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交手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132 2019.05.07 18:26

  启寒陵,二十二岁,身高187,体重73公斤,血型不详,籍贯不详,家庭住址不详,无父母,无姐妹,差不多一个月之前,转入L大学xx学院xx班。

  “无父无母无住处吗?”灵坐在私人房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低声呢喃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灵有一种莫名的悸动,或许是因为最近频繁的能量波动,也或许自己在刚才的马路上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总之这一次灵感觉有一种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可以触手可得的机会,可能这一次是自己离最后最近的一次了。

  但是在监控室的时候,灵看到寒陵的模样的时候心里有一点失望,因为寒陵长得和自己所认识的城主没有一点共同处,既然是父子,相貌应该是接近的吧。

  但灵并没有因此放弃,机会可是转瞬即逝的。

  …………

  寒陵出了出租屋,在附近找了一家冷饮店坐下,他在等,等一个电话。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之后,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是启寒陵同学吗?”

  “我是。”

  “我叫高焱,是灵骑大厦的总裁,有时间我们可以坐着聊聊吗?”

  “当然可以,刚巧我也有点事情想要问问高总。”

  “啊,那真是太好了,你选一个地点吧。”

  “不用了,想必高总是因为在学校找不到我,才给我打的电话吧。”

  “…………”

  “我去找你吧,高总。”

  “好,我的房车就停在学校门口,车牌号是…………”

  挂掉电话,灵的心里久久不能平复,果然和那个领域有关系啊,启寒陵。

  …………

  十分钟后,寒陵叩响了房车的车门,钻了进去。

  “启寒陵同学是吗?”灵坐在沙发上,手里正握着一瓶刚打开的红酒。

  “你我都是聪明人,一些客套的话就直接省略了吧。”

  “呃……”

  寒陵自觉的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真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啊,安静,狭窄,不容易闪避。”

  “哈……”灵尴尬的笑笑,从一旁的小酒柜里拿出两个高脚杯,给寒陵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寒陵把自己面前的那杯红酒往前推了推。

  红酒已经送到嘴边的灵顿了顿,然后一饮而尽,“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喝的第一次有滋有味的东西是冰镇的番茄味饮料,那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顶。我说这里的红酒再好我也喝不出故乡的味道,老头子跟我讲那是我没喝过名贵的酒,后来我喝上了最昂贵高档的红酒,但还是不尽人意。”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你尝一口。”灵把那杯红酒给寒陵推了回去,“喝一口你就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了。”

  寒陵看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小饮了一口,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心里还是掀起了一阵波澜,果不其然,这杯红酒里寒陵尝到了神域独有的调和剂的味道。

  “嗯,我对红酒没有多少兴趣,也不知道这算好还是不好,所以我不做评价。”寒陵将酒杯放稳。

  “真看不出来,寒陵同学年纪轻轻,社交礼仪,说话口才可是一点都不虚那些职场上的老狐狸啊。”灵轻笑道,“我记得在电话里,寒陵同学有些事情想要问我吧,说说看。”

  “前段日子,贵公司放出的寻人启事在当时可真是热闹至极啊,可很快就没了后文。”寒陵身体缓缓靠在沙发上,双手合拢,“是因为找到了吗?”

  “我果然猜的没错!”闻言上一秒脸上还堆满职业化微笑的灵下一秒脸色阴沉,突然出手,嵌在寒陵的脖子上,右手手指直接是插进了房车的铁皮外,将寒陵紧紧的钉在了上面。

  “你是谁派来的,被你扶上车的那个男生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虽被掐住脖子,寒陵的额头青筋暴起但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害怕的表情。

  “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灵手里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车厢的铁皮被捏紧连带着寒陵的脖子。

  “我…我只是……觉得…你不配知道。”断断续续的讲完,寒陵握紧右手,一拳锤在灵的右腹上。

  拳头上的力道极大,直接是将灵整个儿的掀了出去,驾驶座与车厢之间的铁皮隔板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被灵飞来的身躯尽数撞碎,整个车身猛的一颤,车窗碎了一地。

  连带的灵的右手扯下的铁皮划伤了寒陵的脖颈,后者站起来扭了扭脖子,血流不止的脖颈渐渐愈合。

  “果然是你,马路上空的领域你也在其中吧,能安然无恙的出来,说明你实力还是不错的。”灵两只手掰着残碎的车厢站起来,脸上杀气腾腾。

  “啊,那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那个男生呢,你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你想多了,高总,那只不过是一个我在路边碰巧遇见的被持刀抢劫的受害者而已,已经死在领域里了。”寒陵掰了掰手指,“喂喂喂,你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高总,你该不会为了一个只凭感觉连脸都没有看到过的人来和我交战吧,在这?使用能力?”

  “相比招来不速之客,我更倾向于杀掉阻碍我目的人!”

  “哎,算了,不自量力,还真的觉得自己能杀掉我?”

  “上一个和我这么对话的人,我一定会提着他的人头基垫我达到目的的道路。”话闭,灵右臂上抬,缠绕黑气,对着寒陵爆掠而去。

  话音刚落,黑拳已至寒陵脸前,后者刚想出手抵挡,周遭却响起了一阵轻柔的歌声,如天籁一般,摒除周围一切杂声,像虔诚的教徒诉讼的经文,像庄严的牧师诵叹的誓言,像黎明之前厮杀的号角,像超度英灵的碑文。

  寒陵感觉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缓慢,面前的拳头上攒动的黑流像是在玻璃球里即将凝固的液体。

  “刺?!”寒陵有些不甘的诧异道。

  自车厢之外观望,整个车体微微一震,一股透明的气流平行于地面从车厢内呈圆形荡漾而开。

  …………

  距离房车不远处的一间书店里,一个穿着卫衣戴着帽子的女人正透过窗户看着房车。

  女人清咳一声,拿起桌子上的书,“光,那一拳你是挡不住的,为了你的安全,忘了他的,他的实力有些深不可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