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囚禁地牢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56 2019.05.27 21:00

  大约过了五分钟不到,楚天终于能听到声音了,是带走自己的一干人之间的对话。

  就在刚才,自己被从木屋里带出来,到现在为止,楚天都不曾听到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只能听到杂乱的脚步声。

  “扎雄,你为啥要说谎话,大法师明明不在村落里。”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能怎么做?正因为大法师不在村落,所以我更应该承担起保护这个地方的使命,这个人不只根不知底的,能让他们悄无声息的藏在村落里?”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原来它叫做扎雄。

  “那你就实话实说好了,疫婆婆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什么都明白,还知道一些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她肯定已经知道你在说谎了,你这么做,只会损害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又一个男人说道。

  “什么印象,什么好感,在我这里都无所谓,大法师相信我才将村子交给我,无论遭受到什么样的误解,和诋毁,即便是我一个人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与入侵者战斗,我都会拼命保护这个村子的。”扎雄停了下来。

  头上蒙着黑布,两只手腕拧在一起,被扎雄的一只大手紧紧的攥住提着的楚天因为前者的止步有些乱晃。

  “就到这里吧,后面的路我自己押着他去。”扎雄的声音,“还有你,今天表现不错,及时通知了我,是一个好孩子。”

  “你一个人可以吗?”一个声音道。

  “再往后就是大法师布下的法阵了,没有问题的。”扎雄回到,“对了,在大法师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和他交流,一句话都不行。”

  杂乱的脚步声开始响起,由远至近,最后回归于平静。

  楚天被往上提了提,关节处因为扭动而传来的痛感被其生生的压了下去,寻思着也不敢喊出声。

  一道铁链滑落的声音后是铁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扎雄提着楚天往前走去。

  脚步声带着回响,在这死寂的环境里让人有些害怕,楚天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正在被带往地下,而且是在走石阶。

  直到自己被扔在地上的时候,楚天心里大约数了数,一共有一百三十六层阶梯。

  头上的黑布被掀开,柔和的光线洒过来倒也没那么刺眼。

  楚天揉了揉眼睛,目光所及之处只有光秃秃的墙壁,长宽高大约皆为五米左右的正方体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地的沙土瓦砾,和自己右侧嵌在墙里的一扇铁柱门,门闩上还挂着一把巨大的粗实的铁链。

  “老实一些,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不然你连自己怎么没的都不知道。”扎雄掰着楚天的头,使其目光与自己直视,“听明白了吗?!”

  “我……”楚天转了转被攥的发红的手腕,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扎雄的话全给吓了回去。

  “我可不敢保证在你用语言诱导我的时候,我不会把你的舌头变成毒蛇。”扎雄起身,取走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然后移到门口外,将铁门合拢,将铁链拴实,“你可能有很多话想要说,无非就是辩解,你是无辜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之类的废话,我不是这里的领路人,你和我说也没有用,我也没有兴趣去听你说的话,在我们领路人回来之前,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吧。”

  说完,扎雄就离开了,房间里一瞬间回归了黑暗和寂静。

  “呼……”楚天呼了一口气,找了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心里不免有些感叹。

  人终归是一种无法长时间脱离整体而单独活着而且活得异常滋润的生物,很快,没来由的孤独感瞬间包裹了楚天。

  想起疫婆婆说的晚饭,现在应该是这个叫做魔域的领域的晚上了吧。

  自己却在一个让一个胆小者待不住一分钟的密闭的地牢里,宛如一个瞎子一般的守着几面光秃秃的墙壁。

  他想起了以前这个时间点,在学校里的话,应该是和薛木和胖子两人吃着晚饭,聊着不着边际的天吧,也或者在牵着紫凝的手,在校园的路灯下漫无目的散步,也不知道薛木怎么样了,虽然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了,出院了吗,紫凝呢,过得还好吗,和那个富二代。

  还有楚星,自己的爸爸妈妈,爸爸应该出院了吧,没了一只手,估计干重活会很吃力吧,那妈妈可要累一点了,不过有楚星这个孝顺的女儿,应该还算不太艰辛,现在应该在客厅里,看着妈妈平时爱看的电视剧,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吧。

  再看看现在,被一个不知道为啥一心想要抓住自己的矮子追杀,然后沦落到这片田地,奴隶,超能力,百万大军,传送通道,从天而降的军团,身体变成怪物,然后被囚禁在地牢里,这其中的任何一个在楚天的世界里讲给别人听,别人都不会相信的,可自己就确确实实的经历了这些。

  可能在若干年后,如果自己还活着并且有儿女的话,将自己的经历讲给他们听,也不算是一件坏事,毕竟自己的经历要比别人的精彩上很多,也算是自己的传奇故事。

  楚天自嘲的笑笑,现如今只能靠想象来度日了,也不知道那个扎雄说的领路人什么时候会回来,回来也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吧,毕竟从疫婆婆与咔沽的对话里知道,在自己之前咔沽也有带和自己相同经历的人回来,而且好像还差点杀了疫婆婆,所以,整个村落估计都是有些痛恨外来人员的吧。

  算了,不想了。楚天摇了摇头,静下心来,黑色的瞳孔微变,视野渐渐的清晰了起来,这种能力楚天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前就已经具备了,可以在黑暗的环境下看清楚周围的情况,这也是他比较享受的黑夜的原因之一。

  虽然视线有些清晰了,但四周没有什么物体,所以没多大用处。

  楚天站起来,顺着墙壁,一点一点的地毯式的观察着,想要从中找出一点漏洞,也算是给对现于在有些落魄的自己一点心理上的慰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