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找上门来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689 2019.04.04 16:53

  桌子上那带皮五花肉还没有吃完,又上来了四十串蒜瓣肉。几个人碰了一下酒瓶,还没有开始撸这蒜瓣肉的时候,两个女生就靠在塑料椅背上摸着肚子说吃不下了你们吃。

  本来女生吃得就少,楚天也不介意,倒是薛木盯着那根羊鞭盯了半天,看到楚天的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才张嘴啃了起来,啃了一会就跑到路边干呕了起来,估计是吃到了带有什么味道的液体。

  本来烧烤就不怎么干净,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更何况是这种露天的烧烤店,来吃大排档也就是图个热闹,解个口馋,关于这个卫生问题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偶尔发生这样的情况说实在的没有必要和商家翻脸,所以楚天骂了一声没出息,拍了拍一开始就没停嘴的胖子,那个意思就是多吃点,别浪费,我看好你。

  寒陵其实也没怎么吃,估计名门望族的公子哥牛排都吃腻了,看这种更没有胃口。

  最后上的是一盘金蝉,这种逢雨天会从树林的泥土里爬出来渴望破壳飞天的动物还没有见到过太阳就被搜抓了过来,做成了人们口中的美味佳肴。几十只曲卷的金色的虫子摆放在盘子的中央,盘子的边缘是一圈白粉,那是吃金蝉的佐料。

  两个女生用筷子各夹了几只放到了嘴里,然后又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看起了手机。

  楚天招呼着三人吃起了金蝉,胖子单手拿着四五串肉,单手提着筷子哒哒哒的夹着金蝉,说实话,厌食症的人看着胖子吃饭都会治愈。

  不一会儿的功夫,桌子上的东西已经基本上被清理的差不多了,每种剩余的肉类加起来不到二十串了,除了胖子以外,五个人都是舒服的躺在椅子上,有看手机的,有看星星的,还有看胖子吃东西的。

  胖子吃起东西来可不像人际交往的时候那样自卑,他可不介意别人的目光,那在别人眼里油腻的不行根本吃不下去的肥肉等同于别人眼里的金钱,这就相当于在你面前撒了一把钱,并且告诉你快抢,抢到了就是你的也不需要你负任何责任,即便是你的周围都是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你会在意别人的目光然后假惺惺的说我不喜欢钱,我不要,然后眼睁睁的被别人捡走?

  那种不会去捡的要不就是身缠万贯的富豪要不就是真的超凡脱俗,隐归山间的大师,所以在楚天看来,胖子这种吃相自己一点也不反感,相反的楚天还很欣赏胖子,因为这就是他,很真实。

  胖子还没吃完,楚天看他两个手上都是抹嘴的油,拿起酒瓶打算给他倒一杯酒顺食,余光却突然瞥见胖子旁一条满是纹身的手撑在桌子上。

  除了楚天之外的五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带着疑惑的看着胖子旁边那个叼着烟卷,纹着花臂,穿着白背心外加紧身裤人字拖的寸头小伙子。

  胖子也不再吃东西了,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肉,两只眼睛盯着那个带着戒指的手。

  楚天头都没有抬,将那杯啤酒倒好,递在胖子的面前,“没吃饱就接着吃。”

  平静的语气似是激怒了那个青年,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青年抬手一个巴掌利索的扇在了楚天的脸上,抖落的烟灰落在楚天面前的那杯啤酒里。

  “你他妈有病啊?!”

  “你他妈有病啊?!”

  五个人瞬间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两个女生异口同声的骂到。

  楚天拿起那杯酒,站起身来,不由分说的直接拍在了那个青年的额头上,这种喝啤酒的杯子底几乎有两三厘米那般厚,加上楚天手上的力度,直接是硬生生的在青年脑袋上砸出了一个浅坑。

  青年踉跄后退,还没站稳,又飞出了一个酒瓶,正中青年的眉心,扔酒瓶的人力度极大,直接在其额头上爆裂开来,这次青年是直接倒在地上,捂着额头,过了半天才晃悠的爬起来。

  楚天不用看也猜到是寒陵了,薛木打架怕的要死,不是逼急了他肯定不会动手,胖子更不用说了,两个女生也不会这么暴力,那么只有寒陵了。不过这也让楚天感到一丝诧异,第一次见面认识都会仗义成这个样子的人可不多见啊。

  那青年站起来后倒是也没找什么麻烦而是往马路边走,那里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从车上下来七个人,几乎是清一色的寸头加纹身,人字拖豆豆鞋,本来楚天就不明白为什么吃着饭就会有人找自己的麻烦,结果看到那个带头的右手缠着纱布挂在胸前的秃头胖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青年不知道和秃头说了些什么,便混在了秃头后面的人堆里。秃头带着一干小弟朝楚天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小子,可算让我蹲着你了。”

  除了薛木和楚天知道情况之外,其余的人自然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楚天为什么惹上了好像不该惹的人。

  紫凝把目光移在薛木的身上,想要知道点情况,毕竟薛木几乎是天天贴在楚天的身上,可后者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脸严肃的盯着那个秃头。

  秃头走到桌子旁,把除楚天之外的挨个人都看了一遍,当看到刘冰和紫凝的时候,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他拿起一串烤肉晃了晃,对着楚天说道,“吃烤串呢?你知道老子的这个手缝了几针吗?啊?”

  “看来扎的还不深啊,要不然你还有这个功夫出来闲逛?”

  “闲逛?!”秃头不怒反笑,“本来老子今天来是打算把你整个右手都给你剁下来的,你看,绷带都给你准备好了,怕你流血流死。”秃头指了指身后的人堆,人堆里一个人扬了扬手中的白布。

  “不过呢,我现在有点改变注意了。你身边美女可真是多啊,只要把这两个小妞今晚上给老子玩玩,我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个手掌怎么样?”

  “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有话好好说嘛,没必要这样。”就在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时候,那个满是光膀子大汉的酒桌上一个满是纹身的中年大叔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瓶啤酒,站在两个人的中间说道。

  “就是嘛就是嘛,有话好好说,都是朋友。”一旁站着的因为害怕秃头的伙计看有人站了出来也急忙上前劝的,倒不是劝的别打架,估计是劝的要打架去马路上打别打坏我们家桌椅。

  “好。”秃头竟然答应了,瞪了楚天一眼就转身朝着自己的小弟走了过去。

  那大汉拍了拍楚天的肩膀,低声留了一句如果吃完饭就赶紧走吧,这帮人不太好惹的话便返回了自己的位置,那个伙计也是继续开始忙活。

  在众人没注意的时候,寒陵已经悄悄的摸到了楚天的旁边,手上拿着一个酒瓶。

  那秃头走了几步忽然的回头,从怀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对着楚天就扔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楚天在那一瞬间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因为根本来不及。

  匕首在距离楚天胸口大约半米的位置被寒陵挥过来的酒瓶打断,秃头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操他妈的,给我上。”

  说完,那七个青年就对着楚天一行人冲了过来,楚天看了一眼身旁的寒陵,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对胖子和薛木说了一句保护好两个女生就迎面冲了上去。

  楚天打架从来没怕过,不是不知道怕痛,也不是喜欢打架。楚天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但他们经常教育楚天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穷不能穷志气,穷不能穷骨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这些格言在楚天父母的嘴里用通俗的话讲就是做好自己别去招惹别人,但是别人一旦招惹到了自己的头上,那么你就别怕,死命的打,一直打到对方记住为止。打赢了爸妈赔钱,打输了爸妈养你,这话虽然有些偏激夸张,但也从小就在楚天的心里落下了刻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