,右手对着楚天的肚子轻轻一推。

  后者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一大口酸水吐出来,楚天整个人被推飞了出去,撞在身后的一张桌子上,摔在地上,楚天这才知道,电视剧里演的被身体撞坏的桌子是不存在的,撞坏的只有人。

  “哼。”男人戏谑地冷笑一声,将从楚天手里夺过来的凳子扔到一旁,“亏我还为了今天准备了好久,没想到黑夜之子是一个没有开启神谕的废物。”

  不知道为什么,楚天听到这些字眼的时候,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果寒陵在这里就好了,他应该很厉害吧,能把这个人打倒,那样我的妈妈也不会受伤。

  “看来从你们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还是我自己动手吧。”男人打了个响指,门外又进来了六七个人,清一色的西装。

  “给我把东西找出来。”一声令下,那六七个人立马在不大的房间里散布开来,翻箱倒柜的在寻找着什么。

  见男人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寻找东西的那几个人身上,楚天慢慢的爬到妈妈跟前,轻轻的推了推趴在血泊里的妈妈。

  后者抬起头来,满脸鲜血已经看不清容貌了。

  见此情景,眼泪直接从楚天的眼眶里淌了出来……“妈……”

  “……跑……”妈妈用颤抖的手推了推楚天,“……跑……啊……”

  “妈,我不走……”

  “你爸……买菜了……你……快……找你爸……跑……远……不然……都……死。”妈妈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说着,突然用力的推了一把楚天,从地上爬了起来,攥着拳头,有些笨重的冲着那个男人挥了过去,“跑啊……楚天。”

  “妈!!”楚天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咬着牙站起来,拿起茶几上的一部手机,破门而出。

  浑身赤裸,泪流满面的楚天边跑边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你好……”

  “薛木!!寒陵呢?让他赶紧过来啊!!”楚天对着话筒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道,“让他过来!过来!过来啊!”

  “楚天?你出什么事了,你别着急,慢慢说啊。”薛木很显然被吓坏了。

  “我草泥马,寒陵!寒陵!让他过来。”

  “楚天,我知道你事儿挺紧急的,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寒陵是谁?”

  “你说什么……”楚天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寒陵啊……就是那个和我们一起打架的寒陵……我们的舍友……新同学啊……薛木……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胖子……你过来一下。”听筒里传来薛木离着话筒很远的声音,紧接着是一连串的脚步声,然后胖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天哥,薛木真的没撒谎,我们不认识这个人……”

  啪!手机从楚天的手里掉在地上。

  绝望,无助,痛苦,楚天跪坐在地上目光涣散,身后忽的起了一阵风,紧接着一个拳头从后侧方甩在了楚天的头上,“虽然你没什么大用,但也不能让你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