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楚天的觉悟和神秘甬道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138 2019.05.21 12:09

  夜已经深了,四周静悄悄的,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楚天侧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张薄毯子,看着投在地毯上的被窗户栏杆切成一块块的月光,无法入眠。

  大床上不间断的传来窸窸窣窣和翻身的声音,楚天知道,那是同样也没有睡着的楚玲,可能她曾来都没有睡过那么豪华的软床,一时间习惯不了吧。

  一床柔软的被褥轻轻的盖在自己身上,楚天看着那人的影子,“你还没睡吗?”

  “啊……”楚玲浑身一抖,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我……有些不习惯。”

  “我可要睡觉了哦。”楚天翻了个身,“这么好的大床如果是空的,我可是会觉得浪费的。”

  楚玲摸了摸眼眶,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返回了床上。

  楚天闭着眼睛,嘴唇上扬,像极了夜空上的弯月。

  ………………

  翌日清晨。

  楚天睡眼朦胧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摇了摇脑袋,环顾四周,发现大床上被子已经被叠的整整齐齐,而楚玲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去准备早餐了吧,楚天这么想着起身洗了把脸,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外的天空,等待着楚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天迟迟没等到楚玲,等到的却是一个不认识的穿着女仆装的女人。

  “大人,该用餐了。”女人端着餐盘朝楚天走了过去。

  “楚玲呢?”楚天从床上下来,“她是我的仆人,为什么没来?”

  “我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一个仆人。”女仆将餐盘放在桌子上,跪坐在地上,“我只知道今天有一个仆人违反了规矩,犯了重罪被关押了起来。”

  楚天心里一沉,“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吗?”

  “是。”

  “她会死吗?”

  “会的。”女仆长呼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楚天,“我们奴隶的命运就是这么的凄惨,不但会死,还会死的很难看。”

  “不不不!”楚天不敢确定那个犯了重罪的女仆是不是楚玲,但只要有一丝可能,自己都不可能让她受到伤害。

  楚天跑到门口,将门打开,刚迈出一步,两把闪着银光的长矛顶在自己的脖子上,两个身穿着银白色铠甲只露了两只眼睛的士兵各站在自己两侧。

  楚天吞了一口口水,举着双手,慢慢的往后撤,直到自己完全走进屋内,长矛才撤走,两扇大门咚的被合拢了。

  楚天喘了两口粗气,走到桌子旁,将餐盘上的食物全都倒在地毯上,将空餐盘递给女仆,“你现在立马出去,给我找到那个关押奴隶的人,告诉他,如果他敢动楚玲一下,我让他死无全尸。”

  女仆显然被怒气冲天的楚天吓坏了,愣在原地不知道干嘛。

  “快去啊!”楚天吼了一声。

  “哦哦哦……”女仆急忙站起来,接过餐盘,小跑着推门离开了。

  楚天一拳重重的捶在桌子上,整个人瘫坐在地毯上,头靠在沙发边缘,看着雕着花纹的天花板,楚玲,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我还答应过你要带你去我的世界看看呢……

  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这十几天来,两人朝夕相处的回忆,有楚玲开心的笑脸,害羞的红脸蛋,那种小心翼翼的可爱,不知道什么时候楚天将楚玲当作了自己的妹妹来对待,希望自己对她的好能在她悲惨的生活里插上一段比较值得回忆的东西,但自己却都做了一些什么?

  自己自以为是的好却将她推进了深渊,回想起自己以前为了保护自己看重的人都是极其失败,为了保护自己的姐姐楚星,换来的代价却是爸爸的一只手,为了保护大家,让寒陵帮助自己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强行修改了属于自己的记忆,自己凭什么有权力这么做,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

  总是觉得自己不容易,自己很高大,为了保护别人,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却不知道这些努力有很多都是错的,可能寒陵说的是对的,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平凡人,遇到的事情不可能会是平凡事,那么自己以一个凡人之躯又能做到什么程度,按照自己现在的力量,真的能够保护别人吗……

  现在的楚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可怜的小姑娘,自己却无能为力,竟然连这一间屋子都出不去,还大言不惭的说要离开这里,说要给她一个不一样的生活,更可怜的是楚玲那一双相信自己的眼神……

  或许寒陵说的是对的,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唯一强者才可以守护自己的东西,而变强才是这个世界生存的唯一法则。

  “啊啊啊啊!”楚天低吼一声,一拳捶在地毯之上,这一拳上面力道极大,一阵钻心的痛感顺着手臂钻进体内,让楚天脸色涨红的咬紧了牙关。

  又是一拳,一样的力道。

  接下来的一分钟里,楚天已经对着地毯捶了不下几十拳,两只手轮换抡下,直到整个手掌都是鲜血,地毯上都是鲜血,两条手臂加上手掌总共不下五十处发出了骨裂,整个人虚脱的痛晕了过去,这才迫使楚天停了下来,一头栽在了地毯之上。

  …………

  这是一条笔直的淡蓝色甬道,高度目测两米多,而宽度大约是一个成年人站在中间,展开手臂,两侧手指可以触碰到两侧的墙壁。

  宝蓝色的地砖契合在一起组成了这条甬道,青白色的薄烟从缝隙里冒了出来,给这里增添了些许神秘色彩。

  楚天耷拉着因为骨裂而不停颤抖的双臂走着,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所以只好朝着自己面对的方向走去,静谧的甬道里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鲜血滴在地面上的滴嗒声在回响。

  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可能很久很远了,因为自己已经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也可能很短很近了,因为自己前后两侧还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楚天强迫着自己又前进了一段时间,终于在甬道的前面不远处看见了一道黑乎乎的人影。

  他甩了甩头上的汗,走了过去,视野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那是甬道的尽头了,而一个身穿黑色风衣,一头黑色长发的年轻男子正坐在尽头的一把看起来很高雅的椅子上,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楚天擦了擦眼睛,目光有些错愕,“寒陵?”

  那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笑笑,翘起二郎腿,身体前倾,“你终于找过来了,楚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