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杨天受伤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123 2019.04.05 09:52

  杨天从灵在希望市的分公司出来之后,立马订了一张飞往凯旋市的机票。在登机之前,灵将密码发在了杨天的手机上。几个小时之后,飞机落地,杨天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xx医院,把妻子的手术费用全部交齐,然后把卡里剩余的钱都还清了之前欠下的债务,基本上也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医院的病房里一直陪着妻子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然后妻子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被医生告知这个手术大约需要十几个小时,已经几乎好几天没有吃饭只靠喝水果腹的杨天从医院出来,在其附近找了一家便宜的大排档用剩下的一点钱点了一点吃的和几瓶啤酒。

  吃了不到一半,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阵喧闹声。杨天扭头看了一下,好像是几个学生和地痞流氓打了起来。

  已经将近五十多岁临近退休的杨天虽还在职,但实在是懒得再去管这些琐事了,更何况自己妻子的病情实在是让自己身心憔悴。

  可是后来杨天似乎听到了某人对警察神圣职业的侮辱,刚好触碰到了杨天心里不能触碰的一点柔软的地方,所以他站起来混进了人堆里,围观着人群中发生的事情。

  楚天那个最后暴起的举动说实话着实把杨天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的激进,杨天心里想着的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孩子可不能让他走上一条不归路啊,这一击下去,估计那个秃头就没了,坐牢这件事情可会是一个人一生的污点,所以杨天选择了出手,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后来替楚天挡下刀子,纯粹是职责习惯居多,等同于保护人质的职责。

  楚天看着面前的背影,有些震惊,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为什么会替自己挡刀子,那可是刀子啊,会要人命的。

  “警察。”杨天咬着牙喘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肚子上的那把刀子,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只警徽。

  此话一出,那围在旁边打人的几个小青年就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倒是那个秃头的脸上满是平静,“警察怎么了?在我这里不好使,你知道我大哥的老板是谁不?高焱!再说我也不是捅你啊,是你自己多管闲事的,我看你岁数也不小了,还有口气就赶快打个车去医院看看吧,别死了赖我身上。”

  “就那个灵骑大厦的高焱?”

  “知道就好,识相的赶紧给我滚。”

  “我和他认识。”

  “哈哈哈。”秃头大笑一声,看着自己的一干小弟哄笑道,“你们听见了吗?他说他和高焱认识。”小弟们尴尬的假笑一下,“我他妈的还和你祖宗认识你信不?”

  “我同事就在不远处,我要是没有按时回去……”杨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肚子上的血已经顺着裤子流到了地面上,“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我劝你还是赶紧滚,你这算袭警,我有权让你的后半辈子在牢房里过。”

  秃头嘴角一阵抽搐,看了一眼一个个骨瘦嶙峋的小弟,估计是不够警察打的,冷哼一声,瞪着楚天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没完,就带头领着小弟们上了路边的那一辆面包车上,扬长而去。

  杨天见那车走远,直接瘫在了地上,楚天赶紧扶住,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隔着刀子缠在杨天的肚子上,寒陵也过来帮忙,两个人合力将杨天抬了起来。

  楚天让薛木和胖子赶紧送两个女生回学校,薛木本来还想说什么的,直接被楚天那渗人的目光给顶了回去,楚天看了一眼基本上哭的泣不成声的紫凝,对着还算冷静的刘冰点了点头,和寒陵抬着杨天就往附近的一个医院赶。

  毕竟身上还有伤再加上刚才打架蛮力用的太多,现在的楚天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了,何况还抬着一个一百五十多斤的男人,走起路来已经开始感觉飘了,两只拖着杨天的胳膊也已经没有太多的直觉了,视野也开始有些模糊,倒是寒陵并没有表现出筋疲力竭的模样,而且还看楚天快不行了,就将杨天整个人横着抱了起来,问了楚天医院在哪。

  楚天撑着膝盖,指了指前面,说了一句不远了,然后寒陵就抱着杨天飞奔了过去。其实楚天不知道的还有寒陵脸上的伤也会很快的恢复,只要他想的话。

  等楚天赶到医院的时候,寒陵已经基本上办好了手续,杨天也被推进了手术室里。

  两个人瘫坐在急诊室门外的走廊里的长椅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不去检查一下?看看身体里有没有受什么很重的伤?”寒陵躺在长椅的靠背上,两只胳膊搭在上面。

  “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楚天说。

  “检查一下吧,别有内伤留下一些后遗症,而且你看看你那张脸,都是血,好歹把脸上的伤口包扎一下。”

  楚天点了点头,撑着膝盖站了起来,“你不去吗?”

  寒陵摇了摇头,“我们两个人的身体状况对比一下,更应该要去检查的是你。”

  楚天没有去检查,只是去了洗手间,照了照镜子,用水泼了泼衣服上的血,看了看镜子里那张有些淤青右脸颊带着一条瘆人伤口的脸,叹了口气,推门出去找到柜台的护士,然后在护士错愕的表情下要了两个创可贴,贴在脸上。

  “这么快?”寒陵看着走回来的楚天问道。

  “我没去,想了想,不想去。”楚天坐在寒陵的身边。

  “好吧。”寒陵点了点头,指了指急诊室的门,“你认识他吗?”

  楚天摇了摇头,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什么?”

  “你今天刚转学过来,本来今晚上的饭局就是为了迎接你而准备的,说实话你没必要帮我。还有没几个月,我们就毕业了,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会很多,即便今晚上你不上,我也不会说你什么,更不会因此对你有一些不一样的待遇。”

  寒陵站起来,拍了拍楚天的肩膀,顺着走廊往医院外走去,“或许这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们在哪里见过,只不过我们互相忘记了对方。”

  楚天看着那个慢慢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有一丝恍惚,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背道而驰的人,永远不再会有交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